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共的「謊言帝國」

?"
河南省的愛滋病病患被困在數萬個貧窮村子裏等死。圖為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河南省北部一個小山村裏,徐兆雲(音譯)和丈夫狄喜連(音譯)手裏拿著上個月剛死去的四歲孫子狄康康的照片,痛苦不堪。狄康康因三年前輸血感染愛滋病。(法新社)

法國學者索爾曼(Guy Sorman)即將在今年四月出版《謊言帝國﹕二十一世紀的中國現實》(Empire of Lies: The Truth About China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一書,他藉此書引領西方深入瞭解中國真實現況,揭露一個與西方想像不同的中共政權統治下的中國。《頭版雜誌》(Frontpagemagazine.com)網站二零零七年五月二日曾發表索爾曼的評論文章〈謊言帝國〉(The Empire of Lies),拆穿中共謊言。索爾曼認為,如果西方消費者和投資者轉向,中國的經濟可能會崩潰,並導致共產黨垮臺。


中共對西藏藏民實行血腥鎮壓,圖為全副武裝的特警巡邏拉薩市。(Getty Images)

中國經濟正從內部開始腐爛

文章說,西方媒體近日充斥著有關中國的消息。對中國經濟充滿貪婪的西方政治和商業代表們奔赴北京。但是,中國的成功是海市蜃樓,有兩億人享受到中產階級的生活水準,剩下的十億人仍身居世界上最貧窮和受到最嚴重剝削的人群之列,社會大眾的不滿如星火燎原,特別是在農村地區。中國的經濟「奇蹟」正從內部開始腐爛。

中共政權最關心的不是改善民眾的生活,而是權力。它花費了大量的精力在壓制自由上。在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國家受到如此全面嚴厲的監視。中國人不但說話必須相似,思考也必須相似。共產黨控制了中國人生活的每一部份。在六零年代,它甚至試圖痲痺人們的所有感覺。人們只被允許閱讀少數的書籍,而八部革命影片則是唯一的娛樂。安置在火車站、工廠和辦公室等每一個角落的共黨擴音器,從早到晚不斷地播放軍樂,使人無法講話和思考。擁有六百萬黨員的共產黨殘忍並深入社會各階層。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中共向學生開槍,一名受傷女學生被其他學生送往醫院。(法新社)

六四事件。全世界都知道鄧小平下令造成三千人死亡的六四大屠殺,其中有很多人尚未成年。丁子霖是少數在天安門廣場尋獲孩子屍體的母親之一。大多數受害者失蹤,他們的家人完全不知道他們是生是死。十八年後,這場大屠殺在中國仍是禁忌的話題。

愛滋病問題。一提到中國的愛滋病問題,中共是十分虛假的。河南省的愛滋病病患被困在數萬個貧窮村子裏等死,中共當局一開始的反應是否認任何問題,並將受愛滋病感染的地區隔離,讓病患死亡 (當薩斯病爆發時,中共又重複使用這種處理方式)。

造假成性的中共

當美國前總統克林頓於二零零五年訪問河南省時,中共不讓他看到真實情況。相反地,克林頓在河南省省會鄭州市與中共挑選出的愛滋病孤兒大擺姿勢供人攝影。這是精心設計的公關──「在西方的幫助之下,中國正在解決愛滋病問題!」全世界看到了微笑的克林頓,但不是河南省的真實悲劇。

在克林頓之行幾個月後,索爾曼與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前往河南省的一個村子南大武(Nandawu,譯音)。在村子入口有公安的檢查,但是索爾曼藉由躲藏在拖曳車的帆布下輕易地混進去,因為公安很怕愛滋病,他們沒有詳細檢查。索爾曼說:「我永遠忘不了我當時所看到的。愛滋病侵襲了南大武村至少百分之八十的家庭,在我們進入的每個房屋都躺著垂死的病患,這些病患大多數都沒有藥物可以治療。」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夜晚,警察在天安門抓捕法輪功學員。(Getty Images)

鎮壓法輪功和異議人士。中共殘酷地壓迫宗教活動。有關當局成批殺死法輪功學員,也有很多學員被關押在監獄或勞教所。今日中國的異議人士看起來不是很有威脅性。沒有人主張推翻政府。所以,中共為何花費這麼多時間和精力,試圖壓制他們呢?因為中共認為,他們的活動是人們渴望自由和真相的徵兆。

農民抗爭事件。在中國農村地區的大規模農民抗爭事件是另一種渴望自由的徵兆,索爾曼說:「我曾經去過很多中國農村,在每個地方我都看到農民的無助感和其應付中共當局時的憤怒。中共當局稱,群眾事件的數目每年有六萬起,無疑地,這些數目被少報了。」有些專家認為,真正的數目應向上修正至每年十五萬起,而且越來越多。

計劃生育問題。索爾曼說:「村民們經常告訴我,他們最恨的不是地方的黨委書記,而是計劃生育部門的官員。」二零零五年,山東省臨沂市的人口遠超過中共訂定的配額。計生官員綁架了一萬七千名婦女,強迫懷孕的婦女墮胎並為沒有懷孕的婦女做絕育手術。在某些案例中,七、八個月大的胎兒被官員丟入沸騰的開水中。

不可信的中國經濟成長數字

虛假的經濟成長數字。有些西方人士稱中國經濟成長為「奇蹟」,支持自由市場、現被軟禁在家中的經濟學家茅於軾說:「中國的經濟發展不是奇蹟,而是十足的災難。」因為中共提供的這些統計數字根本不能相信。

茅於軾依照自己的算法並扣除他認為是捏造的數字,得出每年大約百分之八的成長率。但是,當索爾曼指出這並未超過日本和韓國在經濟起飛階段所達到的數字時,他回答說:「所以這不能稱為奇蹟。」他進一步表示,這百分之八的成長率並未考慮中國的發展所造成的巨大環境破壞。茅於軾相信,能源缺乏、原料和水等自然的瓶頸將造成阻礙。當然,中國可以進口能源和原料,但是無法立即進口的水不久就會成為大問題。中國已有數億人無法取得飲用水。

索爾曼在文章結語中說,中國對政治和宗教的壓迫、審查制度、農村的貧窮、計劃生育的過度和普遍的貪污,是非常真實的。如果西方消費者和投資者轉向,中國的經濟可能會崩潰,並導致共產黨垮臺。◇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