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有組織有預謀」論可以休矣!

?"
(Getty Images)

每逢遇到人民群眾反對共產黨的專制獨裁,甚至僅僅是人民群眾有不同意見的表達,中共總是千篇一律地向全世界宣稱這是「有組織有預謀」的行動,必須武力鎮壓。五十年前的「反右運動」,中共說那是「右派份子有組織有預謀地向黨進攻」;八九年六四運動,中共說那是「敵對勢力有組織有預謀的暴亂」;不久前西藏拉薩發生的騷亂,中國又說那是「達賴和外國勢力有組織有預謀的針對奧運會的行動」。總之,不管事件起因如何?人民群眾的訴求是否合理?政府是否應該聽取人民群眾的呼聲?是否有責任滿足人民群眾合理的要求?一概不管。「有組織有預謀」成了唯一的罪狀,血腥鎮壓有理。

人們不禁要問:甚麼叫「有組織有預謀」?人民群眾有共同的訴求,和平集會表達意志,當然要有一個商定的時間和地點,當然需要有人出來組織協調。福建廈門市民用手機傳訊互相串聯,在約定的時間地點數萬人一起站出來,舉著反對興建海滄PX項目的標語牌和平遊行,算不算「有組織有預謀」?上海市民傍晚時分數萬人在人民廣場「集體散步」,反對興建磁浮鐵路,算不算「有組織有預謀」?香港七月一日五十萬人遊行示威,反對二十三條立法和要求實行雙普選,算不算「有組織有預謀」?如果中共一律血腥鎮壓,會有怎樣的後果?

據外電報導西藏這次騷亂的起因,就是因為拉薩僧侶三百多人和平集會紀念一九五九年三月十日西藏抗暴四十九周年,中共武警逮捕了六十多人,引致三月十一日更多的僧侶和藏民遊行示威,要求釋放被捕者,但中共武警暴力鎮壓驅散打傷遊行群眾而引起的。稍有分析頭腦的人都會想一想:如果中共確保人民有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權利,或者起碼好像對待廈門、上海和香港漢人那樣,容許西藏人民和平表達自己的意願,而不是武力對付他們,會發生後來的騷亂嗎?如果事件確如中共斷言的「有組織有預謀」,既然明察秋毫,為何不在事前制止他的發生?中共這樣做豈不是等於說自己再次施用「引蛇出洞」的「陽謀」?達賴喇嘛隨即發表聲明,要求國際組織介入調查,找出騷亂的起因,以正視聽,可是中共卻至今無法向國際社會提供任何「幕後黑手」和「有組織有預謀」的證據,這正好說明中共的「有組織有預謀」論不是習慣性反應就是信口開河。相反,有外國分析家認為事件中有一批二十幾歲年輕人暴徒,服裝及行動一致,路邊有預先準備好的石塊,形跡可疑。事件後又驅逐所有境外記者,封鎖消息,懷疑是「國會縱火案」重演,嫁禍於人,如此說來,真正「有組織有預謀」的可能是賊喊捉賊的中共本身。

中共這種「有組織有預謀論」和「陰謀論」之所以成為固定的思維方式,源自於執政合法性缺失所引起的政權恐懼,他們視一切不同的社會制度、生活方式和意識形態為敵,不相信世間存在人類共同的普世價值觀,因而結果必然是和世界文明的衝突有增無減。他們奪取政權的暴力方式、維持政權的強烈慾望和惟恐失去政權的恐懼心理,令中共幾代領導人無不患上「被害妄想症」,終日疑神疑鬼,處於被陰謀包圍的幻覺中。中英談判香港回歸的十幾年時間裏,在「凡是殖民者撤退前必搞陰謀」這種主觀判斷下,所表現出來的神經質過度反應,屢屢成為世界笑柄而不自知,現在又在西藏問題上重演。毛澤東早已一命嗚呼,但是他的「階級鬥爭永不熄滅論」還像靈魂附體一樣附在他培養的政治指導員胡錦濤和溫家寶身上。

須知,時代不同了,如果他們繼續運用這種固定的思維方式,凡是有反對自己的聲音,都一律以「有組織有預謀」為由,「將事態消滅於萌芽狀態之中」;如果繼續以胡錦濤八九年春在西藏指揮武力鎮壓的行事模式來處理今天的人民群眾風起雲湧的維權運動、和民族自治的訴求,必然會適得其反。國內甘肅、青海、四川和雲南的藏民群起聲援拉薩;北京、西安、蘭州和成都等地的民族學院藏族學生靜坐抗議。

國際上,美國眾議院提出阻止布什出席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的法案、法國政府正式建議歐盟二十七國考慮杯葛北京奧運、德國總統、波蘭總統和捷克總理已明確表示不出席奧運開幕式,全世界必將發出更多杯葛北京奧運的聲音。所有這些,難道還不足以讓北京視奧運會為「壓倒一切」的冥頑不化的專制統治者驚醒嗎?一意孤行下去,事必稱「有組織有預謀」,武力鎮壓,最後必然自食其果,一發不可收拾,望中共三思。◇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