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韓國經理之夜遁與中國商人的抱團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Getty Images)

加州舊金山灣區的南部,靠近硅谷(矽谷)和斯坦福大學的地方,有家叫「布菲宮殿」(Palace Buffet)的韓國自助餐館。喜歡吃韓國烤肉的人們,去舊金山一定不要錯過這個地方。他們的韓國烤肉隨便吃,七、八種牛肉、豬肉、雞肉都醃得很入味,其他如烤黃花魚、涼粉、韓國小菜等也鮮美精緻。雖然布菲價格不菲,但顧客盈門、絡繹不絕,韓國人、華人、黑人、白人、南美人,都在這裏大快朵頤。

韓國人在用綠葉菜卷烤肉的調味料中,一定安排辣醬、大蒜片、和青辣椒。體驗韓國人飲食習慣的時候,不免讓人揣測和聯想到,韓國人脾性方面的剛烈、直率、和火熱,是否與這個飲食習慣多少有些關係。人們看見韓國首都首爾那些遊行示威的韓國農民激烈的舉動,或許會想到他們作為「國菜」的、可口的韓國泡菜。

聽說首爾有家泡菜博物館,有相關藏書兩千冊,並有數千篇關於泡菜的論文。泡菜顯然關乎大韓民族的自尊,泡菜博物館館長甚至說,泡菜定義了韓國的民族性。

所以呢,不知是辣辣的泡菜造就了韓國人熱烈的秉性,還是韓國人火熱的脾性促成了他們對泡菜的熱愛,有一點人們可以推測的是,如果哪一天韓國人不再熱烈如火,而是偃旗息鼓、悄沒聲的做事,那一定是有甚麼特別蹊蹺的原因。

敏銳的日本媒體報導說,韓國工商協會調查了三百多家韓國企業,其中在中國投資的企業中,約三成打算或正在準備從中國撤出;擔憂中國企業環境惡化的韓國公司,則高達九成。韓企撤出的原因是經營環境惡化、工資上漲、及糾紛太多。但更令人稱奇、耐人尋味的,是出現了韓國企業家無視清算手續的「月夜潛逃」、突然從中國消失。比方過去幾年山東青島的韓國企業中,不履行清算手續、悄然撤退的,就有兩百多家。

這些韓國經理人悄悄的夜遁,仔細推想起來,與中國商人近年來的抱團現象,以及大陸港資企業的倒閉潮,三者之間其實殊途同歸、有異曲同工之玄妙。

國際黃金價格飛漲,最近一直在一千元美元附近徘徊,這使得所謂的「溫州炒金團」開始出手。向來喜歡抱團投資、齊進齊退的溫州商人,非常擅於市場炒作,能夠動輒聚集上億人民幣的款項,這回據說更籌集了上十億人民幣的資金。他們炒完了房地產、礦產之後,現在又瞄準了黃金。

當然了,記得當年紅茶菌、君子蘭、板蘭根、和普洱茶被翻來覆去的炒作、然後先後塵埃落地的人們,以及目睹了新貴們如何的抱團買房子、結伙購寶馬、紮堆兒比悍馬的人們,應該是可以冷靜而從容的當一回看客的了。

看客歸看客,仔細想想這些溫州商人的舉動,它們其實是違反經濟規律的,它們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商業上的大忌。為甚麼呢?一般人們要買甚麼東西,尤其是大手筆、大批量的購買,越是不顯山露水、越是不事張揚越好,最好是悄悄的、分散的購買,甚至放出賣壓的信號。一旦事先放出風聲,市場會立即反應,導致價格上漲,這不是購買者明智的舉動。

但這些聰明的商人依然這樣做,這又是為甚麼呢?對這種異常的商業現象,人們可能會給出不同的解釋。一種可信的解釋,也許應該是這樣的:中國商人抱團,可能是一種集體承擔風險的考量,一種「法不責眾」的預期,和一個同生死、共進退的心結。更深一步追究下去,則是對財產權確定性的懷疑、對政府和制度的不信任、以及對商業前景缺乏信心。

韓國經理的夜遁其實也是類似的:離開中國不想再回去了,是對商業環境的失望;棄自家的信譽於不顧,是對公司前景的絕望;不事清算而夜逃,則可能是對司法制度和程序公正性的懷疑及恐懼。港商的倒閉潮呢,更具體體現了中國執法環節、尤其是有關勞工法、人事法方面的問題。

讓深喑商道的韓國商人、圓滑老到的溫州商人、和精明能幹的香港商人不能安心的做生意,而是使他們或聯袂出動、或捲起鋪蓋、或落荒潛逃,這顯然是商人們對社會公正投的一個不信任票。換個角度看呢,這個社會的經濟和社會秩序看來出了挺大的問題、並正在經歷一場我們或許很快就能看到的變遷。◇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