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女高音蔣金花 見證華裔起家創業史

?"
蔣金花和女兒、女婿、外孫二零零八年在紐約史德頓島華人新年晚宴上。

她出生於印尼華僑殷商世家,受過正統西方聲樂訓練,七十年代來美,八十年為了幫夫偶然展露經商長才,在紐約創立的家歡地產曾被譽為「貨倉大王」……

二零零八年三月,紐約史德頓島(Staten Island)華人協會前會長、女高音蔣金花獲史德頓島區紐約市議員麥克馬洪(Michael E McMahon)褒獎,獎勵她在史德頓島熱忱服務華人社區達二十年以上的傑出貢獻。

「捨己為人無薄厚,浩浩江水,靄靄白雲,莊嚴宇宙萬古存,大同博愛,共享天倫……」,聽著光碟機中傳出的女高音蔣金花悠揚的歌聲,與她共談的情景話語,一幕幕浮現出來。

年少善歌 一生為伴

蔣金花出生在一個印尼華僑家庭,父親經商有道,寬厚好客,在當地頗有影響,逢年過節常宴請當地華人親朋,母親常有條不紊的安排家中幾位大廚做大餐,給不同來賓送上小朋友們的甜點水果,蔣金花的童年就是在這樣一個充滿溫情的環境中長大的。

而她讓父親頗為自豪的是她唱歌的天賦,當地華人友人是凡婚禮、喜慶派對,都邀請金花獨唱歌曲。雖離鄉多年,回去時,還聽到被當地聲樂人稱:「印尼聲樂先驅」。

意大利國立音樂學院深造時的蔣金花。


中華民國政府播遷台灣之後,對東南亞和香港等華僑子女有優待政策,鼓勵送孩子到台灣學習傳統中文教育。一九五九年蔣金花被保送進台灣師大音樂系讀書,畢業後繼續到意大利國立音樂學院深造。七十年代來美之後在商場的成就,也難掩天賦的美聲風采,蔣金花曾在林肯中心和卡耐基音樂廳表演,現今紐約中國城大型宴會,也常可聽到她獲邀獨唱的美國國歌。

幫夫脫困 偶展經營長才

先生曾是醫生,來美後,因為美國醫生要付較高的保險,也不適應東西方迥異的人文環境,最終還是選擇在新加坡經營生意。蔣金花一九八零年曾短暫助夫赴新加坡,兩個成功的貿易,使她不經意中發現自己的銷售經營長才。

當年先生小本經營公司時,一臺計算機占地像現在一個機房,打印帶有三呎長,還買不起。蔣金花打聽到,只有新加坡航空公司和中央供應局才有實力和需求購買,於是主動造訪,得知新加坡航空公司確實需要進貨,但要投標,於是各方了解價格、材料和運作要求,拿出最有競爭力的投標企劃,待新加坡航空公司一登報投標,她的公司一舉中標。她還在紐約簽下合同,拿下印尼、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代理權。

一九八一年,印尼要普選總統,打字機銷路前景看好,先生公司大量從保加利亞進貨,但因印尼的貨幣計量單位是盧布 「R」, 保加利亞來貨上是 「$」,關鍵的錢幣鍵不能使用。幾經聯絡該公司,要求換寄「R」鍵,但因保加利亞是共產國家,公司屬國營,問詢如石沉大海,眼看日本新型打印機銷路看好,這些設備若積壓損失不堪設想。蔣金花約訪保加利亞駐新加坡領館商業部,要求協助,以免影響兩國通商名譽,限期一月,否則登報公布。兩周後,這個關鍵的鍵就寄來了。蔣金花也順利將打字機賣出。

蔣金花說,之前沒有在公司做事,沒想到,剛出道就做成了兩個意想不到的生意。

地產為業 見證華裔商戶起家

她能說英、中、粵、客家,以及福建話,曾有一段時間,四家公司請她做事,兩家全職,兩家兼職,最後她選擇以房地產為主業。一九八五年考取房地產經紀人執照,隨後合夥創立合家歡房地產公司。

說到房地產行業,一般人多想到買賣家居房屋,蔣金花說,其實房地產工作包羅萬象。她擅於介紹工業大樓和投資方面,幾筆成交的生意都超過千萬。

從偶然間幫一位朋友租賃倉庫,銷售從香港進來的錄影帶開始,蔣金花開始涉足工業地產行列。八十年代,華裔開始批發生意、製造生意,進出口公司也增多,大大小小的批發商、進口商,接著工廠、製造業如豆腐、醬油、麵廠、餃子工廠等也興盛起來,經合家歡房地產公司的介紹,布魯倫威廉斯堡橋出口處的貨倉中,增加了許多華裔租戶業主。

華埠之後,以輕工業為主,服裝、時裝、皮包商,在中城上城開始增多。到了九十年代後,投資房地產的人增多起來。紐約的地產價格只漲不落,即使在次貸危機席捲全美的當下,別的地區房地產冷下來,但曼哈頓的地產還是只升不降。

蔣金花說,做好房地產需要懂常識,這些源自豐富的生活歷練和不斷地汲取知識。建立客戶時,誠信是很關鍵的,她做事負責任和溫厚善良,使她的客戶在口耳相傳中越來越多。蔣金花的理念是為買主著想,雖然買主賣主利益相左,但做中間人的她考量兩方利益,賣主買主雙方都很滿意。

重視教育 服務社區

在出生地印尼經歷了六十年代排華運動的滄桑變化,她深深意識到文化與教育對傳承一個民族精神的重要性,所以後來她一踏上美國國土,便投身於當地的華文教育。

印尼先被荷蘭統治,後獨立,二戰後中共開始滲透印尼,派出五十多個文工團表演和友好訪問團拉攏印尼政府,文工團演出的節目內容卻是華僑穿木屐、短褲隻身離鄉來到印尼,白手起家致富之後剝削當地印尼人的故事。這些話劇劇目沒有幫助華僑,反而蓄意挑撥。

由於周恩來五五年四月在萬隆會議的言論,東南亞因畏懼共產勢力擴張,將中共做法等同於華人的生活態度和傳統理念,開始排華反華運動,於六十年代禁止辦中文學校。當年世界範圍內華僑遭受歧視排斥,中文在世界的傳播也因此停滯幾十年。

那時,中共滲透印尼的程度從中文學校就可見一斑,不管哪裏,當一個城市出現以三民主義理念的中文學校時,不遠處就出現受中共系統指使開辦的學校,教簡體字,命名統一為「華僑學校」。這些學校的一些華僑在印尼排華後回到大陸,並沒有被好好對待,都受了許多的苦。

在此時代大背景之下,蔣金花為中文教育,投入了大量的時間和心血。一九七二年至一九八零年間,她和最早的幾個華人家庭組建起史德頓島中文學校,是最早的美東華人學校之一。她們除教傳統中文課,也有國畫班、中國樂器、民族舞蹈班,還在一九八三年成功的舉辦「中國之夜」晚會,使主流社會對中華文化刮目相看。她兩次被推選為史德頓島華人協會會長,為延續該會的傳承和發展功不可沒。

蔣金花演唱會上,多年好友的鋼琴大師李為她伴奏。


她的心得是協調會務和對外等諸多事宜,除自己少說多承擔外,還要懂得多讚揚別人的優點和工作,找機會幫助有熱誠又有能力的人展露才華,並不爭他人之功。她常說:「史德頓島上的華人都很優秀,在主流社會位置很高。」她也很以他們這個大家庭為榮。

心懷感激 快樂的單身母親


這是一段蔣金花只對信任的朋友才會說起的往事,蔣金花的先生一九七八年在新加坡經營生意,她在紐約默默開始獨立謀生,八五年,她主動找到先生,提出離婚,也促成他的再婚。

蔣金花對這段婚姻是無怨無悔,她說:「做人的態度和修養是最重要的,這些年,我習慣地理解諒解別人,即使看到別人做錯什麼事,我想一定有什麼原因,誰也不願意專門做錯事。」也許一般人認為是婚姻的挫折,但金花認真地說:「我感謝他同意離婚,使我面對挑戰,從家庭婦女中走出來,發現自己的能力,也可以做一個成功的職業婦女,在很多場合同樣被尊重。發現人生中還有很多事可以體驗和認識。緣盡了,不要埋怨誰,也許注定就要走這條路。如果注定有,早發生也許更好。」她感謝這段婚姻給了她身邊如此孝順的三個兒女。

蔣金花說:「離婚時只有兩千元的存款,當經歷經濟困難時,體會出最孤獨的滋味,才真正了解了誰可以是真正的朋友。一般人都怕被看低,誰都有尊嚴,環顧四周,如果能把心裏的話,敢把不如意的事、失意的事對那些朋友講出來的才是知己,才是真正的好朋友。」

金花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從沒有恐懼感,我相信我不會窮,我告訴自己要堅強,不影響孩子的安全感,我很自信、很快樂。」

細緻的她不讓孩子感到經濟上的困難,房子不租不賣,還時常帶他們一起去吃麥當努漢堡,談心和聊天。三個孩子都是大學畢業,二零零零年兒子結婚時,還請孩子的父親與現任妻子一同來參加。她的宅心仁厚,做到了一般人很難想到、更難做到的。如今她的兒子兒媳、女兒女婿都時常看望媽媽。

蔣金花的朋友們說,幾十年來,沒有人說蔣金花的非詞。說時容易做時難,遭遇挫折不抱怨,還理解別人,給予別人,真正做到,真的很難。也許是年少在印尼時,父母給予的那個溫暖善良而又充滿快樂寬厚的傳統大家庭,賦予她樂意給予他人的情懷,也許是耳濡目染承傳下來的淳樸美德在她做人處事中的延續。

蔣金花的內心世界和修養很豐厚,「我很喜歡聽人講話」 她相信每個人都有智慧與自己分享, 她喜歡古語「慎獨」,一個人誰也看不見時,也要做好,還有「見賢思齊」,看到好的就學。

致力弘揚中國傳統聲樂藝術

蔣金花雖以房地產為業,但對聲樂的追尋從沒有放棄過,她曾在紐約朱利亞音樂學院進修,在林肯中心舉辦過個人音樂會,傳播中國傳統歌曲。回到印尼時,她都被邀演唱會上表演。聆聽她所唱出的〈思鄉曲〉、〈大江東去〉、〈故鄉〉、〈踏雪尋梅〉、〈聲聲慢〉等等曲目,不僅難度高,聲樂功底深厚,更將在生活中歷練後仍保有的仁義、溫良、寬厚,和對中華文化藝術的熱愛,灌注到她的歌聲中。

女高音蔣金花二零零八年三月獲史德頓島區紐約市議員麥克馬洪褒獎。


蔣金花不僅擅於表達中國藝術歌曲,也熟悉意大利歌劇,她的本願是推廣由華人聲樂家創作的傳統聲樂,可若只唱中文歌曲,有人會懷疑你是否不懂西洋聲樂;而要唱西洋歌劇時,在座的華人常常又聽不大懂。

「我的確是挺掙扎的,不管是意大利、法文,西洋歌唱得再好,身為中國人,為甚麼不弘揚自己國家與民族的東西呢?」蔣金花的願望是通過自己的努力,讓世界更多了解二十世紀中國的聲樂藝術和動聽歌曲。

在去年底,蔣金花帶著她的小外孫兒女們來觀賞新唐人聖誕晚會,其中兩位不足六歲,竟安靜的欣賞完兩個多小時的表演,蔣金花開心的又邀請兒女和朋友一同來觀賞,對傳統文化藝術,她的喜愛和共鳴是顯而易見的。

蔣金花說,在海外,需要的是許多喜愛中國藝術歌曲的聽眾、華人聲樂家、許多有志之士和力量的共同努力,才能推動華人傳統聲樂的振興,共同弘揚中國藝術歌曲,使華人聲樂界有更多優秀的傳統藝術歌曲誕生,被傳唱,並被西方藝術界更深層面的體認和尊重。◇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