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河南南街村、沙俄波特金村、和地球中國村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在北京唸書時,參加了研究生會的活動,課餘常與其它院系的同學交往。記得一次經濟系的一位同學建議說,你一定要去「中國第一村」、天津的大丘莊看看,那裏是中國新農村、甚至中國社會未來的希望。大家都正值青春少年狂的時代,閒聊時常有人意氣風發、指點江山;有的甚至上書中央政府,建議派兩千研究生去當縣長,從基層做起,徹底改變中國農村的面貌。

後來研究生沒畢業就來了美國,這大丘莊終究沒有看成。雖然沒看成,但心裏多了個想念,加上大概是血液中祖上傳下來的對土地的眷戀吧,對中國農村、尤其是有關大丘莊的新聞總是特別關注。大丘莊從富裕和輝煌中變色、光環退去後,覺得很是可惜。大丘莊之後,最近又聽聞南街村的破滅,不免把這兩個中國村莊與沙俄的波特金村、地球的中國村聯繫了起來。

南街村位於河南臨縣,西有京廣鐵路,東臨京珠高速公路。全村八百多戶、三千多人口,有一千來畝耕地。南街村原來依靠糧食資源以農業辦工業,搞糧食深加工,形成農工貿一體、產供銷一條龍的格局,九十年代初就摘取河南「億元村」的桂冠,後來年產值更突破十六億。萬眾矚目之中,南街村急劇膨脹,只有三千多名村民的南街村集團,僱用的員工超過一萬。

在當年的「紅色億元村」,村民們清晨在《東方紅》樂曲中齊步走進工廠,下午在《大海航行靠舵手》中齊步走出工廠。據說,富裕起來的職工村民福利待遇優厚,生活、住房、上學、就醫全無後顧之憂。南街村的當家人顯然政治覺悟甚高,提出了「建設共產主義小社區」的奮鬥目標。與此同時,諸多榮譽稱號、高官視察、媒體報導,都紛至沓來、不在話下。

但近年來,三十年苦心經營的神話幾乎一夜之間就走向了終結。南街村發展的動力,官方說是「集體經濟」和「毛澤東思想」。但人們最終發現,其經濟增長不是靠自身的積累,而是靠銀行的貸款,巨額貸款及廉價的外來勞動力才是其真正的動力。他們從農行貸款的本金利息至今未還,號稱數十億資產的村辦企業欠債十七億,要二百年才能還清。

南街村的發家,實際上是因為這個「典型」符合了某些政治人士的意願,上級政府和銀行開始扶持這個典型,大量貸款向南街村傾斜。不管是搞農田噴灌還是甚麼,所需款項都是國家撥款。農業銀行總行的副行長,為了扶持這個自己的「典型」、撈政治資本,一次就撥了五千萬的貸款。人民大學馮仕政教授研究南街村貸款的數據,發現該村總產值和貸款的增長趨勢是一致的,增幅也差不多,總產值翻番,銀行貸款也在翻番。

在俄國葉卡捷林娜女皇時代,有一個波特金村(Potemkian Village)。那是部下要取悅於女皇而專門為她建立的樣板村莊,裏面有事先佈置好了的村民、景觀,以顯示女皇治下的昇平世界。南街村作為中國的波特金顯然要厲害得多,因為糊弄的不是皇帝一個人,而是十幾億國人甚至外國人。但不管是中國還是俄國的假村莊,真正的內幕遲早是要被披露出來的。

人們如果仔細、深入的思考南街村,不難看出它不但是波特金村的當代翻版,它根本就是整個中國社會的一個縮影。把南街村放大四十萬倍,人們會發現一個「中國村」,兩者之間有著驚人的相似。

南街村村民住著樓房,家裏有冰箱、電視,但這些都不屬於他們,村民僅擁有使用的權利。如果村民違反了村黨委書記的規定,其使用權會被立即剝奪。購買中國房產的人們,還記得「七十年的使用權」嗎?南街村的「安居樂業、生活幸福」,與中國社會的「盛世、和諧」;南街村廉價的外來勞動力,與中國作為世界的廉價工廠;南街村的「高速經濟增長」,與中國經濟的「高速增長」;農行變成南街村的提款機,與中國各地的政策貸款、以及海外投資變成中國經濟的提款機;南街村因為政治原因被扶持,與中共因政治權力的自我維護,林林總總,這些驚人的相似之處,是何其之多?

混沌理論(Chaos Theory)中有個「自相似原理」。所謂的分形自相似,是指事物在不同的時間或空間尺度間表現出的對稱性,亦即不同尺度間的相似性,也可以認為是不同層次之間表現出來的相似性。從海岸線、植物的葉脈、到股票的K線圖,人們都不難發現這樣的例子。

在滿目「混沌」的今天,南街村破滅了,人們怎樣才能不擔心「中國村」呢﹖◇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