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鐵龍生翡翠的心酸與主權基金的荒謬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台灣的一位朋友,講了一個關於翡翠的心酸故事。她說翡翠分很多種,像冰種、乾青、油青、紫羅蘭等。最新發現的一種叫「鐵龍生」,或「鐵龍星」,是從緬甸語譯過來的,原意是全綠的石頭。這名字倒是蠻貼切的,學地質的人們都知道,大部份各種各樣的寶石,其實都是石頭,只不過有些比較好看、有些比較稀罕,人們就當「寶」了。尤其在國語裏,起個生動、別緻的名字,就身價倍增,跟其它不那麼幸運的石頭漸行漸遠。


緬甸仰光一珠寶商在檢查翡翠的質量。

翡翠是玉的一種,也被稱之為翠玉、硬玉、緬甸玉,顏色是紅色的稱之翡,呈翠綠的則稱之翠。翡翠的名稱來自羽毛鮮艷的翡翠鳥,雄鳥的羽毛呈紅色,叫翡鳥,雌鳥的羽毛呈綠色,叫翠鳥,合稱為翡翠。緬甸玉自明朝傳入中國,就一直被稱為「翡翠」。

在緬甸,開採礦產要政府的同意,如幾千年來緬甸莫谷著名的紅寶石,在共黨執政後,就中斷了許多年。這許多年間紅寶石的供應就從緬甸轉到泰國,到近年才重新開放。

鐵龍生翡翠發現的時間不長,發現後礦主向政府報告,然後開始開採。但政府要和他平分,礦主當然覺得心裏有所不甘,他就叫兩個工人將品質好的鐵龍生埋在一個地方。埋了之後,他又怕他們洩密,居然將兩個工人滅了口。就是說人的私心、貪慾過於膨脹的時候,還真是會把人給毀了。後來案子爆出來,礦主被通緝,家族中也有人為鐵龍生犯下命案。這些值錢的石頭沒給主人帶來利益,後來全部被政府沒收。

被通緝的礦主逃到海外躲了起來,後來因為要討債,他去了中國的雲南。去之前他覺得可能回不來,就跟兒子說如果他沒回來,就是死了。後來,他真的也就沒回來。

故事給人們揭示的,除了慾壑難填、諸惡莫作之外,它還敘述了一個與政府有生意往來的百姓所遭遇的困境。這也難怪,政府區別於平民的,就是它手中有暴力,它可以明火執仗的使用暴力來維護它的利益。獨裁政府會這樣做,民主政府也不例外。所以呢,政府的權力,尤其是經濟的權力,必須被加以限制。

近年來國際社會經常談及的所謂主權基金、或者主權財富基金(Sovereign Wealth Fund),就是政府經濟權力過於膨脹下產生的一個荒謬的怪胎。

主權基金的名字很冠冕堂皇,但說到底,這個主權基金的本質,就是讓搞政治的人來代替社會民眾做商業上的決定。一般來說,搞政治的人可能是花錢的好手、搞妥協、利益分配的高手,但他們決不是好的生意人和投資者。

主權基金的資金來源,不外乎稅收的積累、國有資產的出售、和外匯儲備的囤積。嚴格來講,當稅收過度、資產剩餘、或者儲備盈餘,政府就應該通過減稅、向國民拍賣、和國內投資的辦法,來還富與民。因為國家的職責不是投資,政治權力也應僅限於資源的重新分配、社會安全、社會福利。政府預算出現赤字,也比盈餘為好,給政客們的手裏,最好是少留點錢。

縱觀世界各國,公務員的退休基金除外,設立主權基金的,大多是君主制、集權專制、和高壓政治的國家。

如果是君主制下皇室設主權基金,人們也不容置喙,人家皇室自己的錢,愛幹甚麼幹甚麼。如果在號稱民主、共和的體制下,國家聚斂了這麼一筆巨大的財富,不投資自己而投資別人,並且由不擅長商業企業運作的政府來進行,誰能保證它不被用於政治目的、不被政客們用於營私舞弊呢?

主權基金的害處,是因為在政治權力之外政府被賦予經濟上的權力,並且是壟斷性的、難以受控制的權力,它在與私人資本、大眾資本(股份公司)爭利、進行不正當的競爭。它賺了錢,會是政府的榮耀;它虧了錢呢,則需要老百姓買單。它怎麼不是一個荒謬的怪胎、一個寄生的毒瘤呢?

這些專制、獨裁、和高壓政治的國家中,中國的主權基金尤為荒唐。如果說阿聯酋、科威特、新加坡政府還有必要成立主權基金,因為人民已經比較富裕了的話,那麼多中國的百姓甚至還沒有最基本的生存條件,沒有自來水、冷熱水、和上下水(給水、污水工程),這個上千億、萬億美元的基金,為甚麼不用在這方面、用於國家的基本建設呢?

中國的主權基金之所以是一個怪胎,還與中共對自己的信心有關。怪異的主權基金所揭示的,是中國政府對自己完全沒有信心。中共的金融喉舌們說,外國人都歡迎中國的主權基金。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旗下的一家公司耗資十億英鎊累計購買了英國石油公司(BP)1%的股權,英國人當然歡迎了。購買其它公司的時候,中共雖然花了錢,但管理上卻不容其置喙。當然中共也無法置喙,它怎麼置喙呢?用三個代表或者和諧理論去指導企業管理?恐怕門都沒有。

主權基金的弊端,也在於它不同於外匯儲備的管理,不採取保守謹慎的態度,不追求流動性與安全性。主權財富實行積極管理,犧牲了許多流動性,因而承擔著更大的投資風險,在它希望實現投資回報最大化目標的同時,也面臨一些巨大的風險,除了價格風險、市場風險,還有政治風險。「樹大招風」的主權基金,一舉一動都引人注目,沒有市場上的匿名性與私密性。市場一旦獲知某主權基金有意投資某資產或證券,該資產的價格就會應聲上漲,使基金的投資成本增加。

去年九月掛牌成立的中國投資公司,註冊資本2,000億美元,已引起西方民主國家的警覺和防範。這也不足為奇,因為中投本來就是一個高度政治性、為中共謀取私利、一黨營私的私家公司。中投董事長樓繼偉在掛牌儀式上已經明確強調了「黨管人才」的原則,中投也稱建立主權基金的規範是沒有必要的。

當西方媒體認為中國的主權基金將對國際金融穩定構成威脅的時候,它們只說對了一半;其最大的威脅還不在於此,而是在於這個掛著「主權」名義的基金,實際上是主權的真正擁有者被剝奪了的資產、在為掠奪者在海外牟利。未來中國過渡政府的目標之一,應該是解散中投公司、清算主權基金、徹底還富於民。◇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