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李鵬家族和李顯龍家族結盟投資

?"
淡馬錫控股執行董事兼CEO、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之妻何晶。

今年三月,中國華能宣布收購新加坡大士能源公司;四月,新加坡中航油獨立董事林學芬憤然辭職。兩個看似不相關的事件,同時反映出兩國太子黨都青睞於能源行業,並且結盟合作祕撈。

四月十六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總理府會見了中國華能集團公司總經理李小鵬一行,對華能成功收購大士能源公司感到高興,並預祝華能在新加坡的投資取得成功。同日,李小鵬也會晤了大士能源公司母公司淡馬錫公司總裁何晶,何晶表達了與華能開展多層次、寬領域深化合作的願望。預示中新兩國的太子黨在能源領域的利益結盟。

原中國總理李鵬家族的三兒子和太太朱琳是中國電力行業的大戶,控制中國最大電企中國華能集團公司(「中國華能」)。新加坡大士能源有限公司是新加坡三大電力企業之一。
二零零二年,現任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之妻何晶被任命為淡馬錫控股執行董事兼CEO,曾在國際媒體上引起風波,許多人批評並影射這項人事任命的不當動機。當時,李顯龍還是新加坡的財政部長,並且肩負監管淡馬錫的職責。

而林學芬的夫婿李顯揚,也就是李光耀的次子,自一九九五年五月加入新加坡電信公司(SingTel)董事會,曾任新加坡電信公司的總裁兼首席執行長,至二零零七年四月一日卸職。新加坡電信是新加坡最大的電信公司,大部份股權是李顯龍之妻何晶淡馬錫集團控制,也是亞洲第二大無線網絡公司。

華能收購大士能源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四日,中國最大電企中國華能集團公司(「中國華能」)宣布,其全資擁有的新加坡公司——中新電力公司(SinoSing Power)已與淡馬錫簽署了收購大士能源有限公司(Tuas Power)百分之百股權的協定,交易價格為四十二點三五億新元(約合三十億美元),全部以現金完成交易。

大士能源有限公司是新加坡三大電力企業之一。公司成立於一九九五年,其業務範圍包括發電、多元電力設施的開發、供應、貿易及零售以及其他相關服務,在當地電力市場佔有率約百分之二十五。據悉,在二零零七年(截至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一日),大士能源總收入二十二點六七億新元,稅息折舊及攤銷前利潤為三點三一億新元。但是截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大士能源負債淨額為七千一百萬新元。

大士能源有限公司是華能集團繼二零零三年成功收購澳洲電力公司百分之五十股權後,第二個海外收購專案。這也是該集團至今在海外的最大收購,以及中國國有企業目前在新加坡的最大單一收購專案。

通過此交易,華能國際不只擁有了大士能源的全部發電資產,同時也成為新加坡發電和電力零售市場的重要參與者。不過,市場卻質疑該收購價比預期高。據新加坡早報網論壇消息,這是淡馬錫歷來脫售的賣價最高的資產,也是二零零一年以來賣價最高的新加坡公司。而且,中國華能的成功標價,遠比之前市場的推測高,多出十四億元或約百分之五十。
四月三十日,華能集團的子公司——華能國際電力股份有限公司(「華能國際」)發出公告,稱已簽署轉讓協定受讓華能集團擁有的中新電力百分之百股權,從而將大士能源公司曲線攬入懷中。

華能集團 中國的李家「電」

華能集團是以經營電力產業為主的國有中央企業,是中央五大發電集團之一。由中國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國資委」)監管。一九八五年,國務院批准成立了華能第一個公司。在最初的八年間,華能在全國各地主要是東南沿海地區,共完成投資三百零七點四五億元,利用外資八十八億元,占全國電力工業利用外資的百分之四十以上。

華能國際電力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一九九四年,是華能集團公司的控股子公司。華能國際也是首批赴美上市的國企,於一九九四年十月六日在美國紐約股票交易所上市,因股價表現及成交一直欠佳,於一九九八年三月四日「回流」至香港聯合交易所,以介紹形式上市。二零零三年底,華能以二點二七億美元成功競標收購擁有澳洲昆士蘭州奧絲電力公司百分之五十的股權。

華能集團的特殊背景一直是爭議的焦點。華能集團公司總經理李小鵬,是前總理李鵬的大兒子。李鵬本人曾擔任電力工業部部長,在中國電力行業中具有極大的影響力,所以子女多在自己統轄的領域內發展,格外順手。在他擔任國務院總理期間的十年,水利部、水利電力部、能源部等分分合合,外界眼花繚亂,難以揣摩他的意圖。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他的子女在混亂中青雲直上。

兒子李小鵬現任華能集團總經理、華能國際董事長,歷任華能國際副總經理、總經理、副董事長、華能集團董事長,並於二零零二年初出任國家電力公司副總經理(副部級)。國家電力公司控制了全國幾乎所有的電網和約六成的發電資產,而且電力調度權高度集中,發電、輸電、配電和供電四個環節不分,其前身就是國務院電力部,九十年代體制改革時電力工業部改制為公司。李小鵬擔任國電副總經理,實際上是子承父業,成為中國這個十三億人口大國電力系統的控制人。

二零零二年底,國家電力公司又拆分重組成十一家公司,即兩家電網公司,五家發電集團公司和四家輔業集團公司。其中,五家發電集團公司分別是華能、大唐、華電國電和中電投集團公司。



李鵬的女兒李小琳,二零零八年一月初出任中國電力國際發展公司的董事長,成為中國的「電力大姐大」。她經常在香港的名媛貴婦社交圈中活動,是香港著名珠寶設計師羅啟妍的客戶,因身份特殊再加上全身世界頂級名牌包裝,惹得一些八卦雜誌大做文章。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五日,她在參加香港證券交易所一個上市儀式後向媒體揮手致意。

李鵬的女兒李小琳擔任中電投集團副總經理,二零零八年一月又升任中國電力國際發展公司(「中電國際」)的董事長。自二零零五年三月起,李小琳就統領在香港上市的市值近百億的中電國際,歷任中電國際的副董事長、首席執行官及執行董事。她還曾擔任澳門電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香港上市公司中國電力新能源發展有限公司主席兼執行董事、國家電力部國際司經貿處處長、國家能源部國際司經貿處副處長等公職,被稱為「中國電力一姐」,是電力行業所有這個級別的官員中年紀最輕的,也因此被質疑其任命是否是由於父親的官位所致。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大陸的《證券市場周刊》(第九十三期,中國證券市場設計研究聯合辦公室主辦)刊登了馬海林的報導,公開揭露中國人大委員長李鵬夫人朱琳和兒子李小鵬,將國有企業華能集團變成典型的家族式公司,並利用特權讓華能國際公司在美、港、中三地上市,並藉此大搞利益輸送。

馬海林形容華能國際是艘「巨艦」,船長是身為董事長的李鵬老婆朱琳,舵手則是李鵬兒子李小鵬。而集資來的錢不是用於公司的發展而是還債。這篇報導有理有據,在政界和商界都引起了不小的震動。

不過,這篇文章作者馬海林(武警部隊幹部)付出的代價是:被捕。而《證券市場周刊》則接受整肅,回收所有發出去的雜誌,負責人王波明(前外交官王炳南之子)數次檢討。

細數李鵬家族貪腐醜聞

據媒體報導,李鵬一九九六年擔任水利部長期間,李鵬死黨、水利部長鈕茂生為討好李鵬,將南水北調部份經費六千五百萬元存入華能屬下的財務公司,成為李小鵬經商的資本。一九九九年在朱鎔基的指示下,審計署破天荒地公布國務院五十三個部門財政違規報告,李小鵬挪用的這筆款項為其中嚴重個案。李小鵬當時驚惶失措,立刻遠走美國,躲在紐約長島的豪宅裏避風,等風平浪靜後才敢回去。

二零零二年,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資訊中心表示,李小鵬被指曾涉及中國多項重大案件,包括二零零五年的河北定州市南部繩油村疑因徵地賠償引發數百名暴徒槍殺村民的事件,以及一九九八年的北京「新國大」期貨詐騙案。  

據媒體報導,李鵬的太太朱琳也牽涉多宗腐敗案件:如一九九三年三峽實業公司總經理代藍生大批購入二手車一案;一九九三年轟動全國的北京長城機電公司十餘億元非法集資案;一九九七年前廣西自治區區委書記成克傑案曝光,查案時發現成克傑曾贈送朱琳六粒名貴鑽石;次年夏天朱鎔基在廣東主持反走私會議時,會上有人提到朱琳曾打電話提走一筆扣押在廣東海關的走私貨物。

不過,最惡劣的還是李鵬的次子李小勇。李小勇是武警,官拜上校,八十年代已開始利用武警特權盜賣和走私軍火。據悉他任董事長及總經理的安亞技術公司和海南安義公司走私軍火所涉及的金額最少一千萬元人民幣。

據媒體報導,九十年代後期李小勇與一個叫曹予飛的台商合作,最後傳出殺人滅口侵吞五千多客戶五億血汗錢的驚天大醜聞。一九九八年李小勇與曹予飛因分帳問題鬧翻,將「新國大」期號所有設備和現金搬走,十一億元帳面戶口提取一空,並出動武警綁架曹予飛,反誣曹欲捲款逃亡。結果在北京市委書記賈慶林一手操辦下,曹予飛被判死刑殺人滅口。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三日,大約四十名受害者再次聚集在北京市人大辦公樓外示威,要求徹查涉及前總理李鵬兒子的新國大期貨欺詐案。

但五千八百四十名戶兩萬多人不服,指曹是替死鬼,因而不斷上訪示威請願,公開喊口號「李鵬為子還債」,並寫信給江澤民和朱鎔基要求彈劾李鵬。北京一班憤怒的苦主,曾十多次到新華門外抗議,更大呼:「李鵬還我血汗錢!」要李鵬代子還債,而公安只是在旁監視,從不阻撓,在北京來說十分罕見。

但如此駭人聽聞的事發生後,李小勇不但逍遙法外,就在新國大受害者哭訴無門,有五人悲痛欲絕死亡時,當事人李小勇已化名朱峰,與他的妻子葉小燕(葉挺的孫女)及兩人的獨女,移民新加坡過著神仙般的逍遙生活。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六日發行的香港《壹周刊》的調查指,李小勇和太太住在新加坡位於丹戎遇路(Tanjong Rhu Road)的海灣園豪宅內,每月四、五次光顧名店「阿一鮑魚」,最喜歡祕製的鮑魚、魚翅和燕窩,「五、六個人埋單最少五千五百幾蚊港幣」。在新國大成立及倒閉前後,李小勇以朱峰之名與妻聯名共斥資三千四百萬港元在香港灣仔會景閣和陽明山莊也買了兩座豪宅,這些都應該是來自「新國大」期貨受害人的血汗錢。

中航油獨董辭職事件

上個月,中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獨立董事林學芬公開表示,中航油在資訊流通、管理層進行決策、檢討和監督上的做法,讓她越來越難以履行作為公司獨立董事的職責,因此提出辭去獨立董事的職位。中航油四月底宣布接受了林學芬的辭呈。

此消息一傳出,好似一石激起千層浪,引起輿論紛紛揣測。一方面中航油二零零四年經歷的期貨巨虧案仍然令人記憶猶新,另一方面林學芬作為中航油公司重組的功臣,其突然辭職著實令人不解,讓人們不禁擔心中航油是否又出現了問題。

林學芬,康橋大學一等榮譽學位,新加坡高等法院執業律師,騰福(Stamford)法律公司高級董事,並擔任多家上市公司董事。其家世更為不凡,其父林崇椰為著名經濟學家,其夫李顯揚,為新加坡現任總理李顯龍之胞弟,曾多年任職新加坡最大上市公司、新加坡電信的總裁和CEO。在新加坡商界,林學芬有不錯的名聲。新加坡證券投資者協會(SIAS)會長大衛.傑樂(David Gerald)說,林學芬為人謙遜,對公司治理頗在行,為小股東所歡喜。

二零零四年十月,新加坡上市公司中航油因投機石油期權而出現最高達五點五億美金的鉅額虧損。十一月初,林學芬所在的騰福公司就作為法律仲介處理中航油與淡馬錫的交涉,並成為中航油集團的法律顧問。十一月下旬,在騰福、淡馬錫、安永等方的諮詢和協助下,以及中國國資委的強力支援下,中航油決定重組。歷時十六個月之後,涉及十幾個國家、百餘個債權人,淨負債十億新元的中國第一例國有企業海外重組案,在新加坡塵埃落定。重組後的中航油於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九日重新上市。

通盤介入中航油重組的騰福公司高級董事林學芬,二零零五年六月成為公司治理評估委員會(CGAC)五成員之一,二零零六年二月成為三位新任獨立董事之一。此次林學芬也同時辭去審計委員會和披露委員會的主席職位,以及提名委員會和薪酬委員會的成員職位。

林學芬為何掛冠而去

中航油的文告指出,公司在二零零五年成立企業監管委員會,主要負責檢討公司的企業運作,以及對提升公司內部控制和監管方面的提議,林學芬也是公司企業監管委員會的成員。該公司指出,公司幾乎實施了所有企業監管委員會所提出的建議,唯一沒有實施的是有關對公司總裁的委任,暗示在總裁人選問題上公司同個別獨立董事產生意見分歧,應該是促使林學芬憤然離職的一個主要原因。

據說林學芬在參與中航油的重建工作時,同當時的特別工作組組長顧炎飛有過密切合作,對後者充滿信任和好感。此外,公司董事長林日波,以及新加坡證券投資者協會會長大衛.傑樂,也都分別在不同場合多次公開出面力挺顧炎飛。不過,公司去年六月宣布,委任原特別工作組副組長張振啟為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顧炎飛隨即很快辭職,回到北京做了淡馬錫的「首席代表」。

新加坡證券投資者協會對林學芬的辭職表示擔憂,希望中航油能夠就她提出的辭職理由「作出澄清」。二十八日晚間,與中航油主席林日波舉行會談後,新加坡證券投資者協會主席兼CEO大衛.傑樂發表聲明指出,「我還未能夠找到中航油目前的資訊披露和透明度標準存在任何瑕疵」,試圖給投資者以信心。當日,中航油也發布公告,宣布任命王家園博士為獨立董事,即日生效。他也同時被任命為審計委員會及披露委員會主席,提名委員會及薪酬委員會委員。

不過,上述任命並未完全消除公眾的疑慮。四月二十九日,新加坡企業管治和財務中心主任、新加坡國立大學商學院教授MAK YUEN TEEN對媒體表示,「李太(指李顯揚太太林學芬)所提出的那些問題如果不被認真地研究和解決,那麼任何一位新的獨立董事仍將難以真正行使他(她)的獨立職責,他(她)最終也會不得不向董事會提出辭職。」

「我們還清楚地記得,中航油在二零零三年年度報告中曾宣稱公司採用高標準的企業管治,並以董事會成員具備良好的背景、素質和豐富經驗引以為豪。然而不久之後,就傳來公司因巨虧將破產的消息!」MAK YUEN TEEN稱,「公司可以使得所有公司治理必備的基本結構到位,但最終,良好的公司治理需要健全的體系與合理程式。最重要的是,要有能真正行使獨立職責的董事。」

在發布林學芬辭職消息之前,中航油搶先發布了一條利好消息,稱母公司中航油集團公司將北京至天津機場的航油運輸「優質專案」注入進來,為公司未來發展注入了新的「燃料」。一種說法認為,這是為了穩住股民情緒,避免引發公司信心危機從而造成大的市場震盪;不過,也有人持不同看法。

早在一九九五年底,集團公司就同中航油公司的戰略投資者之一英國石油(BP)達成協定,各自向在新加坡掛牌上市的中航油「對應注入」一項運營資產。然而,集團卻突然單方面宣布把北京至天津機場的航油運輸業務注入進來,而且與林學芬辭職時間一致。MAK YUEN TEEN因而猜測,「李太是否特別關注該項交易,而導致她真正辭職的原因是否是由於這項交易?」

淡馬錫控股與新加坡李氏集團

無論是華能集團對大士能源公司的收購,還是中航油獨立董事林學芬的辭職,我們都能在其中看到新加坡淡馬錫公司的影子。大士能源公司原是淡馬錫控股的全資子公司;淡馬錫也是中航油的兩大戰略投資者之一。

二零零四年底介入中航油重組、後成為戰略投資者的淡馬錫對中航油的救助功不可沒。淡馬錫高級董事總經理蘇慶贊說,之所以救助中航油,不僅因為事發前已是中航油股東,「也在於與國資委的夥伴關係」。

在期貨虧損案之前,淡馬錫持有中航油約百分之二的小額股份。其後,作為戰略投資者之一的淡馬錫注資一千零二十三萬美元,占重組後百分之四點六五的公司股權。

在整個重組過程中,淡馬錫至少在引薦、疏通以及名譽支援等方面起到了其他任何機構都難以替代的作用。虧損披露之後第二天,淡馬錫就邀請到四大會計行之一德勤(Deloitte & Touche)、和新加坡第二大律師公司立傑(Rajah & Tann)作為重組中航油的財務和法律顧問。

此外,在十六個月的重組過程中,以蘇慶贊為主的淡馬錫小組幾乎充當了中航油私人顧問的角色。同時,淡馬錫從一開始就向市場明確了自己將投資中航油、支援其重組的意向。這在外界看來,無形中給予了中航油巨大的聲譽支援。後來更在韓國SK能源提出司法管理之時力挺中航油,表示如果進入司法管理,淡馬錫就不再投資。

正如蘇慶贊所言,淡馬錫相助的最大動因,還是國資委以及其身後的中國政府。「重組之所以成功,中新兩國的關係也非常重要。」大衛.傑樂也表示,「兩國政府互示友好,對建立緊密的經濟紐帶有很大的好處。」

可稱得上是「新加坡國資委」的淡馬錫控股公司(Temasek Holdings)成立於一九七四年,是一家新加坡政府的投資公司,新加坡財政部對其擁有百分之百的股權,管理著一千六百四十億新元(一千零八十億美元)的資產,投資組合覆蓋金融、電信、運輸、房地產、基礎建設、能源、生物科學、科技、生活消費等九大領域。作為豁免私人企業,自成立起到二零零四年九月期間,該公司從未公布過財務報表,因此傳聞不斷。新加坡政府的另一家投資公司——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則更為神祕,外界對該公司幾乎一無所知。

淡馬錫控股公司掌控了包括新加坡電信、新加坡航空、星展銀行、新加坡地鐵、新加坡港口、海皇航運、新加坡電力、吉寶集團和萊佛士飯店等幾乎所有新加坡最重要、營業額最大的企業。

曾有國外媒體估算,淡馬錫控股所持有的股票市價占到整個新加坡股票市場的百分之四十七,可以說是幾乎主宰了新加坡的經濟命脈。此外,該公司也參股新加坡兩家媒體——新加坡報業控股和新傳媒,因此可能間接進行言論管制。

二零零四年十月,該公司首次公布了二零零三年度的財務報表,顯示在過去的三十年中,公司的總體投資回報率為百分之十八,但是過去十年的回報率則只有百分之三。它的總資產達到九百億美元,是新加坡最大的企業。國際評級機構標準普爾與穆迪投資都在財務報表發表後給予淡馬錫控股AAA的最高信用評級。當然,這與該公司在新加坡的家族背景不無關聯。◇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