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對米飯的蔑視和大米的憤怒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正見網刊登過一個關於糧食的故事,說有智慧的人做事總是不慌不忙的,卻能把事情做好。

主人翁游誼是宋朝真定縣(現河北正定)的縣令,當時燕山出現飢荒,朝廷命各府州縣調牛車輸糧。各地開始忙忙活活,游誼卻無所作為。等別的縣都出發了,他才告訴手下不用去徵糧、調牛車,只帶上些錢去燕山買就行。果然在燕山,各地的糧食都到了,米價大跌,游誼派的人低價買米交了差,剩下的錢還買了跟著降了價的牛車。朝廷得知後,把他提拔為河北運使。


舊金山一家泰國餐館裏的米飯。(Getty Images)

像游誼這樣具有遠見卓識的人才,今天如果來運作期貨市場,也許會大有可為。但即使游誼再世,面對今天世界所面臨的糧食問題,他會有當年的神機妙算、還是會像許多專家們一樣一籌莫展?這倒是挺難判斷的,因為今天的糧食問題不是一個局部性、區域性的問題,它波及的範圍實在是太大了。

以前,在認識到東方神傳文化深刻內涵之前,工業化率先發達起來的西方人有些瞧不起東方人。那時候祖籍歐洲的美國人喜歡把東方的人們,尤其是中國人和日本人,叫做「吃大米的人」(Rice Eaters),在美國也有人把亞裔美國人叫做「吃大米的人」。顯然,這其中貶意十足,不光有對較為矮小的東方人的輕視,還很有對吃米飯的蔑視。

當然了,現在或許還有人有這樣的心,但對吃米飯的蔑視,恐怕就沒有人叫得出口。今天,為肥胖症和高血壓所累的美國人不得不承認,「吃大米的人吃得更好」(Rice Eaters Eat Better),或者「吃大米的人吃得健康」(Rice Eaters Are Healthy Eaters)。

有趣的是,對吃米飯的蔑視,好像多少來源於對吃牛肉的珍視。很長時間以來,美國人把晚餐桌上有牛肉、牛排當作美好生活的標誌,電視上以前就常有「牛肉,晚餐就該是它」(Beef, what for dinner)的廣告詞語。一家連鎖的超級市場還稱自己為「牛肉老餮」、或「吃牛肉的人們」。

「吃牛肉的人」(Beefeater)一詞在英語裏地位很特別,它還是一個特定用語,是英國皇家宮殿及倫敦塔的守護人的專有名詞。這些光榮的儀仗隊衛兵們,有國王為他們專門保障的牛肉定量供應。意大利一位大公爵參觀倫敦塔時注意到,這些衛兵們每天分到大量的牛肉,所以他們應該被稱為「吃牛肉的人」。一種很有名的杜松子酒,也用這個「吃牛肉的人」作為其註冊商標。

近些年來,因為瘋牛病、紅肉與膽固醇等的健康效應問題,牛肉相對於米飯來說,其地位應該是不可同日而語了。但是呢,雖然對米飯的蔑視、或對吃米飯的人的輕視不再成為一個問題,但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人們卻感受到了來自大米的憤怒。

稻米是全球一半人口的主食,去年,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共生產了六億多噸大米,其中亞洲國家占九成,中國和印度占了一半。據世界銀行估計,食物價格在三年內將上揚八成。以稻米為例,現在已逼近每噸一千美元大關,比三月初的價格多出一倍以上。在費城,那些華人超市的米價最近居然上漲了三成,賣給餐館的一百磅一袋的大米,更是上漲了一倍還多。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WFP)形容糧食漲價像一場「沉默的海嘯」。澳洲大米生產不會樂觀,因為那裏缺水;美國大米生產會下降,因為種植更有利潤的作物會擠掉水稻的種植面積。

米價上漲的問題更在於,人們到目前還不能確切的知道這到底是甚麼原因。所提出的幾個可能,都不能對此給出完整的解釋。有人說漲價是因為生物質柴油用去很多糧食,有的說是因為全球糧食連續兩年減產,有說是因為每年七千萬的人口增長、新興經濟體的工業化、城市化進程加速、及能源短缺,還有一種陰謀論也出籠了,認為全球糧食漲價是美國總統布什搞鬼。

聯合國糧農組織預計,如果氣候條件不出問題的話,今年大米產量會增加1.8%。但是,如果出現氣候問題或其他問題怎麼辦呢?美國人工養蜂檢測會報告說,去年人工養殖商業蜂巢的死亡率達三成多。這些蜂群每年春天都由養殖人員帶著,到全國各地協助開花的農作物授粉。蜜蜂大量減少,將間接導致農作物及水果的減產。如果地上的蜜蜂我們都估計不到,那誰能預料得到天上的氣候呢?誰會想到緬甸只不過是一場風暴災難,就造成了如此巨大的影響?

明代的一位隱君子洪自誠,號「還初道人」,他的《菜根譚》一書三百六十章,每章三言兩語,都是至理名言,極富哲理。注譯者劉省齋先生認為,作者的論述啟迪性強,是因為他繼承了儒家的「中庸」、道家的「恬淡虛沖」、和佛家的「慈悲救世」。

《菜根譚》裏有這麼一句,「君子居安思危,天亦無用其技。」在大米和糧食問題上,如果我們做不到使「天」也無用其技,那在居安思危方面,一定是我們自己有所欠缺吧。◇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