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玩火自焚的中共民族主義

?"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一日,北京奧運火炬傳至馬來西亞,當地中國留學生高喊口號,情緒十分激動。(Getty Images)

《洛杉磯時報》五月六日發表太平洋國際政策協會(Pacific Council on International Policy)助理研究員科蘭茲克(Joshua Kurlantzick)的評論文章〈中國下一代的民族主義者〉(China's next-generation nationalists),文中陳述北京奧運火炬所引發的中國年輕一代的民族主義其來有自,並受到中共的煽動與利用,中共在操控這把民族主義的大火時,有可能會玩火自焚。

年輕人的民族主義怒火蔓延各地

文章指出,北京奧運火炬在世界各地遭遇人權活動人士的抗議,使年輕的中國人產生另一種形式的怒氣。他們抵制西方國家的企業,並將炮火指向任何批評中國的人。

這把怒火甚至蔓延至美國的大學校園。在華盛頓大學,數百名學生在達賴喇嘛演講時反覆抗議。當一名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的華裔學生試圖在親共和親藏抗議人士之間調停時,她的照片被打上「叛徒」的字眼並張貼在網絡上,她的個人訊息和大陸雙親的地址也被公開。

這些年輕的民族主義者幾乎沒有未受過教育的,他們通常是居住在都市的中產階級,經歷過去三十年來的經濟成長,失去了對西方強權的敬畏和學習之心。

很多中年的中國知識份子,對年輕一代與他們之間的差異感到驚訝。有些學生鄙視外國人,對於民主之類的開明觀念經常漠不關心。而現在的大學生則比較喜歡主修商業課程,較不喜歡政治學之類的文學院課程。


杜克大學的華裔學生王千源試圖在親共和親藏抗議人士之間調停。(網絡圖片)

操控民族主義與年輕都市居民

中共政權長久以來一直在宣傳民族主義。在過去十年中,中共當局選用新的教科書,這些教科書特別著墨於中國過去所受外國列強的欺凌。官方媒體同時高調報導美國和其他強權對中共的不公平待遇。

近幾年來,共產黨也吸收年輕的都市居民為其成員,強力宣傳他們的利益與其政權同在,而非政治改革,並恥言民主可能導致暴亂和不穩定。

官方媒體對農村問題的報導也越來越多,它們暗示都市居民,如果農民大量湧入富裕的城市,經濟上和政治上的災難可能會降臨他們身上。

中共當心玩火自焚

現在,中共當局似乎想壓制民族主義。有些官員私底下擔心,這種民族主義者的抗議,甚至是針對其他國家的抗議,最終將演變為針對中共的暴動,就像共產黨於一九四九年執政之前,愛國主義的爆發最後變成全國範圍的動亂。

民族主義使仇外的中國人數增加

《國際先驅論壇報》五月五日發表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中國政策項目(China Policy Program)主任沈大偉(David Shambaugh)的評論文章,文中指出,中國社會存在兩種類型的人──種是受歷史上所受的屈辱影響、極度仇外者,另一種是受全球化影響、較具國際觀者。

最近幾周,隨著奧運火炬在世界各地到處碰壁,人們已經看到中國民族主義的弊端。全世界將看到更多仇外的中國人,其數目可能因奧運會而一直增長。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北京奧運火炬傳至韓國,一名中國留學生飛起一腳向反對北京奧運的韓國人踢去。(Getty Images)

民族主義的來由

這種民族主義的憤怒之火深植於十八世紀到二十世紀中葉、歐洲殖民主義強權、美國傳教士和日本帝國主義對中國的欺侮中,現今的中國教科書將這段時期稱為羞辱的世紀。

此一民族主義是共產黨取得政權的理由,它在執政之初承諾恢復尊嚴,決不允許外國人征服、羞辱中國,或試圖分裂中國。

在中共五十多年來的宣傳下,此一論點更加深植社會大眾的心中。這就是為何西藏、台灣和新疆問題會觸痛中國人的神經。中國人的心理對於外國的批評很難接受,也無法忍受丟面子的事,鮮有自知之明。

民族主義的反效果

如果過度的民族主義失去控制,它將成為中共在公關上的一大挫敗,使其形象受損。如果中國人民族主義持續展現其危險的一面,其他國家將據此採行對抗中共的政策,並可能帶來國際上的連鎖遏制效應。◇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