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神州舞臺大幕拉起

?"
二零零五年六月五日,新疆吐魯番阿斯塔那古墓出土的伏羲女媧絹像。(新紀元)

中國的舞蹈、音樂、禮服、飲食貢品最早是出現在祭祀神靈的儀式上,中國人的傳統文化藝術不光是娛樂,還帶有敬天禮佛的端莊和虔誠。

在世界民族之林中,中華民族是個非常特別的民族。她不僅擁有最悠久的文明歷史,即使到了今天,中國人無論在文化、文字、語言、音樂、繪畫、日常生活中的食衣住行、宗教信仰、人生態度等方方面面,都有別於其他民族而獨樹一幟。

神州的子民 敬天祭祖遵循道

中國自古又稱「神州」,不少中西方各國的古老傳說中都說,中土、東土那是神的故鄉,神的子民居住在世界的中心國度,故曰中國或神州。對於不相信傳說的人,也可列出很多例子來說明中國人的特殊性。比如世界上只有中國人保留了五千年「敬天祭祖」的獨特傳統,不但幾乎每個中國人都相信神靈,而且還把自己的祖宗當成神明來供奉。為什麼中國人要祭祖呢?中國人的祖先是群怎樣的人呢?

一般來說,西方人的處世原則較注重個人感受,但在中國人心目中最重要的則是精神層面的道義,做任何事都要遵循「道」,要有道理,絕不做「沒道理」的事,各行各業都要遵循一定的規矩。中國人也常念叨「老天爺保佑」,到底中國人說的「道」、「天」是什麼呢?

中國人的語言文字也是最獨特的,有別於世上其他由符號拼出的文字,內涵博大的漢字已被科學家列為未來世界各民族通用文字的樣本。隨著地球村交流的發展,人們越來越驚嘆於中醫的高妙,老子、孔夫子的深邃,中國詩詞、國畫的意境之美,中國樂器的美妙,周易八卦的神祕,中國服裝的風采,當然還有中華飲食文化的獨特……

為什麼中國人這麼特殊呢?中國古人是怎樣記載自己的歷史?

三皇神靈下世教化中國人

古籍記載的中國人的來源是這樣:傳說中盤古開天闢地創造了世界,之後出現了三位神皇:女媧、伏羲和神農。女媧是中國人的始祖,中華民族的母親。這位女神用天上的黃土仿造神的模樣創造了中國人。為了有別於萬物禽獸,女媧還特別為中國人規定了婚姻制度,家庭就成了中國人生活的重心。


四川南充將建全國最大的女媧頭像。有古籍記載:「女媧生於仇夷」、而「仇夷在(南充)閬中城西南嘉陵江畔」,因此許多南充人都視女媧為家鄉人。(新紀元)

伏羲神不但教人學會了如何網魚,畜養家畜,還教人如何管理社會,然而他留給中國人最重要的卻是「受龍圖,畫八卦」。這著名的河圖也被稱為伏羲八卦,後世的周文王把先天八卦的原始圖像變成文字卦象,演變出《周易》,再後來的孔子以文字注解《易經》,出現了《易經.繫辭傳》。這些都讓中國人明白了天象變化、天命難違的人生宿命觀。

神農皇下世教人製造農具,開墾荒地,種植五穀。《史記》中記載「神農嘗百草,始有醫藥」。現代科學發現,假如中醫只是所謂「經驗的積累」,那中醫只能達到美洲印地安人的草藥治病水平,而事實上中醫治好了那麼多疾病,這裏面的陰陽五行學說,無疑是現代醫學解不開的謎。

女媧、伏羲、神農三皇的傳說表明,中國人在遠古時代就經歷了一段人與神共處的歲月,神直接下世給人類傳授文化,於是中華文化從一開始就是「神傳文化」:神傳給人的文化,敬天、敬神自然也就成了中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份。當歷史發展到距今約五千年前,神州舞臺上出現了重要的一幕——黃帝時代的降臨。黃帝之後「絕天地通」,於是人和神分隔,中華民族就此開啟了以人為中心的「半神文化」序幕。

這些中國的遠古歷史,受無神論灌輸的人也許認為是無稽之談,因為他們相信人類是按照達爾文的進化論演變而來。然而西方很多科學家卻認為,進化論只是一個錯誤假說,英國胚胎學家李察遜一九九七年八月發表研究結果,即揭穿了一八六六年偽證進化論的海克爾「胚胎重演律」是生物學上最著名的騙局。

此外,按照進化論推算,人類具有文明的歷史最多不超過一萬年,然而考古學家在世界各地發現了很多幾十億萬年前的文明產物。而且現代基因學說也證明:物種間的基因突變能產生進化的可能性幾乎為零,物種發生一次進化至少需要一百億年,而地球的年齡只有五十億年。所以不少西方科學家在搞科研的同時也相信,人是上帝創造的,因為兩者並不矛盾。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七日,於中國西安挖掘出土的西周。(法新社)

中國人的夢想:歸天成神

據史書記載,黃帝在涿鹿之戰消滅了暴虐百姓的蚩尤後,被諸侯尊為天子。天子意為上天在人間的愛子,賦天命行天道於人世。黃帝成為中國歷史上首位帝王,他統一了華夏各部落,又立百官、制典章,舉賢能,封禪祭天,大治天下;命臣民建屋室、種五穀、作衣裳、造舟車,文字、醫學、曆法、算數、樂器、陶器、蠶桑等各種發明相繼出現,中國的文明奠基於黃帝時代,後世尊稱軒轅黃帝為人文初祖。

《史記》還記載說,黃帝在建立「道行天下,人間天堂」盛世典範的同時,他還是個修煉得道之人。他獲寶鼎與神策,治世「順天地之紀,幽明之占,死生之說,存亡之難」。西元前二五九八年,黃帝在橋山山下鑄造了一個大鼎,當鑄成那一瞬間,天忽然開了,降下一黃龍迎接他。黃帝與隨身的宮臣七十多人一起跨上黃龍,白日升天,圓滿功成的回到了天上。

從那以後人們認識到,生命的圓滿結束就是歸天成神,於是修煉成了中國人特有的夢想。黃帝作為中華民族共同的祖先,於是才有了中國人「敬天祭祖」的習俗。像黃帝這樣的祖先當然是值得後世頂禮膜拜的。

中國史書上記載了很多修煉人的故事,像姜子牙、諸葛亮、劉伯溫都是輔佐真命天子的軍師道士,一葦過江的達摩祖師、峨嵋山搬木的濟公和尚、創太極拳的張三豐都是修煉有術之人。在隨後的幾千年歷史中,儒、釋、道三家構成的中國主流思想裏充滿著修身、修行、修煉的概念,中國人就這樣成了一群離天最近、最想重返上天的人。

中國人遵道而行

在古代,即使重現實而不想修煉的人,也明白「天人合一」的中華傳統思想,由此衍生出做人必須遵守的五大原則「仁、義、禮、智、信」,以及「善惡有報」的普世價值觀。老子《道德經》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黃帝內經》中也強調:「夫道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西漢董仲舒明確提出:「天人之際,合而為一。」在中國人眼裏,天、地、人,萬事萬物之間是不可分割的整體,就像現代全息技術所認識的那樣,人與外界是融合相通的。

天人合一的世界觀直接影響了中國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由於皇天在上,蒼天有眼,中國人把遵循上天安排的「道」看得十分重要。做事守規矩,按「道理」行事,首先就得按照禮儀的要求規範自己的言行使其符合道義,而不能肆意妄為。《禮記.禮運》稱:「夫禮,必本於天,肴於地,列於鬼神。」「上事天,下事地,尊先祖而隆君師,是禮之三本也。」

反映在日常生活中,中國人的舞蹈、音樂、繪畫、服飾、飲食、武術等藝術形式,方方面面都講究符合天道、地道和人道。中國的舞蹈、音樂、禮服、飲食貢品最早是出現在祭祀神靈的儀式上,同其他國家的藝術相比,中國人的傳統文化藝術不光是娛樂,還帶有敬天禮佛的端莊和虔誠。

服裝規範人的儀容心態

以服裝為例,中國古代漢族人的服裝以「上衣下裳,交領右衽,寬袍大袖」為特色,其中常見的深衣是上衣和下裳相連在一起,用不同色彩的布料作為邊緣,使身體藏而不露,雍容典雅。深衣象徵著天人合一、恢宏大度、公平正直、包容萬物的中國傳統美德。深衣的袖口寬大,象徵天道圓融;領口左右相交,象徵地道方正。交領的右衽覆蓋於左衽之上,也體現了右衽為陽在外,左衽為陰在內的陰陽觀念,顯出獨特的中正氣韻,代表做人要不偏不倚;深衣背後有一條直縫貫通上下,象徵人道正直;腰繫大帶,象徵行動進退符合權衡規矩;上衣用布四幅,象徵一年四季;下裳用布十二幅,象徵一年十二月,人的生活起居順應四時、十二月之序。因此深衣的形制與剪裁是半點更改不得的,這也代表了中國傳統文化中高尚而不流於粗俗,重內涵與實質的裝飾精神。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二日,英國大英博物館展出的漢朝出土文物。(法新社)

在中國古代,除了軍人和勞動階層穿的類似現代人便於行動的衣褲外,還有各種禮服。跟西方婦人在晚宴上穿的拖地長裙一樣,禮服的設計主要注重的是內涵和外觀的美麗,而不強調其實用性。以深衣為例,寬袍大袖行動起來不太方便,人穿上後若兩手擺動弧度較大,就可能會掛到東西,兩手下垂時衣服袖子可能會垂到地上而被弄髒,因此穿這種衣服的站立姿勢是雙手平端,抱在胸前或腹前,這樣就體現出一種恭敬、謹慎的神態。

還有鞋履,古人很多靴子的尖是向上翹的,如果下裳的裙子很長的話,走快了就容易踩到自己的衣襟,所以戲曲中古人都是邁方步,叫作高次闊步,高次緩步。快走時腳後跟要踮起來,叫「趨」,有時快走時兩隻手張開,兩袖像鳥的翅膀一樣,叫「翔」。

由於服飾和儀容是相關的,長期穿這樣的衣服,就能慢慢改變人的習慣和行為舉止,相應的也能改變人的性格。中國古人就是這樣用服飾的方式來規範人的儀容、言談舉止和行為心態的。


中晚時期梳高髻、戴牡丹花冠的唐代婦女。這套「鈿釵禮衣」包括大袖對襟紗羅衫、長裙、披帛。(新紀元)

穿犢鼻褲的司馬相如

《史記》中記載了漢代大文學家司馬相如曾「自著犢鼻褲,與保庸雜作,滌器於市中」的史實。司馬相如在出遊四川臨邛時,愛上了剛剛喪偶的富家之女卓文君,並攜其私奔成都。後來由於經濟窘迫,倆人回到臨邛靠賣酒度日。他讓文君親自當爐作起了掌櫃,而自己索性脫去外衣,在大庭廣眾面前只穿一條三角短褲,出出進進的洗滌酒具,弄得卓王孫非常尷尬,最後不得不承認了這門親事。「犢鼻褲」就是一種三角短褲,「以三尺布作,形如犢鼻。」

後來司馬相如得到了漢武帝的賞識,經常留在長安給後宮妃子寫賦,而卓文君則在成都獨守空幃。五年後他寫了封十三字的家書:「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萬。」文君看後悲傷之情無語言表,因為數字中沒有「億」,表明丈夫已對她無意,哀怨的《白頭吟》和淒怨的《訣別書》再也換不回昔日夫妻的恩愛。從這個反面故事可看出,一個人要是在服飾上不檢點,肆意妄為,在其他行為上也會出現差錯的。

藝術與道德相通

再拿音樂來舉例。不少當代大陸人認為音樂是可有可無的娛樂方式,然而孔子卻認為:一個人不僅需要智慧、勇敢,而且必須「文之以禮樂」,用禮數和音樂去提高自身的修養。音樂不但能賞心悅目,還可以「移風易俗」、「以善民心」,「故不能無樂」。

孔夫子把音樂當作人生修養的高層次、高階段,所謂「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論語》中說:「子謂韶,盡美矣,又盡善也。」「學之,三月不知肉味。」在孔子眼裏,作為藝術領域的「美」和作為道德範疇的「善」,都可以統一到「仁」的境界,「仁」中有樂,樂中有「仁」,藝術與道德是相通的,這是中國古人對藝術的獨到理解。

古人把音樂分為德音雅樂和俗音淫樂兩種。德音益人,淫音損人。由於五行間的對應關係,純正的五音可動盪血脈,通暢精神,能達到正心祛病的作用。所以正體字的藥字是樂字上加個草頭,音樂是種藥物,音樂療法採用的就是「亦樂亦藥,樂先藥後」,目前在西方不少醫生專門用音樂給人治病,效果很好。

古人還相信音如其人。孔子聽了《文王操》的古琴演奏說:「黯然而黑,幾然而長,眼如望羊,心如王四國,非文王其誰能為此也?」孔子在聽出音樂的韻律、內涵後,還能聽出作曲者是誰。俞伯牙、鍾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故事也說明中國傳統音樂所包含的豐富內涵。

正統文化的復興

然而自從共產黨成立以來,特別是中共掌權以後,中國傳統文化遭到了毀滅性打擊。以無神論為基點的中共,把中國人繼承了五千多年的敬神文化毀於一旦。在中共「文藝為政治服務」、「一切為了革命」的暴虐統治下,所有藝術形式都被毀滅和歪曲。不少人痛心的說,一個喪失了自己文化的民族就是一個死亡的民族,傳統的中國人已經死了,活下來的都是些馬列子孫,而非中華兒女。

即使近年來中共大張旗鼓的修廟建堂,振興所謂民族文化,它搞的只是形式上的模仿和剽竊,而不可能進行真正精神實質上的改變,因為中共黨文化與中華傳統文化是對立的、完全相反的,只要黨文化存在一天,中華傳統文化就不可能重見天日。

幸運的是,目前中國出現了「退出中共」的歷史大潮,與之相應的是一些華人精英開始為復興中華傳統文化而努力,這其中的典型代表就是新唐人電視臺即將在今年下半年舉辦的九個國際系列賽事,涵蓋了舞蹈、聲樂、鋼琴、小提琴、漢服回歸、攝影、廚技、武術和油畫等九項大獎賽。

這無疑是造福中華兒女的大善舉。從新唐人連續舉辦了兩年的「神韻藝術團」表演中人們發現,新唐人弘揚的是純真、純善、純美的人類正統文化,而如今九大賽事也是在同樣的目標下所進行的更深入的努力。

六百多年前歐洲掀起了文藝復興運動,揭開了西方近代藝術文化快速發展的序幕,然而這次新唐人系列大賽所帶動的卻是復興中華神傳文化,這不是簡單的復古,而是在新時代背景下重樹中國人,乃至全人類對敬神文化的回歸;這不光是中國人的道德反思,也涉及到人類整體的回歸。

能成為這一劃時代事件的參與者和見證者,無疑是我們每個人的榮耀,「中國人」的復活將近在眼前,人類新文明的曙光也將照耀全球。◇


在經歷了五月十二日的四川大地震後,建於西元前二五六年的都江堰水利灌溉系統安然無恙,而其他現代水壩卻出現嚴重問題。圖為都江堰灌溉系統中一個古代建築屋頂上的保護神塑像。中國古人的高科技水平令現代人驚訝和困惑。(法新社)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