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汶川大地震追蹤報導 賑災貪腐引發眾怒

?"
綿竹市五福鎮富新二小的教學樓在這場大地震中坍塌,導致一百二十七名小學生遇難。(獨步蒼茫)

  五福小學家長代表熊英每閉上眼睛,就看到女兒,一張臉溢出腦漿。川北川西的「豆腐渣」學校疑雲,已成為災區普遍的問題,也正蔓延全省。喪失子女的父母之痛,都轉移到向政府追究貪腐罪責上。

  地震後兩周,來自國內和海外的捐款已高達五十億美元。然而一些「救災專用」的帳篷卻出現在富人的高檔別墅區;救災物資被貯存在與地方官員有密切關係的商店裏……

死難學生家長在學校的瓦礫上舉行抗議活動。(獨步蒼茫)

川汶川八級大地震發生之後的十八天之後,中國政府宣布遇難人數超過六萬八千人,數萬人失蹤,傷者三十七萬。四川省政府在一次內部的會議上估計,該省在這次地震中兩萬多家企業嚴重受損,直接經濟損失達到兩千億人民幣。有專家估計,如果計算民間以及其他省份的經濟損失,這次驚天大地震造成的經濟損失可能達到近萬億人民幣,相當於中國年度GDP的8%。

然而,中國民眾最關注的焦點之一,是在救災過程中官員的貪污腐敗,以及如何追究有關政府部門及官員對「豆腐渣學校」的責任。

次生災害隱患未排除


大災之後的次生災害也可能對災區構成嚴重損害。由於中國南部和西南部連降大雨,使得地震災區數以百計的受傷水壩以及堰塞湖問題成為近期政府的最大考驗。

五月三十一日,重災區北川縣的唐家山堰塞湖下游撤離了二十萬民眾。

來自當地的消息說,目前唐家山堰塞湖導流明渠已基本成形,預計午夜前可以全部完工。堰塞湖上游的水位距離導流明渠底板只有六、七米高,而且仍然逐漸升高。

在唐家山堰塞湖疏導工程師稱,隨著水位上漲,堰塞湖內的積水將可以從導流明管道自然流出了,他同時指出,目前唐家山堰塞湖兩邊的山體仍有滑坡現象,同時堰塞體本身的情況也很複雜,爆炸可能會引發意外,因此自然洩洪是最佳方案。

武警部隊計畫在星期六撤出約三百五十名左右軍人,其餘全部人員將在星期日撤出。

轉移放射源

唐家山堰塞湖將在六月一日至三日進行洩洪,比原定計畫早約五天。據四川環保官員透露,當地還將從受到洩洪影響的地區內轉移出九十九個放射源。這位官員並沒有透露這些據說分屬於十二個單位的放射源具體分別是甚麼。

不過總部設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資訊中心指出,據該機構瞭解,這些放射源都是民用的小型放射源,而中國至今未對位於災區的軍用以及研究用大型放射源的受損情況,給出任何說明和解釋。

該中心負責人盧四清承認這些資訊可能涉及到國家以及軍事機密,但同時指出,中國政府有必要公開有關資訊,對目前災區民眾的生命安全負責。

失去孩子的家長集體抗議

四川強震區的綿竹、都江堰等地區的罹難學生家長集體作出控訴,指「豆腐渣」學校倒塌讓他們失去孩子。悲憤的家長們表達對政府的不信任,稱「已準備長期和政府作戰」,他們的悲慟怨憤不斷擴散,感染了川北及川西的父母們。

據《亞洲週刊》五月三十日報導,綿竹市富新第二小學(舊稱五福小學)家長,在全國哀悼日第一天的二時二十八分,最先在學校廢墟搭建靈堂,並捧著孩子照片在門外靜坐。隨後都江堰的聚源中學和新建小學的數百家長於哀悼日第三天在校門外聚集,要求政府徹查學校倒塌的原因,揪出「豆腐渣」學校的官員和承建商。

綿竹漢旺鎮的東汽中學和其他倒塌學校的家長集體抗議。這種對中國政府的不信任正在不斷擴散。報導說,雖然多個市政府都已答應成立專家小組,調查真相,但一切難以平息失去小天使的家長的悲慟怨憤。

五福小學家長代表熊英每閉上眼睛,就看到女兒,一張臉溢出腦漿。「地震時,周圍的房子都沒倒下,我想女兒也沒事的,我是幼稚園老師,第一時間把孩子帶出校舍,我們沒任何傷亡。三點鐘我走到女兒學校,一看我就倒下了,怎會這樣?整個學校都塌了。」

《亞洲週刊》記者跟隨熊英回到災後的五福小學,沿途所見盡是完好無缺的樓房,但再也找不到五福小學了。在一處四周團團圍著好樓房的中間,有一片零亂的瓦礫,這就是五福小學了。熊英回憶起當天在瓦礫堆中爬到女兒身旁,女兒仍叫著媽媽,三個小時後卻天人永隔了。

都江堰聚源中學,新教學樓五百名學生中有四百人死亡;綿竹五福小學三百零九名學生一百二十七人死亡;漢旺鎮武都教育中心小學及幼稚園七百名學生,有三百多人死亡;都江堰新建小學四百名學生三百人死亡;都江堰六所學校全部倒塌,政府建築物卻屹立不倒。

根據官方數據,川西北在大地震中,倒塌了六千八百間教室,家長們提供的數字更是高達八千三百六十五間。川北川西的「豆腐渣」學校疑雲,已成為災區普遍的問題,也正蔓延全省。喪失子女的父母之痛,都轉移到向政府追討上。政府面對的其實已非倒塌的六千八百個教學樓,而是成千上萬名悲憤的家長。
 

四川省綿竹市五福鎮富新二小遇難孩子家長搜集瓦礫和混凝土,作為偽劣建築的證據。(網絡圖片)

家長收集官員腐敗證據

據美聯社發自映秀鎮的報導,一輛中國警車被憤怒的人群掀翻,視頻畫面顯示出這輛警車的警燈仍然在閃爍。這是一些四川地震災民把他們的憤怒針對官員腐敗的最突出的一個例子。

在通常情況下,中國對持不同政見者和公民維權的公開表達,會予以迅速的壓制,但這次導致八萬多人死亡和失蹤、五百多萬人無家可歸的四川大地震給人們提供了更大的公開表達憤怒和不滿的空間。

報導說,一些在倒塌的校舍中失去子女的家長,開始搜集瓦礫和混凝土灰塵,他們聲稱這些將被作為偽劣建築的證據。有些死難學生家長仍然在學校的瓦礫上舉行抗議活動。一些市民團體還質疑抗震救災的物資和捐款的發放和使用是否透明。一些市民對一些「救災專用」的帳篷出現在一些富人的高檔別墅區表示質疑。

官員下跪家長不饒

五月二十五日,四川綿竹市委書記蔣國華向在震災中罹難的學生家長下跪,請求正在遊行抗議家長們不要告到高層當局。現場的一百二十七位罹難學童家長表示,儘管蔣國華向他們下跪,但他們不會停止遊行抗議,並要求與政府高層官員會面,調查在地震中倒塌的教學樓質量問題。

面對遊行的人群,綿竹市委書記蔣國華極力挽留家長,不要徒步前往德陽上告。當隊伍走到綿竹中心廣場處時,蔣國華突然跪倒在隊伍旁,揮著手請求家長們相信綿竹市委有能力調查校舍質量,會有交代,他多次下跪,但父母們並不理會。幾個小時後,警察與示威者發生衝突。

遊行的家長們還衝上去質問綿竹市教委主任朱岐,如果不是學校教室的建築質量如此之差,他們的孩子未必會喪命。
 

四川綿竹市委書記蔣國華向在震災中罹難的學生家長下跪,試圖阻止遊行上告的隊伍。(網絡圖片)

民眾不信任地方官員

中國民眾多年來對地方官員積聚起的不信任心態,認為地方官員腐敗和冷漠,只想在中國的經濟改革中撈一大把。

美聯社的報導評論說,儘管中國最高領導人胡錦濤和溫家寶對這場中國有史以來罕見的自然災害,做出的反應贏得了讚譽,但是普通民眾對地方官員仍然不信任。

美聯社電視攝影隊拍攝到一次罕見的公眾憤怒情緒爆發的畫面。數百名德陽市民聚集在一個兒童服裝店外面,市民們懷疑一位官員在這裏藏匿了十箱地震救援物資。中國官方的新華社沒有報導德陽市民的抗議活動,但是新華網後來發表的一篇報導證實,一位涉嫌侵吞救災物資的德陽官員已經被警方刑事拘留。

和地震有關的腐敗貪污案件究竟有多少,無人得知。所謂中共紀律委員會(The discipline commission)針對來自美聯社電傳的相關問題詢問,並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秀水鎮一名四十四歲的農民俞均(Yu Jun,譯音)坐在帳棚旁說:「地方官員腐敗,他們在地震發生後幾天,都沒有來這裏探望我們,我們想找他們都找不到。」

隔幾條街,現年五十歲的工廠工人趙(Zhao Shiming)看著倒塌的房子表示:「政府將不得不給我錢,讓我重建房子,但是我不相信地方官員,他們肯定將錢放入自己的口袋中,他們會把這些錢花在豪華宴會上,他們只關心自己。」

巨額捐款引發的貪污腐敗擔憂

五一二四川地震後,捐款與救援物資從各地源源不斷湧入中國,在地震發生後兩個禮拜,來自國內和海外的捐款已經高達三百四十七億九千萬元人民幣(相當於五十億美元),這個金額大的驚人。然而在中共腐敗的官僚體制下,多少捐款與救援物資被貪污了?一些民眾質疑捐款的透明度,他們想知道,為何一些標著「救災專用」的帳棚會出現在那些幾乎不受地震影響的富裕家庭中。

法新社二十九日報導,這次地震,世界各地人士竭盡所能,慷慨解囊以幫助地震倖存者,但是隨後他們開始擔心,中共官員的貪污腐敗意味著,並不是所有的捐款和賑災物資,都會到達迫切需要的數百萬生還者手中。

一些賑災物資被轉做他用或捐款被詐領的有關報導開始出現。

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沒有新聞自由,司法也不獨立,由於經濟發展缺乏監督,上至政府各級官員,下至社會階層,到處充斥著貪污腐敗。

雖然大部份賑災捐款是通過非政府組織的中國紅十字會或其他政府組織,但是已經發現好幾起捐款被轉做他用的案例。

在德陽市,數名政府官員被發現將救災用的牛奶、餅乾和飲料,藏在他們親戚經營的商店內,這種行徑被發現後立即引發成千上萬民眾的憤怒,差點就造成暴動。

多起救災物資被誤用的案例已經引發網上論壇的強烈討伐,在Sohu.com主持的論壇中,一名來自中國東北方的人士表示:「若貪污腐敗演變成普遍存在,那麼貪污腐敗的危險性將如同地震本身一樣。」

貪污救援物資引發抗議

《洛杉磯時報》二十九日報導,雖然四川省德陽市羅江縣在這次五一二地震中遭受相對少的損失,但是在地震發生後九天,羅江縣卻感受到政治議題性的餘震,其中最大的餘震之一是:成千上萬居民聚集在當地的公眾廣場,他們要求地方官員針對救援物資被誤用這個問題做出解釋。

目擊證人稱,包括很多年輕學生在內的抗議群眾,用他們的拳頭和水瓶,跟警察進行打鬥。他們搗毀警車,甚至氣憤地將警車推倒。

一名十三歲的楊姓學生參與其中,他說:「政府腐敗,每一個老百姓都應該起來抗議。」

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胡星斗表示:「目前腐敗問題浮上檯面,官員和平民百姓之間的衝突日益增加。」

在多倫多大學教授政治學的助理教授翁(Lynette Ong)女士表示,她看不到中共政府在允許群眾抗議這個問題上做出明顯改變,她也看不到中國媒體針對社會議題和地方維權領袖做出較大篇幅的報導。她說:「根據種種跡象判斷,中央政府最重視的就是社會穩定。」

位於汶川西邊大約五十英里的羅江縣在五月二十一日發生抗議活動,之所以引發抗議是因為民眾發現救災物資,如瓶裝水、速食麵和香腸被貯存在一家兒童服裝店裏,一些居民表示,她們相信這家店的店主和地方官員有密切關係。
 

特權階級占用救災帳篷又仗勢打人,引發眾怒。(網絡圖片)

綿竹黨官施暴引怒火

五月二十日,數萬綿陽人避難的五一廣場發生衝突。一頂被濫用的抗震救災專用帳篷因為遭質疑,帳篷主人囂張跋扈,動手打傷三人。其中一位七十多的老婆婆被連搧耳光,引發眾怒。打人者自稱是青川災民,肇事者的汽車經大陸網友人肉搜索發現,主人卻是綿竹團委書記范小華。

一位大陸網友在論壇上張貼文章報告了事情的經過。

「大地震後,數萬綿陽人居住在五一廣場避難,防止餘震。我們從開始到現在沒有接受到任何政府和地方組織的救援(除了光友粉絲給大家免費地發放了幾車速食品),我們所有的災民都是自發的,以自救的形式在這裏搭設臨時帳篷,每個人都很有序的生活在這裏,雖然我們受災較輕,但突如而來的地震還是讓大家陷入了災難和恐慌之中,不過,我們並沒有慌亂。」

可是,這種平衡被一頂帳篷所打亂了!

這只是一個抗震救災專用帳篷,上面還貼有醒目的四個大字!一個路過的七十多歲的老婆婆,和路人說了一句:「為甚麼這裏有這種帳篷。」馬上就從帳篷裏出來了幾個人對這個七十多的老婆婆動手,先動手的是幾個飛揚跋扈的女人,採用的是耳光的方式,一連打了幾下後,有路人看不下去,勸了幾句;這次再動手的是男人了,採用的是磚頭的方式,那位路見不平的年輕人被打得滿臉是血。

幾個打人的人滿口粗話,異常囂張,口出狂語,甚至叫囂著見一個捅一個,又有一個路人看不下去了,一個五十多的男人,這次是被帳篷裏出來的幾個人追著打罵。

終於,更多的目擊者和綿陽人站了出來。「這幾個人口口聲聲說自己是青川災民,卻開的是幾輛綿陽車牌的轎車,並威逼綿陽災民為其騰出空位,這個抗災專用帳篷裏鋪的是席夢思床墊,追打綿陽群眾的幾個人實在看不出有一點災民的模樣!」

被毆打的七十歲老婆婆坐到肇事者的車上。(網絡圖片)

此事件引起了眾怒,越來越多的綿陽人,聽說了假災民打傷了老人,都群情激昂地聚在事發地,將帳篷和車子圍的裏三層、外三層。幾分鐘後,牽著幾隻警犬的特警趕了過來,同時還有配有荷槍實彈的防暴警察過來了。

他們的到來卻使情況升級,幾名警察與情緒激動的群眾發生言語衝突,警察乾脆很強勢的威脅一名群眾,「你信不信我隨時可以把你拷走?」連溫總理都說過:「是人民在養你們!」而失去耐心的警察就這樣地威脅著人民。

這個還不算,由兩個特警拉住的警犬連傷了三名圍觀群眾!這難道就是人民警察對付人民應有的態度,他們不去尋找當事人,反而與群眾產生衝突!難道在事發的三小時內,憑藉車牌還查不出當事人,無法給群眾一個交代!

終於憤怒的群眾將犯眾怒的當事人的車子砸了個底朝天,也許,有人會說,這是暴民的行徑。可是,這個事件的背景是怎樣的呢!

隨後,大陸的網友啟動人肉搜索,,發現肇事者是綿竹團委書記范小華。
 

肇事者的汽車被圍,經追查,這輛車的主人,原來是綿竹的黨官團委書記范小華。(網絡圖片)

拘捕異議人士和法輪功

救災如救火。雖然中國面臨巨大天災,但中國政府並沒有放鬆監視控制。前南京師範大學教授郭泉因為發表文章批評中國政府處理四川地震的方式而被扣留十天,五月二十八日已經獲釋。他是至今為止第一位已知因發表地震相關文章而被捕的人。

郭泉發表的文章批評中國政府有關當局忽視了五月十二日大地震前出現的各種徵兆,並要求有關官員立即對地震後形成的堰塞湖做足防範潰堤的一切措施。他也質疑災區境內核設施的安全性。

不過,許多地方政府仍在加緊對異議人士的鎮壓。四川黃曉敏地震發生之後準備去志願救災,卻被成都警方拘捕,重慶泛藍成員受到警方的傳訊,警告他們不得在近期活動,「包括賑災活動。」

而拘捕法輪功學員的行動同樣沒有停止。

貴州省貴陽市一位法輪功學員在海外網站發表文章稱,法輪功學員救助當地災民的時候受到了警方的鎮壓。公安警察沒收了已經交給收損民眾的錢財,並且公開表示受到了上級的命令——「法輪功學員捐助地震災民屬於『非法活動』,捐助資金和捐助者私人財物必須沒收歸市公安局所有。」

魏京生的質問

流亡美國的中國著名異議人士魏京生,上星期發表評論文章,對大地震中中國政府進行了連串發問。

「為甚麼沒有及時派出軍隊協助救災?即使軍隊救災的技術水準不高,但也比沒有好得多吧。

為甚麼不准許技術水準最好的國際援救隊伍進入中國?

難道災區成千上萬的生命,還不如黨國要掩蓋的家醜重要嗎?

到底有甚麼家醜如此重要?竟然使得政府提前去進行了防震準備,但卻不准許老百姓提前有所準備?」

「政府或許可以用這樣那樣的理由替自己辯護。但是災前不預報,災難發生時又拖延搶救,甚至把各地救災的物資囤積倒賣,繼續盤剝災民。任憑災難中的百姓們衣食無著,甚至連水都喝不上,政府卻一邊發國難財,一邊在媒體上為自己歌功頌德。這種無恥的行徑,正在漸漸地引起災區人民、全國人民和全世界的憤怒。」

「一九七六年的唐山大地震,毛澤東和四人幫還不像現在的中國政府這麼冷酷無情。隨之而來的政治地震還是導致了毛澤東體制的崩潰。這次漸漸清醒過來的人民會饒過他們嗎?

在地震的第二天,就有海外人士提出停止奧運火炬傳遞,以便向受難者們致哀。但中共連想都不用想,就宣布火炬仍然要喜氣洋洋的跑下去,而且計畫不變,仍然要從災區通過。

這是對死難者的侮辱;對成千上萬活著的災民的嘲弄。在我回答了澳洲廣播公司有關大災之中辦奧運是否合適的問題之後,海外輿論更加關注這個時間辦奧運會是否合理,越來越多的中外人士建議停止或部份停止奧運會和附加的各種喜慶活動。

中共當然也自知理虧。但仍想折衷,李代桃僵。想用三天哀悼降半旗來應付輿論的批評。而絕不打算為了人民的巨大傷痛和悲哀,損失他們在奧運會上可能撈到的好處。」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