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緣於累世的鍾愛

?"
莊玉真的工作室。

 剛開始設計中國服時,作品會在莊玉真的夢境或打坐中顯現,飄逸的水袖、漸層的色彩、浪漫的線條,一一生動浮現。

「可能前世我就喜歡這些,一世又一世,持續愛著,然後再把它發揮出來。」


中國服設計師莊玉真。

五月仲夏,穿梭在台北街頭車陣中,燠熱感已悄至。初見中國服設計師莊玉真,她素雅的氣質猶如習習清風,及時送來一股清涼。藕色的緊身衣搭配一件式樣簡單的白色罩杉,罩杉近領口處有一朵牡丹不經意的開著。莊玉真穿著自己設計的衣服,淡淡的顏色不搶眼,一頭秀髮亮麗濃密,很自然的在肩後灑落著,給人的感覺很安祥、舒適。

二十多年前,從事室內設計的莊玉真,偶爾心血來潮,為自己設計一些帶有中國風味的衣服。上街時,常常會有人好奇的跑來問她,哪裏可以買到她身上穿的款式。就這樣,從抱著好玩的心態做給自己穿,莊玉真不經意地推開了中國服設計之窗,自創品牌,自成一格。


素描、色彩、結構、繪圖,莊玉真駕輕就熟。

漢服設計,美學落實於生活

莊玉真設計衣服最堅持的就是穿起來要「美」,而「美」不是單單掛在牆壁上讓人欣賞,是要能改善人的生活品質的。中國自古被稱為「衣冠上國」,但看到時下年輕人,因為流行的關係,把褲子穿得很低,臀部露出一大截,要不然就是顏色、線條和自己年紀不搭調,一個好端端的人,因穿著不適當給糟蹋了,莊玉真看了好心痛。

穿西服,大家都是一個樣,但同樣一件中國服,卻可以烘托出不同的氣質,穿出不同的面貌。熱愛東方美學的莊玉真說,身為中國人,自己的內心深處很自然有著一股對中國古老東西的喜愛。她覺得,東西雖然古老,但蘊藏的豐富生命力是令人無法忽視的。

穿上中國服,心境隨之轉化

除了美,莊玉真強調,好的設計是衣服穿上身後,你會感覺很舒適,你的神態是自在的,你會感覺到衣服和你有一種互動。穿上中國服,你的心境會跟著轉化,走在路上,一種東方美的思古幽情會油然而生,那種端莊、柔美會從你身上散發出來,比較有女人味。她還說,擁有一顆怡然雅緻的心,才能穿出中國服優美的味道。

中國服的訴求可以是華麗,也可以是簡單,瀟灑脫俗。華麗型的大部份是在正式場合穿著,顏色比較鮮豔,材質以蠶絲為主;瀟灑簡單型的則適用於日常生活,顏色比較淡雅,材質可以是棉麻之類的。

其實,中國古老的配色是很有氣氛的,採用很多互補色,華麗但不俗氣。莊玉真偏愛大自然的中性配色,顏色比較溫和,不是那種大紅、大藍強烈的那種表達方式,各種色系都會調入一點點灰色調,給人內斂而脫俗的感覺。

剛從上海回來的莊玉真說,台灣保存了比較完整的中國文化,在文化的洗禮下,台灣的設計師都有蘊藏豐富的內涵,有中國文化特有的融合性,更能代表東方的美學,呈現出來的設計比較有生命力。

相對的,中國大陸在文化大革命後,中國傳統的文化都被破壞殆盡,大陸的設計師體會不到中國服真正的美,他們設計出來的比較表象,只是把樣子做出來而已。而且,每個設計師的作品落差很大,東一款,西一款,每一款乍看之下是好看,但穿起來就少了那麼一點協調性,感覺比較僵硬。

古典加時尚,漢服具國際市場

究竟中國古裝適不適合現代人?莊玉真說:「我們不可能把中國古裝原封不動穿到街上,如果能把充滿古典美的東方元素和時尚融合起來,就可以設計出適合現代人生活穿著的個人品味,在國際舞臺是可以占有一席之地的。」

有些人對中國服的印象很刻板,覺得中國服就是中規中矩,其實不然。莊玉真指出,中國服可以一衣多穿,相同的上衣搭配不同材質的褲子,可以很正式,也可以很休閒。尤其中國服使用的材料幾乎都是天然材質,非常吸汗,穿起來舒適而落落大方。

隨著全球中文熱,中國服也日益受到國際矚目。莊玉真說她設計的衣服不僅在美國有愛好者,有一次朋友穿著她設計的衣服在法國逛百貨公司,店員實在太喜歡了,忍不住問衣服是在哪裏買的,設計師是誰。


莊玉真設計的秋冬裝中國服。(莊玉真提供)

緣的牽引,作品在打坐中預見

將自己的品牌命名為「緣」,莊玉真深信緣份。她認為,人和人之間存在一個「緣」,一切隨緣,每一件衣服都有一個故事,每一件衣服都是她夢想的實現。

莊玉真說,剛剛開始設計中國服時,作品會先出現在她的夢裏。後來打坐時,一幕幕彩色的景象會不自覺的飄到她眼前,好多畫面,好多色彩,好多線條。醒來,她會把夢中所見畫在枕邊的小冊子上,等衣服做出來後,她發現每一件作品都非常精采,非常美麗。

她還說,在夢裏,中國服飄逸的水袖、漸層的色彩、浪漫的線條,每一樣都是那麼生動。她若有所思的說道:「我想這和我累世的靈魂有關係吧,可能前世我就喜歡這些,一世又一世,持續愛著它們,然後再把它們發揮出來。」

抱著回饋社會的心,莊玉真說她對中國服設計有一種使命感,會堅持在這個領域走下去,也許產品不多,但每件作品會更精緻、更有生命力、更接近自己的內心。

為了讓更多人有機會穿上好看的中國服,她會把利潤降到最低,能力範圍內,盡量採用好的質料來設計。和坊間比起來,莊玉真的產品價位不高,只希望能讓更多人穿上她設計的衣服後感覺更美,而那種感覺已經不是賺多少錢所能取代的。


赴歐洲旅遊,古典的圖騰總是特別吸引莊玉真的注意。(莊玉真提供)

父親啟蒙美學,母親協助打版

從室內設計轉到服裝設計,莊玉真說,父親對她的影響很大。父親是學美術的,家裏掛滿了父親的字畫卷軸,畫中的山水花鳥即是莊玉真生活的一部份,耳濡目染中長養著她東方美學的審美態度。莊玉真說:「當我運用這些元素時,我是享受其中的,因為它們和我的記憶是連結的,而且我對父親的每一個回憶都是那麼溫馨。」

從小,父親最喜歡帶她去散步。一路上,大手牽小手,父親告訴她,除了天上的星星沒辦法摘下來給她外,只要她想要的都可以給她。

有一次因為自己想要長高點,就央求父親找一些竹片來給她踩。雖然父親知道沒什麼幫助,但是女兒「想要」,他還是想辦法到住家附近的竹園砍了一根竹子,那一次把手砍傷了,流了很多血。莊玉真說,那時她以為有夢就可以達成,但看到父親為她所做的,她告訴自己,只要自己能力許可,也要去幫助那些想達成夢想的人。

父親當了一輩子公務人員,有人笑他笨,笑他不會鑽營。有人對父親不好,父親只是淡淡的說:「沒關係,不要去計較,要寬容。」莊玉真發現父親很快樂,日子過得很好。

擅長字畫的父親常會主動在做好的衣服上揮灑,寫意花鳥有時落在衣角,有時飛上領間。莊玉真說:「每一筆都是父親無價的愛。」

素描、色彩、結構、繪圖、甚至文字造型對莊玉真來說都是駕輕就熟的,但中國服設計對她最大的挑戰是製作時的「打版」專業技術,還好有母親幫忙。母親很會做衣服,打版很精準。莊玉真俏皮而語帶驕傲地說:「好希望有一個晶片,可以把爸媽的專業通通輸入到我的腦袋裏!」

專心設計是莊玉真堅持的,她不開店,只接受訂貨,出道以來的表現是業界公認的「黑馬」。


莊玉真父親的寫意花鳥畫作。(莊玉真提供)

挫折中,鍛鍊生命的延展度

莊玉真是父母親的掌上明珠,備受疼愛,但婚姻並不順遂。四年前,先生有了外遇,莊玉真毅然決然決定結束十幾年來不愉快的婚姻。

對於先生的外遇,莊玉真的第一個反應是憤怒。每一天,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她都很痛苦。但極度憤怒之後,她開始反省,孩子是無辜的,不能因為自己的憤怒、悲傷影響孩子。怨很痛,怨讓她無法思考,莊玉真開始學習不怨,原諒先生。

「我們永遠不會知道老天要給我們什麼,當我們對得與失釋懷後,面對重大挫折時更能發現自己生命的延展度。」有一天,莊玉真醒來,她發現自己不再那麼痛,趕快從床上爬起來感謝老天,懇求上蒼,就讓自己保持這樣平靜的狀態吧。從那一刻起,她決定要守住自己的心性,然後一點一滴的進步。

「給生活一點鬆度,也是給別人鬆度。」當莊玉真原諒先生後,第一個感到最舒服的就是自己。離婚後第一年的除夕,莊玉真就把兩個孩子帶到屋頂上,教他們感謝老天,學習跨出「感謝」的第一步。

回頭看,她說能夠帶著孩子走過婚變的傷痛,是因為有父母深厚無盡的愛在無形中支撐著,尤其受父親寬大為懷的性情影響,讓她能夠在受苦中選擇以寬容療傷,也為自己和孩子的生命找到了另一個出口。

至此,對於「緣」,莊玉真有了更多的了然。生命中遇到的每一個人、交會時演出的悲喜劇,何嘗不是緣份所繫?

揮別時刻,眼前祥和從容的莊玉真,彷如他父親畫筆下的寫意花鳥般流暢自在,又恰如她設計的中國服,透著委婉的東方風情。◇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