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六四:被輾碎的最後一點希望

?"
香港民眾紀念「六四」十九周年遊行現場。(Getty Images)


(64memo.com)

十九年了,由於當局有意的掩蓋和淡化,有些死裏逃生的人提出要和中共「和解」,「天安門母親」仍在等待中共給六四死難學生降半旗。這些遺忘、漠視和期待,同樣源於沒有真正讀懂六四的歷史意義。

六月四日,同往年一樣,世界各地舉行了「六四」紀念活動。在香港的維園,五萬市民點燃了紀念燭光;倫敦人為六四死難者獻上了紅白玫瑰。在北美、澳洲、歐洲、亞洲,一年一度的六四紀念活動已經舉辦了十九年了。今年不同的是,人們把「天安門母親」的悲傷融合在「地震母親」的眼淚中,把中國人權融入北京奧運中。香港遊行以「同一世界,同一人權,同一夢想,平反六四!」為主題,為紀念六四和地震死難者,遊行中標語代替了口號,靜默代替了吶喊,人們默默走在這條堅持了十九年的路上。

在大陸,由於當局的有意掩蓋和淡化,不少國人已忘了那個曾經令自己憂國憂民、熱血沸騰的初夏了。三十歲以下的人很多都不知道甚麼叫「天安門事件」,即使聽人說起也覺得平淡無奇,毫無興趣,甚至有些死裏逃生的人也提出要和中共「和解」,「天安門母親」也在等待某一天,中共給六四學生降半旗。也許這些遺忘、漠視和期待,都源於人們沒有真正讀懂六四的歷史意義。在此我們不妨溫故而知新。

全民呼籲政治改革

「六四」事件又稱「八九民主運動」、「八九學生運動」,而中共稱之為「反革命暴亂」、「六四動亂」、「六四風波」。雖然事件集中在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至六月四日的北京天安門廣場,但實際波及幾乎每個中國人。當時中國從文革的禁錮中,實行了十年的改革開放政策,在西方民主自由思想的感召下,不少中國人,包括中共黨內一些開明領導人如胡耀邦、趙紫陽等,都認識到光搞市場經濟,而不搞政治體制上的民主建設是「跛足式的改革」,這必將給中國未來的發展帶來阻礙。於是人們試圖把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觀引進到中國。

此前西單民主牆運動、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的「資產階級自由化」等,都遭到中共黨內保守勢力的打壓和批判。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被革職下臺、因平反文革而為共產黨賺得大量民心的胡耀邦突然去世,引發了北京各大高校學生的自發悼念和民主遊行。當時學生向人大常委提交了的請願信中,提出了七點要求:

「重新評價胡耀邦的功過是非、肯定其『民主、自由、寬鬆、和諧』的觀點;嚴懲毆打學生和群眾的凶手;盡快公布新聞法,保障新聞自由,允許民間辦報;要求國家領導幹部向全國人民公開其本人及家屬的實際財產收入,嚴查官倒,公布詳情;要求國家有關領導人就教育政策的失誤,對全國人民作出正式檢討並追究責任,要求大幅度增加教育經費,提高知識份子待遇;重新評價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並為在此期間蒙受不白之冤的公民徹底平反;強烈要求新聞機構給予這次民主愛國運動,以公正如實及時的報導。」

反腐敗成了反革命動亂

概況起來說,學生提出了兩點主要要求:反腐敗和言論自由。然而四月二十六日《人民日報》發表了〈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四‧二六社論」,把學生的愛國熱情定性為反革命動亂,於是矛盾激化,民主運動反而愈演愈烈,數十萬北京學生走向街頭遊行集會,並得到社會各階層的大力支持。

五月四日趙紫陽出面安撫學生,八成高校已恢復上課,事態趨於平穩。然而五月十三日後,有學生領袖號召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無限期絕食請願,此舉使雙方喪失了低調解決問題的最佳時機。

五月十五日戈爾巴喬夫(Mikhail Gorbachev)訪華,十六日趙紫陽在電視公開講話:我們所有重大決定都要請示小平同志。十七日三千餘名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絕食近一百小時,七百多人暈倒,然而中共對此置之不理。這激起了全國人民的憤慨,人們呼籲打倒獨裁者和老人政治。善良的人們哪裏知道,獨裁者早已暗中準備武力鎮壓了。

十九日凌晨四時五十分,反對軍隊鎮壓、面臨革職下臺的趙紫陽來到天安門廣場,含淚對學生發表了激動談話,當天學生停止絕食改為靜坐抗議。二十日李鵬簽署戒嚴令,北京戒嚴。鄧小平從四個軍區調集了二十五萬軍隊,前來鎮壓手無寸鐵的北京學生和市民。據知情人透露,五月八日鄧小平就到武漢祕密調兵了。部隊進城途中,遭到北京市民的沿途阻止,戒嚴部隊中也有拒絕鎮壓的,如三十八軍軍長徐勤先因不願鎮壓而被抓捕,據說鄧派出不同軍團的目的是互相制約、防止兵變。

血肉橫飛的六四

六月三日午夜十一時至六月四日清晨,天安門廣場及沿途發生了軍隊血腥屠殺學生、民眾的殘暴事件。在人權組織創辦的「六四檔案」網站裏,搜集了一萬五千多條相關條目和圖片。毫無疑問,當血肉之軀遭遇坦克的碾壓、當子彈在體內爆炸開花時,那將是怎樣血腥殘酷、慘不忍睹的畫面。

一位家住甘家口木樨地大橋附近的倖存者,最近在網上描述了當時他看到的情景,「一輛三輪板車上橫七豎八載著五、六個年輕人的屍體,一個路人把一具屍體翻過正面,所有圍過來的人包括我都聲嘶力竭的『哇——』哭了,每個受難者都是前額一個槍洞,後腦炸開。在場的人誰也不相信人民子弟兵會開槍殺死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大家轉身往槍聲密集的木樨地大橋跑去。那時的我只有憤怒。我加入了大橋兩邊密集的市民中,同他們一樣在發瘋似的聲嘶力竭地怒吼出同一個聲音:『法西斯!法西斯!』」

據北京市民私下議論,北京各大醫院擠滿了受傷的人,血流成河。天安門廣場第二天整整封閉了一天,來運送學生的屍體。

六月四日當天,北京國際廣播電臺播報了下面的新聞:「請記住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這一天,在中國的首都北京發生了最駭人聽聞的悲劇。成千上萬的群眾,其中大多是無辜的市民,被強行入城的全副武裝的士兵殺害。遇害的同胞也包括我們國際廣播電臺的工作人員。

士兵駕駛著坦克戰車,用機關槍向無數試圖阻攔戰車的市民和學生掃射。即使在坦克打開通路後,士兵們仍繼續不分青紅皂白地向街上的人群開槍射擊。目擊者說,有些裝甲車甚至輾死那些面對反抗的群眾而猶豫不前的步兵。

北京國際電臺英語部深深地哀悼在這次悲劇中死難的人們,並且向所有的聽眾呼籲:和我們一起來譴責這種無恥地踐踏人權及最野蠻的鎮壓人民的行徑。」事後英語部的所有職工遭到審查。

中共指鹿為馬的謊言

六四屠城後,中共在全國範圍內搞清查。每個單位都要人人表態,支持中央平定暴亂。很多人在高壓面前順水推舟似的重複著謊言,出賣良心而屈服於中共的淫威,也有看清中共本質而聲明退黨的,也有因「態度不好」而遭受處罰的。比如那個北京女大學生被發配到四川農場搬磚,遭當地農民強奸,而江澤民稱之為:罪有應得。據民運信息中心表示,六四後大約有兩萬人被捕,其中一萬五千人以「反革命罪」被判刑,七十人被判死刑。如今十九年過去了,至今還有近百人還被關在監獄中。

十九年過去了,中共至今沒有公布六四死亡人數。「天安門母親」這個民間團體憑藉非常有限的力量,證實了一份近二百人的死亡名單,有消息說楊尚昆曾對友人透露六四死亡人數超過六百人,但根據衛星資料,多數西方主流媒體相信六四遇難人數上千人。國際紅十字估計,一夜間至少有三千七百人死亡。人權團體也曾引述「總參高級人員」透露的信息:八九年六月一日至十日,死亡人數為三萬一千九百七十八。

中共至今仍堅持「天安門沒死一個學生」的謊言,十九年來人們一直在問:屠殺可以避免嗎?中共鎮壓的藉口是「穩定壓倒一切」,為了穩定就可以殺人,正如鄧小平所說:「殺二十萬,保二十年平安。」然而中共像劫機犯一樣,劫持著中國,它們所說的政權穩定,絕不是國泰民安的穩定,只是更好欺壓百姓的穩定。在中國,有能力製造動亂的軍隊、政府,全部都被中共掌控著,換句話說,只有中共才是真正的動亂源頭。

被摧毀的道德底線

前不久,旅英著名作家馬建推出長篇小說《北京植物人》英文版。主人翁在「六四」慘案中,頭部中彈後做了十年的植物人,醒來發現整個社會大變樣。一直照顧他的母親曾是中共黨員,後來成為法輪功學員,受到中共更加殘酷的迫害。

馬健評價說,如果忘記「六四」的話,中華民族就永遠是一個弱智民族。六四坦克不僅壓了學生的身體,更多的是碾平了中國人的靈魂。「六四」最關鍵的是將中國人的價值觀念模糊了,讓人覺得你的想法只能和中共的想法一樣。

假如說六四前還有很多國人憂國憂民的話,鎮壓後,絕大部份人都被迫選擇了遠離政治,讓中共成了中國前途命運的唯一操盤手。為轉移視線,中共在竭力掩蓋六四真相的同時,放開「黃賭毒」,只要人們不批評中共,所有吃喝嫖賭、貪污腐化的自由都放開了。正如一位大陸作家所說,「堵死天堂路,敞開地獄門」,讓中國人像豬一樣的生活著,只有物質享受,沒有精神自由。

當初六四學生遭到不公平待遇時,其他群眾還挺身而出幫學生說話,但十年後當法輪功被冤枉時,人們麻木得只求個人苟安,再也不管他人和社會了。在經濟利益的誘惑下,不少民運人士也被中共收買瓦解,全然忘記了當初的道義。

對中共改良的徹底絕望

在今年澳洲紀念六四活動中,前北大教授袁紅冰評價說:六四就像清朝的戊戌變法一樣,證明對獨裁者的改良是行不通的。如今還有人寄希望於中共,哪天能給六四平反,能為六四死難者下半旗,能和受害者「和解」,其實六四的槍聲早就宣布,中共是不可能政治改革的,要讓中共變好是不可能的。

以後的事實也說明了這點。六四中共把學生污蔑為暴徒,十二年後,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故技重演,把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群眾污蔑為「天安門自焚者」。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一日,中共在廣東汕尾的東洲村再次執槍殺人,把喪失土地的村民誣陷成破壞治安的罪犯,據說有七十多平民被打死。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四日,中共在拉薩對信佛的藏民開槍……這些都讓人們明白:十九年來中共不變的只有謊言和暴政。

預言中的六四

不少古籍預言了六四的發生。北宋邵雍在《梅花詩》第九節寫道:「火龍蟄起燕門秋,原璧應難趙氏收。」火龍即紅色惡龍,指中國共產黨。「蜇起」就是從冬眠中被驚醒。「燕門」指北京的天安門。「秋」即秋殺的殘酷,這一句隱喻「六四」中共就像一隻被從昏眠中驚醒的惡龍一樣現出了本性,大開殺戒。「原壁」泛指擁有五千年歷史的中國。「應難」是說遭到了這一劫難。「趙氏收」是指當時的中共書記趙紫陽,因「六四」事件被打壓。

《推背圖》為唐朝貞觀年李淳風和袁天罡所著。在其第四十一象中,頌曰:「帽兒須戴血無頭,手弄乾坤何日休,九十九年成大錯,稱王只合在秦州。」卦圖中一個武士一腳站在球上,這裏隱喻了鄧小平的名字和他的第四次被扣上帽子。鄧在世時三上三下,等「六四」真相大白於世後,他將第四次從高位上掉下來,成為千古罪人。

「手弄乾坤何日休」預言這顆小小天罡星只應「垂拱而治」到一九八八年止,而鄧直到九二年南巡深圳時,還在掌控著權力。踏著六四血跡而上臺的江澤民,在十年後的九九年,以為沿用六四的鎮壓方式就能消滅法輪功,誰知這是個嚴重的大錯,最後導致中共不能在全國稱王。

歷史的畫面正在慢慢展開,由於邪惡暴政本性決定了中共必然會發動六四鎮壓,但歷史終將淘汰這個作惡多端的惡龍。◇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