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共以鄰為壑 菲律賓南海不安

?"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三日,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中國人民解放軍四總部副總參謀長熊光凱(左)與菲律賓總統格洛麗亞.阿羅約(右)就中國與菲律賓雙邊防衛進行第一次對話。(法新社)

美國退休海軍上將詹姆斯里昂斯(James Lyons),二零零八年四月四日在《華盛頓時報》撰文表示,在美國一九九一年結束與菲律賓的軍事基地關係後,中共立即在次年的人民大會通過決議,強行占領許多不明主權的南海小島,包括西沙群島、南沙群島、尖閣諸島(Senkaku)等,並且在菲律賓的美濟礁(MISCHIEF REEF)建立基地,以及宣示人民解放軍對這些不明主權小島的海域有捍衛權,企圖限制外國戰艦經過這些水域,同時也宣稱這些小島的周圍兩百海哩為其獨占經濟海域 。

中共強硬非法宣稱對整個南海擁有主權之意圖,不禁讓人懷疑中共武力現代化真正的目的,是侵犯其他國家的主權。然而,部份亞洲國家似乎並不瞭解中共的野心,例如菲律賓在二零零四年與中共簽訂的〈中越菲聯合海洋地震合作協定〉(Joint Marine Seismic Undertaking, JMSU),雖然表面上是有關開採石油及海洋地震研究的協定,但該協定充滿爭議性,可能牽涉到菲律賓放棄領海主權的內容。

二零零一年就任菲律賓第十四任總統的格洛麗亞‧馬卡帕加爾‧阿羅約(Gloria Macapagal Arroyo),於三年前的四月接待胡錦濤來訪,雙方宣稱兩者的關係進入黃金時代,包括中共在菲律賓的投資、菲國對中共的出口貿易增加,以及JMSU等。然而三年後的今天,一連串的醜聞、司法調查及爭議,取而代之的是中共包藏禍心的企圖。詹姆斯頓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在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的《中國簡報》(Chinal Brief)發表斯特里(Ian Storey)的文章,對近年中共與菲律賓雙邊關係的發展,有深入的剖析。


中共拒絕菲律賓的拆除在美濟礁(MISCHIEF REEF)基地建築的要求。圖為一九九九年三月二十日,菲律賓空軍拍攝的中共在美濟礁的基地。(法新社)

中共對菲援助涉及貪腐

斯特里指出,中菲兩國除了貿易的往來外,另一個改善關係的關鍵因素是,中共慷慨的提供海外發展援助(Overseas Development Aid, ODA),而且不同於日本或西方國家要求菲國良善治理的有條件式援助,中共快速批准優惠貸款獲淂菲國部份政界人士的讚揚。根據統計,二零零六年來自中共的援助金額,排名第五,僅次於日本、亞洲開發銀行、世界銀行、英國,約為菲國來自外來援助總額九十五億美元的百分之五。來自中共的援助用於包括建設鐵路、提供建立電子政府的網絡技術,以及建立寬頻網絡計畫等項目。部份援助項目是有條件的,例如中共要求菲國給予中國的中興通訊公司享有寬頻網絡獨家供應商的地位。

所有的這些交易,由於不透明、收費太高,以及不法佣金等,引來反對黨、商業界,以及民間社會團體的極大批評。部份人士直指第一家庭在網絡寬頻計畫中牟取不法利益,菲國國會隨後展開調查。迫使阿羅約總統於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二日,為了平息爭議,宣布暫停本項計畫,在同一時間,菲國也宣布暫停中共某公司投資三十八億美元生產玉米和水稻的計畫。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四日,在菲律賓宿務市召開第12屆東南亞聯盟高峰會議(12th ASEAN summit)。中國總理溫家寶(左五)、菲律賓總統格洛麗亞.阿羅約(左六)與其他國家領導人合影。(法新社)

南海主權爭議

然而爭議並未因此停息,到了二零零八年年初,注意力再次轉移到南海的主權爭端。有關南沙群島的主權爭議,到了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中共與東南亞國協(ASEAN)簽訂〈南中國海各方行為準則宣言〉(Declaration on the Conduct of Parti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DoC),而有了緩和的跡象。該宣言是不具約束力的協議,旨在維持現狀。到了二零零四年九月,菲律賓國家石油公司(Philippine National Oil Company, PNOC)和中共的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China National Offshore Oil Corporation, CNOOC)同意在南海進行地震探測,但越南抗議該項探測協議違反DoC,並且因此促成三者在二零零五年三月簽署更名後的JMSU。各界對JMSU的反應不一,多數認為JMSU的透明度不夠,包括從未公布協議內容以及探測研究的地點。

東南亞研究所(Institute for Southeast Asian Studies)的巴里韋恩(Barry Wain)曾撰文表示,阿羅約政府在二零零四年年底同意PNOC與CNOOC的地震探測合作協議時,即已破壞其與ASEAN的關係,更嚴重的是,菲律賓對中共的「驚人讓步」,協議中的探測區域大約有六分之一是位於菲律賓的領海。

阿羅約的反對者依據韋恩的文章,指責阿羅約政府損害菲國在南海的國家主權,以及違反一九八七年的菲國憲法。菲國憲法第十二條規定,任何在菲律賓水域進行勘探活動的財團,其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必須是菲律賓人持有。批評者抨擊阿羅約出賣國家財產,有的甚至要求以叛國罪彈劾總統。

有關JMSU的爭議已經連帶影響到菲國國會的更新菲律賓宣稱群島基線主權(archipelagic baseline claims)的草案。然而,已完成二讀的草案,在進入第三讀及最後一讀的階段,卻因來自中共的阻撓而延宕。中共在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向菲律賓駐北京大使館表達中共對該草案的「震驚和嚴重關切」,中共認為,該草案所確定的菲國群島基線(包括南沙群島)違反了DoC。中共的反對理由是偽善的,因為根據中共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在二零零七年十二月通過在海南島增設三沙市,其管轄範圍包括南沙群島和西沙群島。

菲國反受其害

中菲兩國持續不斷的爭議,特別是有關南海的主權爭議,是菲律賓應該要警惕的。菲國擁抱中共的政策,不僅未受其益,反受其害,面臨接踵而來的指控。如果菲國國會繼續調查JMSU,阿羅約政府極有可能選擇與該協議保持距離,到六月三十日協議終止後即不再續約。

即使中共處心積慮的向東南亞國協的會員國示好,但其對南海主權的野心,將無法安撫該等國家對中共侵略其他國家主權的戒心,尤其是當中共對規模較小的東南亞鄰國施加不必要的壓力時。菲律賓前總統埃斯特拉達(Joseph Estrada)一九九九年曾說過:「對於中共主張其在南沙群島的主權,我們關切的不是那些貧瘠、不適人居的小島,而是中共此舉對東南亞基本安全的威脅」。◇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