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混在中網的日子

?"
(Getty Images)

據有關部門的統計,目前,中國網民數和寬帶上網人數均為世界第二。報告顯示,中國上網用戶總數為1.11億人。可見人數之多,覆蓋率之廣。當然上網的網民也來自各個階層,各個行業,各個年齡階段,應該說是形形色色。而網絡作為一種信息的窗口,不僅是一種技術,也是一種生活,它是信息過濾最少,沒有修飾的意見平臺。在網絡世界,人們可以發布自己個人生活的所有感受,也可以發布關於社會政治的一切觀點,從而使網絡的開放和互動功能為每一個人表達意見提供了最便捷的條件,也成為最具廣泛性的大眾媒體。但是與此同時網絡也變成了一種政治工具與手段。通過上網的這些日子,我發現網特和雇傭的網絡寫手們也找到他們反藏獨,反民運,反法輪功,反台獨,反西方國家的言論空間。他們利用網絡的虛擬性與滲透性無孔不入,無所不談。從我上網的經驗來看,我覺得除了在網上雇傭的專門寫手外,安插情報搜集人員也是大搞「網特」的另一種方式。據消息稱:中國有很多網絡特務,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在各個大小網站、論壇裏搜集各種各樣的軍事信息。他們對網上的網民進行引誘,討取對方的身份、聯繫地址、電話號碼等,尋找了解內情、關注政治的人,然後在日後的接觸中對主要目標進行欺騙,利誘以獲取所需的情報。從這些網民的網絡地址、語言風格、匿名、言談內容以及所攻擊的方向、目標,採用的方式來看,很顯然存在一個有目的,有計劃有組織,可以稱之為「網絡特務」的雇傭戰士。

三月份由於西藏全境發生的和平示威遊行活動,可以說使西藏問題再度成為世人關注的焦點,西藏以及西藏這個民族得到了國際社會的普遍關注。作為一名藏人,我也更加關注有關西藏的文章、評論,也喜歡跟境內的漢人聊天,相互溝通。但是最近我卻意外地發現在QQ群或者QQ聊天室,以及在一些比較活躍的中立論壇上,時常會收或看到一些類似的信息:譬如「抵制家樂福」、「愛我中華」、「打倒藏獨」等。在西藏女作家唯色拉的博客密碼偷換的這些天,帖子裏用筆名為「反藏獨」的人明顯比以往增加,這些網友的筆名有時變換無常,他們竟然冒用藏人或者他人的名義,用一些鬼氣十足,轟炸式的言詞對博主進行人身攻擊,很顯然與官方一貫的口徑無異。還有一些人在沒有任何依據的情況下,誣蔑栽贓對方,尤其對那些堅持正義,支持西藏,同情藏人的網友進行圍攻謾罵死纏爛打,根本就沒有甚麼風度可言。甚至有人發表一些極具煽動性的文章和新聞,並通過各種手段抬高本國痛斥西方國家,從而達到一種贏得中國人的同情心。以西方國家抵制中國奧運會,支持「藏獨」來煽動所謂的「愛國主義」。這次西藏事件後不知又有多少網特在活動?在執行他們的任務?因為在「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後,當時的中共當局雇傭了一批人專門在各大中文網上,張貼誣蔑民運人士,瓦解民運。網絡攻擊也就自然地成為中共圍剿民運的重要手段了。網絡特務在一些中立的網站冒用民運的名義,假造民運分裂的假象;以偽民運的假面孔,對那些中共政府有較大殺傷力的民運人士所寫的文章進行詆毀批駁;用最下流最卑鄙的言辭對他們進行人身攻擊。而那些初到中立網站,論壇的訪客們因為受他們的誤導對民運產生種種錯誤認識,從而挑起中國人民對民運的失望,厭惡和不滿。

更讓人感到蹊蹺的是那些人在網上你說你的,我貼我的,上班時準時發帖,從不爭論。但是對於達賴喇嘛的一些重大活動(出國訪問),網絡特務們就不再那麼的冷靜,把所有的精力集中到反「藏獨」這個當前的任務上來,所以有關新華社所做的反應,都能及時的在各大網站上得到呼應(中立網站)。執行反「藏獨」任務的這些網特們,主要是以「西藏帖」為主要工作,這些粉飾的誇大其詞的垃圾帖子,內容跟新華社一貫的宣傳沒有甚麼兩樣。近期,在國內一些重要網站和博客、網絡論壇上,有關詆毀西方國家,詆毀西藏領袖達賴喇嘛,詆毀境外藏人的言論時常能看到。這種反輿論變本加厲地污染著網絡氛圍,成了反「藏獨」,反「西方」言論的大本營,只是造謠的痕跡有些明顯。通過網絡出現的五花八門的反藏獨言論,我認為大體有這麼幾種:專門攻擊西藏過去的社會制度,說西藏的舊制度是甚麼「農奴制度」是根本不符合西藏歷史的實際情況,在西藏的「農奴制度」裏「三大領主」隨便挖「農奴」的眼睛等等,用這種言辭歪曲西藏歷史,侮辱西藏人民,顯示自己是西藏人民的解放者和救世主;詆毀達賴喇嘛在國際上的形象,把凡是達賴喇嘛的出國訪問,各種場合發表的講話,說成是「分裂祖國」,大肆散布關於達賴喇嘛的謠言、假信息,稱他是「披著羊皮的狼」。他們堂而皇之地以「考證」為說辭,說甚麼達賴喇嘛根本不配享有諾貝爾和平獎的名譽,是西藏國家在玩政治把戲等等。總之,這些言論是在打擊西藏人民的自尊心與自信心,或者說是在搞民族分裂。企圖喚起中國國內人民對達賴喇嘛的鄙視,或在煽動漢族人民的民族情緒。

在這些論壇的反藏獨言論中人們不難發現,幾乎無一例外的宣揚中共政府「和平解放西藏」以來,西藏所發生的「驚天動地」的變化。這些謾罵達賴喇嘛,謾罵藏獨人士,攻擊西方國家,詆毀西藏過去社會的文章,一般都是以主帖形式發表的,而且文章結構完整,層次分明,反動觀點突出。而下面的跟帖字數不多、簡短,大都運用的是反動的詞語,較多會以匿名發表。

這些言論的共同特點是,他們只對負面、消極的東西很敏感也很感興趣,對達賴喇嘛為人類和平做出的貢獻,對西藏民族獨特文化的消亡,移民的增加,環境的破壞等卻視而不見、避而不談。對全西藏乃至全世界人民推崇的、愛戴的,他們就極力打擊,對發表支持西藏文章的人進行惡意辱罵和貶低。而且往往以不同筆名發多個跟帖,給人以人多勢眾的感覺,仿佛中國愛國的人越來越多。對西藏過去社會中存在的一些問題,不但連篇累牘的張貼,而且還添油加醋、盡可能地補充不實的內容。如有人讚揚達賴喇嘛或支持西藏,他們就群起攻擊,痛罵其是「走狗」或「奴才」,有些話甚至不堪入耳。顯然,如此「專業」的操作是有組織有預謀的,不是普通網民所為。

我也曾經在網上認識一個自稱是青海省安全廳工作的藏人網友,在與他的對話中我發現此人不僅精通藏漢兩文,而且也精通英語。顯然非同一般。他很擅長聊天,也擅長提很多問題。剛開始我並沒有顧及到很多,因為我也沒有想過那麼多,他曾經說他是一個非常熱愛自己民族事業的人,雖然他的職業很敏感,但是他的信仰永遠只有一個,那就是佛教,就是達賴喇嘛。可是後來我發現此人在很多群裏出現,而且用的是同一個網名,而且還建立了自己的群。成員有二十幾人,參加者多為藏族年輕人,但也不能排除有漢人的可能。雖然群的原則是禁止討論政治話題,以討論藏文化為主題。可是在這個群裏的人們談論政治話題的占多數。因為我發現這個群組本身對政治感興趣,而且善於引出問題,讓群裏的人進行討論。對一般問題他不出聲,但是到了關鍵或者敏感的政治話題,他就辯論個不休。當然從他的很多言談中,我也對他有一種好奇感。有網友說:此人好像有兩三個帳號,不同的號同樣的人。也有網友說我們起初很相信他的話,對他無所不談,而且還把自己的電話號碼和聯繫地址都給了他。因為很多上網不久的網民其實都很單純,他們絕對不會想到竟然有安全部門的工作人員涉入其中,刺探信息。再後來有網友說群裏有幾人好像被抓。聽到網友的這番話,我並不感到突然,因為我早就想到網絡特務的存在。可是令我不解的是,為甚麼在一個人口龐大,網民占多數的國家裏,當局竟然利用網絡來侵害個人的人身安全和自由?又網絡特務扮演愛國網民的角色?

二零零八年六月六日 於印度。
轉自「自由聖火」◇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