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災害啟示錄

面對日益加劇的天災,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出了二十一世紀極具震撼力的口號:「學會生存」;汶川地震瞬間失去親人的巨大悲痛與對生命無常的恐懼, 則教會了中國人回歸天道、回歸家庭。

面對天災,人們感受最強烈的就是大自然的威力和人類的渺小。古人講究天人合一,把天災當成上蒼對人類不良行為的警示。如今很多中國人把天災當成純粹偶然的事件,然而西方科學家發現:很多天災是和人類行為有著直接的因果關係,一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發生在美國和前蘇聯這兩個「現代文明大國」的「黑白雙風暴」。

美蘇黑白雙風暴

十九世紀中葉,美國在短短三十年內就把中西部開發成了美國的大糧倉。誰知過度掠奪性開墾造成土地大面積沙化,新墾地逐漸成為沙塵暴的源頭。一九三四年震驚世界的「黑風暴」降臨了:裹挾著大量新耕地表層黑土的西風「長成」了東西長二千四百公里、南北寬一千四百四十公里、高約三公里的黑龍,三天中橫掃了美國三分之二地區,把三億噸肥沃表土送進了大西洋。這一年美國糧食減產一半之多。

同樣的悲劇發生在前蘇聯,那裏不但出現了黑風暴,由於新墾地的用水導致鹹海水位大幅下降,裸露的湖底鹽鹼還形成了「白風暴」。號稱「荒漠裏能種出棉花」的「人類奇蹟」僅僅維持了三十年就被「改造」成類似月球表面的「白沙」漫漫的無人區,成了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後又一大災害。

美國科學家曾耗資二億美元修建一個類似地球生態循環環境的「生物圈二號」,卻連八個人的生存都無法維持;然而在朝鮮「三八線」上,由於四十年停戰後沒有任何人類活動,當初被炮火摧殘得一片荒蕪的土地,如今河水清澈,森林茂密,物種繁多。人類的「不作為」使這裏的生態恢復到了所有人類生態建設都達不到的水平。

正確應對危機和災難

有人說天災面前人人平等,然而中國災難裏卻有很多的不公平。汶川地震裏為什麼豆腐渣學校裏的孩子就得先死呢?經濟學家喬治.霍維奇發現,堅持自由市場原則的國家較之於壓制經濟自由的國家能更好地經受住自然災害。

一九八八年蘇聯的一場地震使二萬五千人喪生,而次年一場相同量級的地震使美國三藩市的死亡人數僅為六十七人。一九九五年阪神大地震後,「發達的市場、普遍的私有財產權以及活躍的公民社會」,使日本很快得以恢復。自然災害無從躲避,但人們可以通過保障自由的制度來減小風險和不確定性。

越是追逐物質的社會,人越發變得脆弱。瞬間失去親人的巨大悲痛與對生命無常的恐懼,讓人們懂得應回歸天道、回歸家庭。有人說,汶川地震教會了中國人珍惜宗教、珍惜傳統文化。中國傳統文化中那種聯接生與死、幽與明、神與人的思想,令中國古人的生老病死,終其一生都在儒教禮制中幸福平安的度過。

面對日益加劇的天災,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出了二十一世紀極具震撼力的口號:「學會生存」。教育的四大支柱是學會認知、學會做事、學會共同生活、學會生存。《生存教育——正確應對危機和災難》就是一本教導人們如何正確面對災害的教育手冊。儘管中國災難頻發,中國科普站的求生教育卻是項空白,他們搞得最多的只是反對偽科學等政治性灌輸。

宗教是否是偽科學,這不是一個政黨說了算的。在發現澳大利亞之前,歐洲人認為天鵝都是白色的,但隨著第一隻黑天鵝的出現,這個不可動搖的信念崩潰了。二零零八年暢銷書《黑天鵝》告訴人們:你不知道的事比你知道的事更有意義。普利策獎得主在《崩潰》一書中提醒世人:人類社會面臨崩潰,很多預言也給出了同樣的警告。面對即將來臨的災害,我們的心靈準備好了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