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知名作曲家暨歌手野崎昌利表示法輪功慈悲祥和,只有愛的主題才配獻給當晚的集會。

鄉村歌手、吉他演奏家佐藤龍一為人權聖火到達日本創作了歌曲「法輪功點亮世界」。

「場面如此熱烈。這並不是僅僅靠技巧表現帶來的效果。音樂之神降臨我身,某種意義上我們只是神的樂器。這短短的幾分鐘屬於永遠。如同重新找回了愛,世界充滿了光芒。」

「千萬人的軍隊也不能,陷害和陰謀也不能,改變人們心中的真相。點亮,點亮,點亮!人權聖火把世界點亮!點亮,點亮,點亮!法輪功把世界點亮!」

六月十八日晚,東京著名的明治神宮旁的代代木公園露天音樂臺,數名搖滾樂歌手的熱唱劃破了靜謐的夜空,將一股無可名狀的躍動感帶給了東京的初夏之夜。

由「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發起的倡導「奧運不能和反人類罪同行」的人權聖火世界五大洲傳遞活動,自去年起從希臘傳出後,跨越歐洲、美洲、大洋洲和非洲的三十五個國家一百四十個城市後,於六月十七日抵達日本。在日本的第一站東京,人權聖火引起了日本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除了政界人士和人權活動家的大力聲援,十多位著名音樂人、搖滾樂歌手和鄉村歌手更是主動聯絡人權聖火日本事務局,聯手策劃演出了十八日晚間的現場音樂會。

你是如此美麗

反戰主義者,實踐自給自足的郊外生活的自然主義者,在日本享有「歌手政治家」盛名的野崎昌利,是曾為日本人氣歌手SMAP、V6、鈴木蘭蘭和米倉利紀等創作了成名經典曲目的著名作曲家暨歌手。作為此次東京人權聖火傳遞活動的火炬傳遞手,野崎昌利在下午兩個小時的遊行中,以一曲「世界的人們將會幸福」為遊行伴奏,引來路人駐足觀看。

曾積極參與和發起反對自民黨修憲抗議活動的野崎昌利,被支持者看好為未來的國會議員。在當晚的現場音樂會中,他表白,自己傾向於在反對政府不作為的抗議活動中演唱格調高揚的歌曲,但是當晚充滿了慈悲的氣氛,法輪功的追求和理念讓他覺得只有愛的主題的歌曲才配讓他獻給當晚的集會。

「你是如此美麗,你是我希望的一切,你是我需要的一切,你應該知道,於我,你是如此美麗。」

演唱會後野崎表示,以往曾通過閱讀《大紀元》知道了法輪功,但一直不了解法輪功的全貌。這次在參加人權聖火的過程中,才有機會從不同角度瞭解到法輪功,讓他覺得法輪功包涵了愛的資訊。

他讚嘆當晚的現場音樂會包容了各種不同的音樂風格,氣氛熱烈,是他曾參與的同類集會中最成功的一次。

「音樂之神降臨我身」

被人們稱為「RYU」的著名鄉村歌手、吉他演奏家佐藤龍一專為人權聖火到達日本創作了歌曲「法輪功點亮世界」。五十五歲的佐藤龍一和年輕歌手Ari,以及薩克斯女樂手早阪現場熱唱的這一曲把當晚的氣氛推向了極致。

「再怎樣小的一顆星,再怎樣小的一個生命,藍天裏的玄月也綻放著光芒。」

「千萬人的軍隊也不能,陷害和陰謀也不能,改變人們心中的真相。」

曲子感動了臺上臺下,也感動了佐藤龍一本人。在他的部落格裏佐藤龍一如此形容當晚演唱此曲時的感動:

「場面如此熱烈。這並不是僅僅靠技巧表現帶來的效果。音樂之神降臨我身,某種意義上我們只是神的樂器。這短短的幾分鐘屬於永遠。如同重新找回了愛,世界充滿了光芒。」

佐藤龍一創作這首曲子,是源自於和一位法輪功學員三小時的交談。

「這首歌曲把法輪功作為關鍵詞表現,但是並不是以思想色彩為主題,而是強調生命的尊嚴。中國大使館的網站上把法輪功和達賴喇嘛說成是邪教,我以前也以為法輪功是一種怪異的宗教。這次人權聖火到達日本,我就有了為人權聖火創作歌曲的想法,但是寫什麼當時並不是很清楚。偶爾一個機會和一位年輕的法輪功學員交談了三個小時,他身上具有的優秀的特質和強大的心靈是現在日本年輕人身上找不到的,讓我覺得法輪功並不是中國大使館所宣傳的那樣。我現在已經完全沒有了以前的想法。」
 

東京人權聖火火炬傳遞手野崎昌利,在遊行中以一曲「世界的人們將會幸福」為遊行伴奏,引來無數路人駐足。

左翼右翼攜手反迫害

佐藤龍一說,演出感覺非常好。五十五歲的左翼的他,和比他小一輪的右翼的Ari同臺為人權而唱。

作為日本戰後出生的受左翼思想影響最大的「團塊世代」的代表,他說他會和支援西藏運動的右翼的Ari,以及企劃整臺演出的搖滾歌手江村晴哉繼續聲援人權聖火的傳遞。

「在戰後的日本,左翼年代和學生運動時代產生的和平主義者和人權主義者(面對人權迫害)應該是要做出行動的。但是只要一提到西藏問題和中國問題,左翼的人就裝作沒看見。可以說,共產主義已經破滅了。但是,我們這一代的人沒有勇氣清楚地承認這一點。」

「對我來說,不管對方是誰,左翼還是右翼,我都希望能夠聯合起來。只要屠殺還在繼續,不管對方是什麼思想背景,都必須要採取行動。中國共產黨的邪惡,不只是法輪功正在面對的問題,也是我們這些人明天將要面對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