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人之大患在於有身

?"
(Getty Images)

一名男子,從女兒讀小學三年級起,即常趁妻子外出工作,對女兒猥褻性侵害,直到女兒讀高二時向同學說出自己的遭遇,才讓整件事曝光。九年來,幾度目睹父親強暴妹妹的哥哥,卻從未伸出援手,反而也模仿起父親的方式侵害自己的妹妹。

今不如古,人的道德觀念正如江河日下般快速的滑落。曾幾何時?父親強暴女兒已經不是新聞,連父子都可以同時對相對身為女兒與妹妹身份的親人逞此獸慾!看到這樣的新聞出現時,不禁讓人頓時沉重起來。孟子說:「人之所以異於禽於獸者幾希」是啊!從這樣的事件看來,人與禽獸又還有多少差別?應該說是比之不如吧!

色慾是對人性最大的考驗。自古以來,因為色慾關難過而毀了自己的前程或家庭幸福者比比皆是。所以佛家勸世的話語,早將淫人妻女者也將受妻女被淫的果報講出,以告誡世人莫貪此色,莫迷此身。但這樣的告誡對那些做出淫自己親人行為者,似乎已經完全對不上號!今日世人道德觀敗壞如斯,恐怕已經超出佛家的預料。

然而,人終究不是禽獸!

清代紀曉嵐所寫《閱微草堂筆記》卷一中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寧波吳生,喜好出入歡場。後與一美豔狐女相愛,卻仍無法忘情於青樓。有一天狐女對吳生說:「我可以幻化,只要你眷戀哪一種女子,我只要見她一面就可以變成她的樣貌。這樣不是比你浪擲千金買青樓女子一笑好嗎?」

果然,狐女能頃刻換形與真實沒有區別,於是吳生不再出入歡場。可歎人心終究難以滿足,時日一久,吳生又說:「你能變化萬千,的確讓我覺得很愜意,只可惜這一切仍只是幻化而已!」狐女回答:「不對!聲色之娛本就像電光火石般短暫,哪裏只是我會變化成某某人的樣子是幻化,就是那真實的人也是幻化的。千百年來,所有的名姬豔女也都是幻化罷了!」

「你與所愛之人歡聚,或以日計,或以月計,或以年計,終有訣別之期。等到訣別之時,無論是數十年相聚或是片刻相遇而散,都同樣要轉眼成空,一如春夢一場。即使彼此緣份很深能終生聚首,但美麗容顏無法駐留,等到年華老去再回想伊人昔日倩影,不也像是一場幻化嗎?」吳生聞言領悟,至此才真正放下對美色的執著。

老子明白指出:「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人執迷於此身的各種作用,受制此身所產生的無窮慾望捆綁驅使,早已迷失了如出生時純真純淨的初心,倘若一旦再失去了道德感的約束,那就更容易沉淪在因身體而衍生出的各種慾望滿足之下,做出各種毀德敗行之事,等走到這一步時,即使連世間的律法與冥冥中的果報論也禁絕不了人的愚行。

但世間真會沒有果報嗎?讓自己隨此身之慾望而浮沉,最終再自嘗業報之苦果,這又是何其愚昧的人生!

人對生而為人,真的應該要有更高的期許與悟性!◇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