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甕安事件 激發網民戰鬥力

?"
三中女生李樹芬死亡疑案引發民憤,六月二十八日甕安縣數萬民眾怒燒公安局。(網絡圖片)

  甕安數萬民眾群起抗暴遭到當局強力鎮壓和大抓捕,面對當局的封殺,眾多線民表現出驚人的耐力和戰鬥力,迫使中共在兩天之內撤職四官員。

此一轉變,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是中國線民的勝利。

氏有女,初長二八。豆蔻年華,眉目如畫!

戊子年戊午月乙亥日,黔有竇娥者為奸人所害,拋屍河中!行兇奸人偽稱竇娥自沉於河,妄圖混淆視聽,脫罪逃身!
苦主將嫌犯扭送法司,而衙吏包庇奸犯,縱其脫逃(據民眾云:嫌犯之一為縣太爺之子侄)。

竇娥父母,皆為自耕之農,非識文斷字之輩且不明世故;遂求於竇娥之仲父。其仲父館教社學,頗通文理,乃前往法司質詢衙吏縱犯脫逃一事。不料衙吏大怒,將其重毆,幾至斃命!且對竇娥之嬸飽以老拳,髡其髮,破其相!
 
館學弟子聞聽法司此令人髮指之暴行,皆睚眥俱裂,肝膽皆寒,揎拳捋袖,揭竿為幅,群往縣衙質詢抗議!更不料法司鷹犬使出霹靂手段,以高壓電棍電擊學子,致使民怨鼎沸,拾磚而起!

頃刻之間,聚民萬人,圍困縣衙及法司,正所謂「磚頭與亂石齊飛,怒火共夕陽一色」!眾人火焚富麗堂皇之縣衙及法司,貪官污吏頓時做鳥獸散,但見狼奔豕突,惶惶如喪家之犬!

嗚呼,哀哉!想我華夏農民,五千年來皆為低眉俯首之輩,但求衣食飽暖足矣!若無遭遇天大壓迫,怎敢揭竿而起相抗國家機器?毛氏有云:『何處有壓迫,何處必有反抗!』誠哉斯言!誠哉斯言!」

以上文字是網友針對近日貴州甕安事件的發貼。民眾抗議中共暴政事件在網絡上持續延燒。當局雖然禁止張貼相關的帖子,但大陸億萬線民通過詩,仿古文,同音字,豎體,顛倒文字等各種能想到的方法展開大規模的網上反擊,使得網絡管理員刪不勝刪。
 

六月二十一日,貴州甕安三中女生李樹芬突然死亡。(網絡圖片)
 

武力鎮壓 封鎖消息

六月二十一日,貴州甕安三中女生李樹芬突然死亡。當地民眾表示,李樹芬是遭當地流氓強暴殺害,但因凶手與公安局和省、縣政府領導有關係,因此獲釋。縣長、公安局長宣稱受害人是跳河自殺,並強行要毀屍滅跡。當地民眾因而群起反抗。六月二十八日,甕安縣數萬民眾先是到公安局抗議,繼而怒砸了縣公安局、縣政府和中共縣委大樓,後焚燒多間辦公室和數十輛車。

由於事件發生時距離奧運會開幕只有四十一天時間,有關當局對此極為恐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作出「重要」批示,貴州省政法委書記、公安廳長崔亞東親赴現場指揮。當局進行強力鎮壓和大抓捕。傳言表示,鎮壓造成至少三人死亡、一百五十多人受傷,約三百人被捕。

與此同時,中共嚴密封鎖消息。中宣部到地方政府宣傳部門,下達禁止媒體報導的命令。當地公安在事後很快封鎖縣城。有大陸記者透露,即使他們進入貴州甕安縣採訪,也不能報導。

七月三日一位未透露真實姓名的記者在自己博客裏這樣寫道:「晚上吃飯的時候才發現這次前來報導的記者整整坐了十二桌,算下來就是一百二十人。貴州省委宣傳部一個副部長前來敬酒,說感謝所有媒體的支持,他代表貴州省委和這次事件的指揮組謝謝媒體。之後又說,希望報導都有利於貴州的發展……」

「除了平面媒體,在甕安縣城,廣播和電視也顯示出優勢,好幾個廣播車載著高音喇叭來回在不大的縣城內遊動,播出事件的『真相』,電視也滾動播出相關領導的重要指示和『真相』。」

這位記者感嘆:「謊話說一千遍也會變成真理。」

線民怒吼驅逐中共

面對當局的封殺,眾多線民表現出驚人的耐力和戰鬥力。七月一日凌晨五點鐘左右,在大陸最大的天涯社區某欄目,竟然有一半的帖子是關於甕安事件。即使在並不相關的首發貼中,也到處是相關資訊。

「為自由!繼續戰鬥!為了子孫後代不被自殺!通宵發!!明天也要通宵發!」

「讓斑豬刪到手軟。也不能阻止我們表達自己的憤怒!」

同以往不同的是,這次線民憤怒升級,抗議聲中出現大量驅趕中共的聲音,不少人不再把中共當成中國,發出「共產黨滾出中國」、「恢復中華」的怒吼。很多人因為此事件在「七一退黨日」退出中共。
 
線民稱:「愛國不愛黨」、「共殘襠滾出中國!」、「打倒獨裁、暴政、視人民如螻蟻,謊話連篇的蚣殘瘍」、「重新築就我們新的長城,把赤匪趕回西伯利亞」、「驅逐赤虜,恢復中華!」

也有線民指出:「一黨獨裁,遍地是災」、「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並要求「取締最大的最反動的犯罪組織!」;有線民高呼:「打倒法西斯,自由屬於人民!」也有線民指出:「某D(暗指:中共),你裝孫子到甚麼時候,你能封殺人民的口嗎?!」
 

甕安縣數萬民眾怒砸縣公安局、縣政府和中共縣委大樓,焚燒多間辦公室和數十輛車。(網絡圖片)

眾多民眾七一退黨

廣東作家廖祖笙七月一日正式公開聲明退黨並表示,他已經從忍氣吞聲被逼到忍無可忍。他說,之所以選擇在中共所謂的「黨的生日」聲明退黨,就是想告訴人們,中共已經消亡,只剩一個軀殼。

一位取名「想呼吸」的民眾說:「本想看看貴州事件的處理再退,現在看來結果是好不了了,對共產黨已經失去信心,我聲明退出這個爛到根的組織。」

北京市海淀區黃勝國等人說:「貴州事件再次使我們認清了這個社會的本質……災難深重的人民,您一次又一次的反抗、呼喊,可是啊,夜漫漫,路漫漫……今天不再猶豫,在這裏聲明與中共惡棍一刀兩斷。我和我太太小劉永遠退出其附庸組織共產主義青年團、少先隊以及官方工會。」

一位叫麗軍的大陸民眾則說:「通過老公使用無界看到貴州的暴亂後,我決定退黨。

另有網民表示:「前些天的一次地震,把老子們整得很煽情,很傻很天真地認為ZF(政府)真是進步了,人民終於覺醒了,這個社會有希望了,俺們要好好的混下去了。可是鬼粥(貴州)的事一出來,俺才發現,ZF還是英明的,人民還是黑澀會,這個社會還是他媽的河蟹(和諧)的!」

「六.二八以來,已經看到了黑暗的中國人民在窒息地活著……甚麼真相也不知道……傳聞的『謠言』我現在都相信是真相在微弱地傳播著……一切都是因為有這個偉大的『保姆』,對主人的控制從幼稚園到小學到中學到大學……到工作,直到過完悲慘的一生。少先隊要發誓效忠……共青團要發誓效忠……我現在寧願相信被共產黨打壓的***(應該指法輪功)的話是真的!退掉團員的身份,對這個玩意沒興趣了!」

也有線民因此退團,甚至退出中共控制的國籍,加入中華民國。「本人自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起退出偽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放棄一切政治權利,並自今日起不再承認偽當局之各級機構及其所發布之一切法律、法令;於此同時恢復中華民國國籍、公民身份。特此公告聲明!」

謊言紅牆倒塌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發言人高大維博士指出,這顯示出在《九評》廣傳、退黨潮帶動下,中國民眾大規模集體覺醒,發出拋棄中共的強大聲音。中共最近一段時間面臨巨大的國內國際危機,狗急跳牆,做了很多醜事、敗事。「七一退黨日」標誌著中共全線崩潰的開始。

他指出:這些從中國國內發出的聲音,意義非常巨大,它標誌著中共在中國經營多年的謊言紅牆已經徹底倒塌崩潰,再也無法愚弄百姓。另外,這些帖子也是對「七一全球退黨日」的最佳獻禮。

中共悄然轉態 四名官員撤職

貴州省委書記石宗源六月三十日如此定性:「六.二八」事件是一起起因簡單,但被少數別有用心的人員煽動利用,甚至是黑惡勢力人員直接插手參與的,公然向我黨委、政府挑釁的群體性事件。

此一說法更激起大陸民眾與線民指責官方的聲音不絕。當局為了平息民憤,在兩天之內,先後將甕安縣縣委書記、縣長、公安局政委及公安局長撤職,要他們對這次事件承擔責任。

石宗源在七月三日匯報會上剖析事件「深層次原因」。他說,這次事件,表面的導火索是女中學生的死因爭議,但背後深層次原因是當地在礦產資源開發、移民安置、建築拆遷等工作中,侵犯群眾利益的事情屢有發生,而在處置這些矛盾糾紛和群體事件過程中,一些幹部作風粗暴,工作方法簡單,甚至隨意動用警力。

他強調:「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起事件看似偶然,實屬必然,是遲早都會發生的,對此,甕安縣委、縣政府、縣公安局和有關部門的領導幹部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將縣政府的四名官員撤職,看上去似乎中央對民眾和官員「各打五十大板」,既拘捕有抗暴行動者,也懲罰官員。

然而官方仍然堅持李樹芬自殺的調查結論。據官方的說法,李樹芬和其他兩男一女的朋友散步,而李樹芬突然表示「不如跳河死掉」,後來其中兩人先行離開,而某男正在橋上作「俯臥撐」,結果李樹芬果真跳河死亡。
 

當地公安在事後封鎖甕安縣城。(網絡圖片)

官方說法遭線民斥責

貴州社會活動人士曾寧表示,將官員撤職主要是為了平息民眾的憤怒,另方面也是想回應民眾的質問。「因為胡錦濤不是有個質問嗎,為甚麼一個小小的刑事案件會演變成衝擊(政府),胡錦濤提出這個問題,實際上對貴州當局會產生很大的壓力。」

線民為何對公安的結論提出質疑,曾寧認為,目前為止,有關方面的答案非常經不起推敲,「即使沒有姦殺的證件,但是也不能得出相應的、她要自殺的相應說法。線民就覺得,原因和結果之間無法劃等號,結果之間沒有一種邏輯的聯繫。」

而在網絡上出現的聲音也顯示,眾多線民要求對相關官員懲治的同時,繼續質疑官方對少女死亡原因的解釋,仍然要公布事件的真相。(網易論壇)

「免去職務就行了嗎?事件就這樣算了嗎?嚴懲凶手,以血還血!」
 
「如果真能像石說的,這是一個深刻的教訓,但首先必須把真相公之於眾!」
 
「那小女孩到底怎麼死的?當地縣政府如今還戰戰兢兢,連說話都不能挺直腰桿。」

 
「如果沒有官逼民反,試問那些官方所謂的黑勢力真就能煽動十萬民眾?你當中國百姓是白癡嗎?」

「黑勢力指的是甚麼,是幾個人,還是一個團夥,一個組織?這黑勢力怎麼形成的?縣內既然有那麼大的黑勢力,怎麼早不知道,也不處理? 」

「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不要騙我們!官官相護腐敗的政府,腐敗的官員……要找找自己的原因為甚麼引起民憤?」
 
「有些執法人員簡直比黑社會還殘忍恐怖。在全國民眾特別是我國農民心裏沉澱了許久的怒氣,所以像甕安事件這類問題可能終有一天會完全從他們心裏爆發出來。」

中國線民的勝利

對於中共當局這一明顯轉變,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是中國線民的勝利。

石藏山認為,這次貴州事件的發生,距離北京奧運舉辦只有四十多天,北京從高度緊張、全面施壓,到態度悄悄轉變,其實是中國線民的勝利。

甕安事件發生之後,中國線民堅持不懈,持續在各個網絡論壇上發布消息和批評中共的橫暴,對北京構成了極大的壓力。石藏山說:「雖然公安部下令封鎖所有互聯網的消息,但線民採取跟貼的方式,堅持不懈,批評和批判中共的聲音因此傳遍中國。有的線民表示,只要中國的網絡論壇還存在一天,他們就會堅持下去。北京在西藏問題和奧運火炬問題中積累出來的一點民族主義能量全部喪失殆盡。」

「事實說明,中國千百萬普通的民眾,並非是沒有力量的『弱勢群體』,只要堅持道德立場,無數微小的聲音便可以聚集成為排山倒海的怒吼。在這個海嘯般的力量面前,任何權力和政權都微不足道。」

在正義和良知面前,數百萬軍隊警察和數千億建立的金盾工程都蒼白無力。石藏山認為:「道德良知是每個中國民眾自發的小光明,小小的光亮聚集起來,就必然驅散中國大地的黑暗。因此貴州甕安的事件給中國人的啟示就是,每個人從自己開始,拒絕謊言,堅持正義。」◇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