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前中國首富落馬 上海官場或再震

?"
表面繁榮的上海﹐後面是官商勾結的重重黑幕。(Getty images)


茂盛國際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劉根山。(網絡圖片)

上海又一富商落馬,涉及的騙貸金額高達四十三億元。有傳此案可能涉及多名上海幫高層官員,或引發政壇又一場風,各界正在密切關注。

七年是上海富豪落馬的高峰期。無論是再次入獄的前上海首富周正毅,還是號稱社保基金案的核心人物張榮坤的案件,均引發上海官場的連續震動,也被視為中共高層胡江權鬥的風向標。

零八年奧運前再傳來上海商界又一富商落馬。平時甚為低調的前中國首富,和江派關係密切的香港上市公司茂盛國際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劉根山,涉嫌詐騙四十三億元人民幣巨額資金,資金更經地下錢莊引入香港買殼上市集資。香港廉政公署接獲舉報後與內地聯手調查,劉根山于今年七月初被內地執法部門拘留調查。消息傳來,震動中港各界。

據悉,劉被調查期間「交代了很多以往的事情」,有傳此案可能涉及多名上海幫高層官員,引發政壇又一場風暴。

舉報信控騙貸 巨資轉移海外

五十一歲的劉根山,上海人,曾插隊做過農民和工人,後下海從事成衣物料貿易。八五年定居香港,九十年代轉戰內地,投資基建、地產、貿易、航運、娛樂及金融。零三年,以十一點三億元購買香港上市公司亞細安資源,更名為「茂盛控股」。零四年,劉根山名列胡潤中國百富榜第三十六位,身家多達二十一億元。

劉根山被稱為「公路大王」。至今由茂盛集團控制,或曾經參與的內地高速公路項目共八條,分布在上海及浙江等地,總里程達九百公里以上。

二零零五年,一封向香港廉政公署舉報的信,卻令劉根山的「公路王國」瀕臨崩潰。據內地傳媒引述知情人士指出,舉報信中指劉根山涉嫌詐騙貸款,將旗下上海茂盛一筆用作興建高速公路專案的四十三億元貸款非法轉移,並透過地下錢莊等非法手段,將其中三十億元人民幣轉移到境外,包括於二零零三年動用部份資金收購以地產和酒店發展為主的香港上市公司亞細安資源,以借殼在港上市,令個人身家暴漲。

報導又指出,上海茂盛被「抽水」接近「乾塘」,導致屬下建設項目因缺乏資金陷於停工,被浙江省和寧波市交通局等交通部門揭發事件和批評,上海茂盛的資金周轉亦瀕臨崩潰,被迫出賣資產維持營運。

知情者稱,劉此次被查,或與多年來家族內訌有關。劉懷疑零五年的舉報信是他的一名親人所寫,由此家族成員之間相互懷疑,也為有關部門進一步調查公司的內情創造條件。內地媒體稱官方因此展開調查,至本月初正式拘留劉根山。

神祕富豪 曾引李嘉誠入股

雖然貴為前中國首富,劉根山為人低調,中港政商界對他所知不多。更加神祕的是,時至今日,通過上海114電話查詢,也找不到茂盛集團的公開電話。

但這家茂盛公司卻來頭不簡單,香港媒體報導指出,香港首富李嘉誠也曾經入股該公司。

二零零二年十月,劉根山試圖在港借殼上市,茂盛動用十一點三億港元、溢價七億港元收購「亞細安資源」,其後改名為茂盛控股,本來冀將內地的公路資產注入上市公司,但因不符合港交所上市條例,如意算盤打不響。港交所當時認為,假如注入公路項目,與公司原來業務有別,必須當作新公司上市,重新申請,要求較嚴,也需時甚久。劉根山曾向港交所上訴,最終失敗,故劉根山收購亞細安後,一直未能順利把資產注入。

劉根山遂於二零零五年九月收購長實在建的酒店項目,以現金、換股等方式引入香港首富李嘉誠旗下公司長實集團為茂盛控股股東之一,李嘉誠效應曾令股民對茂盛充滿憧憬。去年劉氏突然重組公司,自己保留部份資產,將上市公司股權悉數售予永倫集團創辦人倫志炎,退出香港資本市場,令市場意外。

政界人脈比周正毅更廣

五年前移居香港的劉根山,雖然同時兼任同為香港、上海兩地公司的主席,但其人脈關係則主要是在上海。據知情人士透露,近年多名活躍中港兩地的商界鉅子都因貪污案淪為階下囚,當中不少與劉根山有關係。建設銀行前董事長張恩照零五年貪污案曝光時,便有消息指查案人員曾抄查了劉根山的茂盛集團財務檔案。劉根山據稱和前上海首富周正毅夫婦關係密切,曾一起在商場裏工作。而周正毅及伴侶毛玉萍,則在零三年爆出八十二億元行賄及虛開增值稅發票案,兩人分別在上海和香港被判囚。

此外,劉根山與福禧集團總裁張榮坤熟識,張榮坤在今年六月二十二日被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判處有期徒刑十九年。

知情人士表示,劉根山從來不張揚自己在政界的關係,但他在政界實際上人脈很廣,交往頗深。「以劉在上海政商兩界的十數年經營,遠比周正毅大方的出手,如果他開口,對上海政壇的震動可知。」

和上海幫頭面人物關係密切

早在零三年就舉報過劉根山的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對於劉根山的下馬,言語中非常興奮。他說,早在零三年因舉報周正毅案反遭關押審訊期間,就提到劉根山的名字。「我說他們是靠三兄弟起家的,劉根山是周正毅的小兄弟之一,現在查下來,劉根山和毛玉萍一起站過櫃檯。我記得當時我揭露周正毅案,劉根山就在外面發表聲明,說他和周正毅不是一起的,是謠傳,從正面歌頌自己,這證明我們當時就把劉根山作為周正毅線上的人物。」

他還指出,劉根山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黃菊的夫人關係密切,是上海幫培養的商界重點人物。鄭恩寵稱,據他們掌握的材料:劉根山和上海建工集團合作,他占有49%的股份,建工集團占51%,成為上海最大的官方建築商,黃菊夫人則在這家公司中作為技術顧問在裏面拿錢。

至於劉根山和上海幫頭目江家幫的關係,鄭恩寵表示,雖然目前沒有直接的證據,但可以肯定的是,劉根山和前中國建設銀行行長張恩照關係密切,而後者則是江澤民一手提拔的。「所有到上海投資房地產的,都要經過張恩照這個大管家的口袋。而張恩照從虹口區區長做到建設銀行行長,就是江澤民主政時期一手提拔的,劉根山肯定和江家有著錯綜複雜的關係。」

上海幫圈錢工具

對於劉根山的落馬,鄭恩寵認為是另一個周正毅現象,實際上他們都是上海幫圈錢的工具,以開發房地產名義到海外騙錢。他說:「我認為劉根山是又一個周正毅,又一個張榮坤,當時我講過,周的現象不只是一個。黃菊、陳良宇等人想把上海的高樓大廈建起來,但是他手中沒有這麼多錢,利用劉等人可以到全國借錢,到香港、全世界借錢,因為他們要到香港借錢的話,人家肯定不借給他,因為有政治風險在裏面。」

內地傳媒引述消息人士稱,大約是在一九九四年,劉根山通過張恩照的一位最親密學生Z先生與張結識,逐步獲得大量貸款。「劉非常低調,貸款的事情很少人知道,而且劉的手法非常高明,他一直隱藏在幕後。」據其所知,劉根山獲得的建行貸款累計超過二十億,其中很多是公積金貸款。在一九九七年後,劉根山還利用其在建設銀行的關係,通過大額存款轉貸、投資房地產和高速公路進行洗錢。他認為,劉根山「不是甚麼公路大王」,後期「主要是在洗錢」。

民間促徹底清除上海幫


對於為何早在二零零三年就被揭發的劉根山,到現在才正式落馬,鄭恩寵分析,這一方面是民間不斷舉報的結果,是民間維權力量的勝利;另一方面,中共看到最近老百姓維權形勢變化,包括貴州甕安民眾抗暴事件,以及楊佳襲警案,中共已經意識到滅亡的危險。

有傳言中共體制內的高層官員、前全國政協主席李瑞環倡議共產黨改名,鄭恩寵認為,在這種情況下,胡溫想再次通過反腐敗、打擊上海幫,拋出幾個貪官來挽回民心。

鄭恩寵強調,上海民眾希望藉劉根山案件徹底清除上海幫,其中很重要的是要讓上海市委副書記兼市長韓正下臺。因為陳良宇管財政,上海的土地腐敗問題則是韓正主管。

鄭恩寵說:「周正毅案為甚麼封口,就是因為江澤民兒子;陳良宇案為甚麼不了了之,到背後肯定他們幕後有交易,老百姓的問題沒有解決,現在把劉根山的案件拿出來,我們的目標很清楚,我們是要整個上海幫的垮臺,特別是韓正要下臺。」

胡江權鬥新指標


劉根山出事後,立即成為中港媒體議論的熱點,香港媒體都大篇幅報導。其中《蘋果日報》、《明報》等傳媒都特別提到劉根山和上海幫,包括與周正毅等人的關係。但親共媒體《文匯報》雖然連續追蹤報導,但卻稱「劉根山被捕的原因歸咎於浙江的三條高速公路。」

中國問題專家張海山指出,這次劉根山出事,很明顯是自周正毅案後,胡江權鬥的一個新風向標。從現在的情況來看,胡溫抓證據在手,上海幫強堵不成,則採取疏導策略,上海幫控制的《文匯報》罕見地主動提供線索,在表面深入揭發的同時,悄悄地把禍水導出上海,引向浙江,大造劉事出浙江的輿論。一方面配合反腐,一方面避開胡溫正面火力。上海幫力求淡化劉與周正毅、黃菊家族以及江家人的關係,也回避與劉有牽連的上海前腐敗下馬官員,但是劉交代了「很多過去的事」,讓上海幫內心緊張,胡溫是真想拿江家幫開刀,以改風水,緩解中共目前的統治危機?還是又以此為政治籌碼,和上海幫再次搞交易,換取政治勢力的擴張?目前看,後者可能性更大。◇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