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公信力盡失 能自證清白嗎?

?"
(Getty Images)

無論對於個人、團體或政府,公信力一定都是長期積累的結果,是在漫長實踐中潛移默化所自然塑就的,決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一蹴而就的。中共一黨既當裁判又當運動員,在中國執政超過半個世紀的今天,應該說早沒有任何公信力可言了,有的只有收買、謊言、恫嚇加打壓,除此之外,便一無所長,甚至一無是處。所以,直到今天,即便在號稱清華大學的高才生胡錦濤的領導下,中共依然脫離不了此種惡習。比如在中國無論發生甚麼事,只要是國家機器所能控制住的,就還依然利用國家暴力機器嚴格控制,無論其手法多麼卑劣下賤、無恥荒唐、抑或殘忍粗暴,一定也會不惜一切代價的。除此之外,便是自圓其說自說自話了,但這確實能證明其自身的清白嗎?

貴州甕安「六.二八」群眾騷亂事件,對於事情的起因,如果政府確實沒有做錯,就應理直氣壯、底氣十足地邀請政府之外更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來佐證,而不是自己找相關專家怎麼驗證的問題。畢竟這是一起特大型事件,尤其在奧運會迫近之時。政府也明明知道自己證明自己的清白沒有絲毫說服力,但政府卻還依然我行我素,強詞奪理。難道這種做法本身不就是徹頭徹尾的耍流氓嗎?

如果政府果真有誠信,就可以完全採用陽光模式,為了給懷疑者非常有說服力的答覆,就應邀請國內異見人士組成獨立調查小組前去驗屍,當前國內這種非常有公信力的異見人士很多,中共政府應該好好利用他們一下,以便幫助其說說公道話。如果政府怕這些人的力量通過此類事件擴大到讓全民知曉,並迅速壯大國內反對力量,那就乾脆邀請國外的獨立調查機構,比如聯合國人權機構的醫檢人員到現場來驗屍,這也許就更能說服人心了。但中共自己卻沒有這種底氣、膽量和信心。由此可見,中共地方政府也許確實做了見不得人的罪惡勾當了,否則,怎麼就這樣心虛呢?

畢竟,由一個女孩不明真相的死因,所引發萬人以上直接衝擊象徵獨裁專制堡壘的縣公安大樓的大騷亂事件,這在中共執政史上還從未發生過。中共更應該重視驗屍人員和機構的公信說服力,而不是由專政機關自己邀請某專家教授敷衍了事,敷衍塞責廣大人民群眾與國際媒體。畢竟,在暴政之下,任何專家教授都不得不做違心事,講違心話。強權之下一定無絲毫真相和真話可言。即便這些專家確實發現該屍體是被強姦後,甚至還被暴打一頓之後扔進河裏的,而且直到目前,由於保護不善不力,被人把驗屍的重要部位如陰道和眼球等已經挖去了,這些專家也一定不會將這類真相全部公之於眾。因為,這種後果,一定就會導致全國人民遍地開花的大騷亂與大起義。固然,作為急切需要一個穩定和諧大環境的當局,即便胡錦濤也知道這種真相,絕對不會批准把這類真相毫無保留地完全公之於眾的。

因此,目前當局所草草做出的這種驗證,也便只有暫且安慰當局自己了,與其他任何懷疑者沒有絲毫關係。要徹底平息這次事件的民意質詢,這還需要政府必須作出最具公信力的解說和驗屍的報告出來,否則,就一定於事無補,只會將事態無限放大,各種謠言也好,真相也罷,就會不斷紛至沓來,沸沸揚揚,鬧得一發而不可收拾。當然,政府所正在舉辦的給獨裁政府臉上貼金片的奧運會,就一定不會怎麼安寧。對於獨裁專制政府來說,這真是一件多麼大不幸的事件啊!

轉自「民主論壇」◇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