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經濟學家的水平和他們的板凳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許多年前,與喬治亞州立大學會計系的雅克布(Jacobs)教授曾經開展過一項合作研究,試圖從市場學和會計學的角度,探討企業的發展戰略。許多年過去了,當年討論的細節都記不得了,但至今記憶猶新的,是我們順便聊天兒時聊到的,關於美國的私人農場和家庭務農的問題。

雅克布說,他們家族在賓夕法尼亞州有個家庭農場,是祖上傳下來的。我一聽來了興趣,早就想在美國當地主或富農了,就問他你現在當老師教書,家族中有人經營農場嗎?他很遺憾的說,沒人全職當農民經營,但兄弟姐妹幾個都不想賣掉它,時不時的都回去看看,把這幾百畝地當作家族的傳統繼續下去。「誰知道呢,或許哪天我會辭掉教授的職位,回去專心種地,也未可知」雅克布笑著說到。我說好呀,那我也去旁邊買塊地,咱們做農民鄰居。

後來,直到雅克布教授離開喬治亞州大,也一直沒找到機會去看他在賓州的農場。碰巧的是,夏天參觀喬治亞州北部的一所大學,跟商學院院長交談後得知,這位曾經擔任美國國會議員、當過二十年教授的院長先生,家裏也有一個農牧場,種著各種糧食不說,還養了不少奶牛。

在美國社會,學術研究和務農、專家教授和農民之間,可以說幾乎沒有甚麼鴻溝,而且人們之間的角色轉換,也是自然而然、稀鬆平常的。所以呢,每當中土傳來這樣那樣的故事,比方有關經濟學家和農民、知識份子和下崗工人的各種說法,就不免有些納悶兒,想琢磨琢磨問題究竟出在哪兒。

據說香港經濟學家郎鹹平先生有言,說大陸經濟學家水平不如農民;以前還聽說另一位香港經濟學家丁學良先生發言批評,說大陸真正的經濟學家不超過五個。海外學者之間也有類似的討論,但似乎相隔太遠,有些人還指望暑期回大陸去講講學、當客座教授之類的,所以嗆聲的力度遠不如香港的學者。

首先人們應該承認,中國農民的經濟水平絕對不低,農民是天生的經濟學家。文革之後,面臨崩潰的中國經濟,當中國經濟學家囿於計劃經濟的枷鎖、畏懼中共的淫威,提不出任何治國良策和妙方時,中國的農民就已經拋棄了共產黨的計劃經濟,開始實施了「包產到戶」這個當時「極端反共」、但最終挽救了中國經濟的偉大方案。

九零年代時,參加過「中國留美經濟學會」的年會,記得他們的會員許多是「老三屆」的。八零年代在中國的大學裏,我們這些應屆高中生畢業後上大學的,在七七、七八級這些「老三屆」的眼裏,都是孩子一樣。老三屆這批優秀人才從恢復高考後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其中的一部份又留學海外,成為中國留美經濟學會的骨幹,其中的一部份再回到中國,成為今天中國經濟學界的主要角色。

有這麼多學貫中西、理論結合實際的人才參與其中,說大陸經濟學家水平不如農民,當然是戲謔之語。有這麼多教育、訓練、以及智力、能力都非常傑出的人才,人們有理由期望中國的經濟學家能夠有所作為。但是呢,水平和能力的具備,並不能保證大陸的知識份子一定能起到獨立知識份子在一個正常社會應當起到的作用。

中國社會亂象紛紜,值得研究的經濟現象很多,是產生新理論和有價值見解的沃土。比方說,中國百萬富翁增長最快,人數居亞洲之首。這些喜好奢侈旅遊、購買寶石、名牌服裝的四十萬人,究竟是甚麼樣的人?中國富人的標準是除了主要房產外,年收入至少一百萬美元。西方社會最富裕的人們,以企業家居多,然後是演藝、體育界人士,中國是些甚麼人呢?這個現象就值得研究。富人們財富聚集的過程、過程的公正與否、聚集過程對中國社會經濟的影響,這些問題背後的真實圖景,都有助於人們去理解中國經濟面臨的困境,提供解決的方案。這方面的研究、數據、和深入的調查,似乎都付諸闕如。

部份有識之士已經指出,就股市而言,中國明顯的是利益集團在操縱市場,犧牲的都是散戶。但這些真知灼見沒有被廣大股民、投資者清楚的意識到。中國股市被稱為「五位一體」,很是精闢。「五位一體」是說作為國家監管機關的證監會、上市公司、機構投資者、證交所和審計事務所、和所謂的「公共知識份子」等五個方面,其實都是一家子的人。上市公司的主體是官營企業,機構投資者也是官營的,在一黨專制下的證監會、證交所究竟為誰而存在,也是不言而喻。如果這個時候,「公共知識份子」沒有獨立的人格,沒有公正的觀點,中國的老百姓們怎麼會有任何希望呢。

所以說,人們需要警惕和關注的,不是大陸經濟學家水平如不如農民,或者大陸真正的經濟學家超不超過五個,而是這些大陸經濟學家,或更廣義的說,中國大陸的知識份子,他們屁股下面的板凳擺在哪裏,他們是否站錯了位置,他們還有沒有「不為五斗米折腰」的氣節,有沒有不隨波逐流、曲意奉承的勇氣。

遺憾的是,許多當年在西方意氣風發的學經濟、準備為中國貢獻所學的青年才俊,其中相當一部份已墮落為利益集團的代言人;其知識是為利益集團服務的,其良心也近乎泯滅。水平不如農民一說,其實是對大陸經濟學家、知識份子集體失語、集體盲從的大聲疾呼、迎頭棒喝。

對此,一個沒有署名、只有數字代號的網友說,「世事無偶然,凡事皆必然;可歎世人迷,可悲眾人癡。」看來,明白人是有的,可惜就是不夠多。◇


農民常成為中國社會的參照。圖為西藏林芝耕作中的農民。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