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擁抱自然的文化寶藏

?"
溫哥華海關大廳前豎立兩個超過五米高的雕塑,代表歡迎四方來客。(溫哥華國際機場提供)

六年前,我們全家決定移民溫哥華。當初懷抱著兩歲的女兒,緊跟在先生身後走下飛機,以一種忐忑不安的心情,觀察著這個幾乎完全陌生的城市。幸好,這種不安很快就被迎面而來的原住民自然氣息沖淡了……


溫哥華機場通向海關的通道,點綴著原住民風格的雷鳥、小野鴨木雕,展現卑詩省自然與文化的氣息。(溫哥華國際機場提供)

北美大陸,地大物博,經濟發達。不知是否受到近代科技發展的影響,當你在這些發達的大城市旅遊時,總有一種千遍一律的感覺,似乎所有這些城市不自覺地都採用了電腦中「複製」與「黏貼」的功能,儘管其氣宇軒昂,氣勢磅礡,但總讓人有一種無血無肉,拒人千里的感覺。

不過,溫哥華卻給了我不同的印象。六年前,我們全家決定移民溫哥華,記得當初我懷抱著兩歲的女兒,緊跟在先生的身後走下飛機,以一種忐忑不安的心情,觀察著這個幾乎完全陌生的城市。不過,這種不安很快就被迎面而來的自然氣息沖淡了許多。在機場通向海關的通道中,有一段通道兩旁的設計非常獨特:那裏是潺潺的溪水和雪白的沙灘,其中還點綴著原住民風格的獨木舟和雷鳥雕塑,木雕的小野鴨和小螃蟹自然地棲息在溪水中。

走在其中,伴著鳥鳴的背景音樂,一種自然與文化的氣息撲面而來。令初抵溫哥華的我,在機場大廳就對這個城市的高山、流水和原住民文化有了深刻印象。

現在,溫哥華的市民都會認同,原住民文化是這個城市、甚至是整個卑詩省的象徵。在各級政府官員的辦公室內,原住民藝術品是最常見的裝飾品。就連卑詩省引以為榮的二零一零冬奧會,從會標、吉祥物到向全世界的推廣,都是以原住民的文化與傳說為主題。

原住民旅遊業在卑詩省更是蓬勃發展,他們成立旅遊協會,遊客可以選擇到原住民部落去做客,由原住民陪同在河流與湖泊中划獨木舟,釣野生鮭魚;也可以在原住民嚮導的陪同下在原始森林中探險,這些與大自然親密接觸的旅遊項目,令遊人在感受新奇刺激的同時,也充份領略其文化特色。

原住民文化成卑詩精神象徵

在溫哥華,原住民藝術已經引起人的廣泛興趣,溫哥華機場大廳內的展示主題就是卑詩省得天獨厚的自然山水和原住民藝術品。

由於展示的藝術品數量可觀,使得機場儼然成為一個原住民藝術品展覽館。其中最為著名的作品是位於大廳中心地段的大型玉雕獨木舟,這個名為The Spirit of Haida Gwaii的作品出自原住民藝術家Bill Reid之手,講述了原住民Haida Gwaii民族的故事,據介紹,作品價值三百萬元,是藝術界的精品。

溫哥華機場藝術基金會的總裁、藝術家貝斯(Rita Beiks)告訴記者,機場用了十三年的精心打造,才形成了今天的成果。貝斯說:「機場作為一個展示本省旅遊業的窗口,希望向全世界展示卑詩省最獨特的東西。」她說:「我們不是世界的購物中心,也不是世界的技術中心,而我們有的則是純天然的、充滿文化色彩的環境。卑詩省的歷史也就在這些山川、深林、海洋與河流中。而原住民的傳統文化和信仰反映了他們對森林、山川和河流的無比尊重。他們的生活也和這些天然資源緊密相連。」

現在溫哥華機場已經是北美獨具特色的國際機場,對於遊客的認同,貝斯認為這緣於陳列的藝術品所包含的獨特內涵。「原住民世代遵循的就是感恩自然和尊重自然,當前對環境的保護與尊重已經成為人們最關心的話題,因此全世界各個族裔的人,儘管背景不同,信仰不同,但在對自然環境的態度上,很容易和原住民文化產生共鳴,很容易被這種文化所感動。」


高山是原住民的精神領土,寂靜卻充滿力量。(攝影/Gary Fiegehen,Squamish Lil'wat文化中心提供)

原住民權益十年內的巨大變化

溫哥華原住民傳統文化被主流社會的認同與尊重,還體現在原住民旅遊業的蓬勃發展上,溫哥華西門菲沙大學旅遊和戶外運動系教授彼得.威廉姆斯博士(Dr. Peter Williams)對此感慨萬千,作為旅遊業的專家級學者,他見證了原住民旅遊業在過去十年內的巨大變遷。

「十年前,也就是在一九九五年前後,加拿大人,包括加國政府,對原住民的文化和旅遊項目,並沒有多少興趣。」威廉姆斯博士說:「直到一九九零至一九九五年前後,原住民文化還一直被加國政府推入低谷。在那個時候,誰也不會預料到原住民文化有今天的地位,原住民的旅遊業有今天的繁榮景象。」

威廉姆斯回憶:「當時政府在全加推廣一種稱為Residential School的學校(寄宿學校),原住民的孩子被強行帶離他們的父母,送入這種學校,這些學校由教會或政府負責管理,在這些學校中,孩子們只允許說英語,如果說自己民族的語言會受到懲罰。這些孩子們因此而被迫離開他們的父母多年。」

威廉姆斯解釋,當初政府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政府相信,這是在「幫助原住民成為加國真正的一員」,培養他們能夠和加國主流社會的人一樣,說一樣的語言,有一樣的思維。「政府認為這樣做,(就可以幫助)原住民找到好的工作,更具有(生存的)競爭力,政府認為這是對原住民最好的幫助。」

「然而讓孩子們離開父母,這實在是一個可怕的做法。」他說,幾千年來,原住民傳統文化多以口傳的方式流傳,由長者以藝術作品、圖畫、傳統故事和民歌等方式,向下一代進行傳授。如果長者無法親自教育下一代,當長者們過世時,也就把世代口傳的文化帶走了。

威廉姆斯說,政府這些所謂的關懷政策,令原住民痛苦不已,原住民社區的反抗情緒高漲,最後訴之於法律,在一九九八年前後,政府的政策終於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到一九九八年,政府開始歸還原住民社區越來越多的權利,政府開始支援原住民,讓原住民的文化又開始復甦。」

同時,加國政府為了推廣本國的旅遊業,於一九九五年在全球範圍進行了市場調查。政府想藉此瞭解,外國遊客眼中的加拿大是一個甚麼樣的形象,從而分析出這些人來加國旅行時會做甚麼。

此次調查包括了德國、法國、澳大利亞、意大利等,還包括了台灣、南韓、日本和南非,甚至包括墨西哥,所有這些國家和地區的調查都得出了同樣的結果:60%至80%的遊客表示,希望在他們的旅遊中接觸當地的原住民。在這個調查結果的支持下,加國政府開始了對原住民旅遊項目的扶持。

全新體驗人權與責任

威廉姆斯表示,這些年來,不但政府改變了對原住民的政策,本地主流社會的民眾,也在改變他們對原住民的態度和看法。

「我非常高興他們的境遇有如此的改變,如今,我見到很多原住民,通過自己的努力,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完全和社會的大多數人一樣,過著非常正常而富裕的生活。」他說,當主流社會見證越來越多的原住民取得巨大成就後,就會逐步改變對他們的態度,更願意去支援原住民。同時原住民對主流社會的敵意也在降低。

「本地主流社會對原住民文化的重新認同,加國法律體系的力量,旅遊市場的需求,最終造就了如今原住民文化和旅遊在卑詩省的蓬勃發展。」

「原住民文化表現的是一種與自然親近的文化,這個世界上每一個族群都有不同的價值觀,互相之間不可能完全一致,但是原住民文化中對自然的親近與尊重、人與自然無法割裂的和諧關係,已經被主流社會最終接受,並演變成共同的文化價值觀。」威廉姆斯總結說。

實際上,時至今日,原住民傳統文化不但受到尊重,更演變成為卑詩省精神與文化的象徵,威廉姆斯說:「目前許多的市場包裝與推廣策略都加入了原住民文化的元素。」而事實上,講述原住民的傳統文化與故事,確實令消費者非常受用。

「我認為,加國內的各個社區,通過這一歷史性的變化,對『人權』和『責任』有了全新的體驗。」而目前原住民旅遊業的蓬勃發展,不但原住民受益,加國的旅遊和經濟發展也同樣受益。◇


 Squamish與Lil'wat獨木舟多在內陸河流與湖泊中行駛。(攝影/Gary Fiegehen,Squamish Lil'wat文化中心提供)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