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唐妝 縫出漢服的人文風采

?"
設計師詹雅淇的設計圖。

從接觸漢服到認識漢服進而熱愛漢服,唐妝工作室的伙伴體會到漢服對人心、道德的潛移默化之效,她們一針一線縫製夢想……

每一次幕簾的拉開,都讓觀者摒息以待;每一場表演的意境,都讓觀者悠然神往。凝神處,恰似久遠的記憶重現;回眸時,不知何來的淚早已聚滴而下。這是神韻藝術團在世界巡演時,接受採訪的觀眾們最普遍而直接的感受與回響。

當全世界不約而同對中華文化掀起一股研究與學習的熱潮之際,以開創與找回人類正傳文化為使命的神韻藝術團,甫於今年五月結束二零零八年全球巡迴兩百多場的演出,帶給世人空前的感動,讓優美的中華文化在世人的心中重現。

欣賞過神韻演出的歐美服裝界人士,紛紛對神韻舞蹈演員所穿出,代表中華各個朝代特色的美麗服裝,表達驚喜與讚嘆之情。有的說神韻精美絕倫的服裝為時裝界帶來全新的概念,也有的說服裝從設計到色彩都很美,所用的色彩豐富鮮豔且很協調,從中可以得到很大啟發與設計靈感。不禁讓人好奇的是,究竟這些美麗的漢服是如何被製作出來的?

為理念成立工作室

來到台北市內湖區一條普通的巷道內,一棟公寓門口上的小小告示牌上標示著地下室是「唐妝工作室」,這是一個不到六坪大的房間,房間雖小卻聚集了一群來自全台各地的漢服熱愛者,這裏正是為神韻藝術團製作舞臺服裝的工坊之一,也是神韻在台灣唯一的服裝製作處。

工作室的長方型工作桌上擺放著各式製作衣服的材料與配件,一方牆上高掛著一排已經製作好的菱形金黃色手絹,那正是神韻舞蹈演員在跳《迎春花開》時,藉由不斷地迴旋手絹綻放出令人驚豔的美麗花朵。這迎春花,別名金腰帶、小黃花、清明花、金梅花,因它早春迎著寒風怒放而得名。

唐妝工作室設計師詹雅淇。

現場的作業並沒有因採訪而中斷,大家都聚精會神一針一線串起珠珠與亮片,那專注勝似為女兒縫製新嫁衣,更像為了裝扮節慶中的聖像而忙。負責人林麗美說,一開始只有她和設計師吳水錦二人而已,後來是因為工作量增加,加上一群志同道合者陸續地參與,所以才於二零零五年成立「唐妝工作室」。

對於接觸漢服的體會,她說:「接觸漢服的過程也是認識漢服的過程,漢服給人的感覺很能展現人的內在與本質之美,你越接觸它越能體會它的意涵,真的很值得現代的人更深入地去瞭解它。」

強調外在容易失去內在

原本做時裝的設計師吳水錦,偶然間看到《新紀元》周刊的一篇報導觸動了她對漢服的使命感。那是一個各民族的姑娘同聚一堂的場合,當各民族的姑娘都穿著能代表她們民族風格的傳統服飾出席時,竟然只有漢族姑娘沒有自己的傳統服裝可穿,而只能穿著黑色的西式禮服。

「那一刻我感到很訝異,華夏民族的文化博大精深很有內涵,服飾上應該會有自己獨特的風格,但正式的國際場合上卻沒有能代表自己民族的服飾可以展現,這觸動了我想製作能融合漢服優點也能符合現代人生活需要的服飾。」

吳水錦指出:「時下流行的衣服太過隨便,在求新求變之下產生各種光怪陸離的現象,譬如露臀露肚,打扮怪模怪樣,沒有辦法將人的內涵之美展現出來。相對的,漢服的優點能讓人舉止穩重、端莊,氣質能優雅地流露,很有美感。」她認為,過份強調外在的新奇,容易讓人失去內在的美。

她說:「傳統的漢服很美,但應用在現代人的生活型態會很不方便,如何將漢服傳統的元素運用在現代服裝上,讓人既能穿出美感又不失方便性,是我今後想要努力的方向。」

漢服巧妙地規範行為舉止

設計師詹雅淇接觸服裝是從愛上衣服的刺繡開始,她說:「刺繡在中國是很高深的一門藝術,它給人的感覺是這麼的精緻這麼的美,將它放在衣服上可以展現出大器,讓衣服看起來多了種高貴之感。」

唐妝工作室設計師吳水錦。

「中國仕女穿起漢服有一種飄逸和婀娜多姿的美,給人的感覺很端莊,不像現代的新潮服裝,雖然很方便卻失去了穿著的美感,服飾的美感表現不出來。譬如唐朝仕女的衣服,會在膝蓋處加一條帶子綁成蝴蝶結,規範一個女子走路的步伐,讓她的步伐能夠養成穩定的習慣,走起路來慢步輕移有如行雲流水。」

社會型式的變化與道德觀念的轉變,讓現代人對外在身體的美更重於內在精神與氣質的展現。詹雅淇談起:「我有次看見一個小姐穿的褲子總長只二十多公分,整條腿都露出來,但男人看見這樣的穿著可能只會把你當成想入非非的目標。」

「許多女性對美的定義似乎僅止於對身體之美的詮釋,而非服飾的端莊所能展現的氣韻。一個女性若能將衣服穿得很端莊,讓自己的舉止也必須配合得很得體,應該有助於社會風氣的提升並解決許多不必要的社會問題。」

對於如何能設計出既保留漢服特色又能符合現代人生活需要的服飾,詹雅淇自承這是一件不容易達成的任務,但也不是沒有前例可循。

宋代將唐裝寬大多變化的特色改成較簡單,卻開始在衣服上加入刺繡,讓人走路更加方便,但服飾的味道透過精美的繡工變得更優雅更高貴。明代服飾繼續朝衣服簡潔化努力,所以衣服更合身但繡工更精美,行動各方面也更加便利了。」

她強調:「以前人生活的步調是緩、慢、圓的,是屬於很有規律、注重禮貌,而且在舉止上是落落大方的。現代人生活步調急促,衣服的設計要能適合現代環境的方便性,又要保留能對一個人行為規範的效果,的確是需要花很大的心思去努力。」

唐妝工作室的伙伴。(攝影/張羽良)

設計師吳水錦參賽的晚宴服設計草圖。

設計師詹雅淇的設計草圖。

讓漢服成為永不退流行的服飾

基於對漢服的熱愛與使命感,詹雅淇與吳水錦都報名參加了由新唐人電視臺舉辦的二零零八年「全球漢服回歸設計大獎賽」。詹雅淇選了能展現唐朝華麗風格的元素加入明朝的繡工,設計了一件新娘禮服參賽。

吳水錦的代表作則是二件式晚宴服,設計構思借鑑於老祖先的深衣理念,內是及地式長禮服,領口左右相交,象徵地道方正;交領的右衽覆蓋於左衽上,體現了右衽為陽在外,左衽為陰在內的陰陽觀念;深衣背後有一條直縫貫通上下,象徵人道正直;腰繫大帶,象微行動進退符合權衡規矩;外罩蠶絲薄紗,彰顯高雅之感。

正好前來關心參賽者準備情況的新唐人電視臺專案經理陳斐珍,為漢服的定義做了這樣一個描述:「上至堯舜下至明朝,排除非漢族治理下的元、清二朝的服飾就是漢服,又以唐、宋、明三朝為代表。」

兼任「全球漢服回歸設計大獎賽」台灣區賽事總協調的她指出:「服飾的型式、色彩、圖文只是表面,真正重視的不但是要瞭解它可見可觸的表面,還要瞭解它內部不可見、不可觸的深厚內涵,也就是它的實質。」對此,詹雅淇也頗有感觸地說:「一個女性她的道德到哪個層次,她的衣服就會穿到哪個層次。」

本於服飾工作者的責任,唐妝工作室的設計師默默用心地想為社會多做點有正向意義的事情。她們正努力設計出一套套適合現代人穿著的優美漢服,並且要從自己帶頭穿起,希望能將漢服的精緻、美感與內蘊帶到現代社會裏,讓世人能從老祖先穿衣服的哲學中看見其對人心、道德的潛移默化之效。她們相信,漢服將是未來人類服飾的主流,它將永遠不退流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