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靜默的「完美風暴」

這波糧價上漲危機猶如一場風暴,不動聲色卻又深刻地危及到全球人類的生活。特別是糧價上漲使許多發展中國家人口的生活更為雪上加霜。關於這次糧食價格大漲的原因,成為現今世界政治經濟學界的熱門話題。

最近這一波的全球糧食大漲價,始於二零零六年。從二零零六年開始,首先是大豆和玉米價格暴漲,隨後是小麥,最後輪到稻米價格暴漲。世界銀行的數據顯示,如果以一九九五年的食品價格指數為一百,一直到二零零五年國際糧食價格的變化都並不大,但二零零六和二零零七兩年這一指數達到了一百八十三,漲勢不可謂不驚人。

糧食價格大幅上漲,對許多發展中國家造成了極大的衝擊。按照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的說法,全世界正面臨糧價飆漲的「靜默風暴」。世界多個國家宣布了緊急的糧食政策,禁止出口或者增加進口的糧食,而糧食漲價也使得許多發展中國家的貧窮人口生活雪上加霜。關於這次糧食價格大漲的原因,也成為現今世界政治經濟學界的熱門話題。

糧價和油價的關係密切

令專家們困惑的是,在糧食價格暴漲的二零零七年,全球農產品生產並沒有發生突發性下降,而是保持著平穩的增長趨勢。除了大豆面積受玉米面積擴大影響而出現下降外,二零零七年全球玉米、小麥和稻穀生產分別比二零零六年增長了9.4%、2.0%和1.2%。

全球糧食儲備量在二零零七年也沒有發生突發性的下降。全球糧食儲備量雖然在二零零零至二零零四年逐漸下降,但二零零四年以來全球糧食儲備量下降幅度不大或基本穩定。

一種最流行的說法,是中國、印度這樣的新興發展中國家近年經濟高速發展,帶動糧食消耗大幅增加。印度一億多人口改成一天兩頓飯,以及中國人肉食比例大大增加,是常被引用的例子。然而,這樣的需求量是一個漸進的過程,不可能在短期內導致價格暴漲。

一九八零年代到二零零四年,國際原油價格一直保持在每桶二十至四十美元的水準,二零零六年以來,原油價格突然快速上漲,達到最高每桶一百四十美元左右的水準。糟糕的是,這次石油漲價不同以往。它不僅僅是提高了農產品的成本,更像是推倒了多米諾骨牌,後續效應比油價本身帶來的問題更嚴重。

糧食產量和糧食流通量是兩個概念。這個世界上大部份被生產出來的糧食,都被種糧者自己消耗,而自己消耗之外的餘糧,才是可以供應這個世界的糧食,進入市場流通。目前,世界上真正能夠向外供應糧食的國家,無論是美國、加拿大,還是澳洲和巴西等,都是高度機械化和高度依賴化學製劑的農業體系,這決定了在市場中流通的糧食的價格和石油價格的密切關係。

油價糧價上漲為陰謀?

然而,有關的問題並沒有解決。石油為什麼漲價呢?中國一些專家在給北京高層的預測中認為,石油價格不可能持續,原因是在石油價格大漲的過去幾年,國際市場石油實際消耗量低於產出量。中國學者認為,石油價格上漲,以及糧食價格上漲,實際上是歐美金融投機者群的一個陰謀。而美國政府為了減輕金融負債的負擔,主動選擇美元貶值的方法,和這群投機者一道上演一齣默契的雙簧戲。

這個陰謀和核心一環,是美國布希總統推出的生物能源替代政策。以美國豐富的糧食產量(主要是玉米)生產燃料酒精和生質柴油,從而在某一個階段減少對石油輸出國組織,尤其是對局勢動蕩不安的中東石油的依賴。美國是目前世界上糧食產量最高的國家,也是世界上糧食出口最多的國家。選擇以糧食生產的生物燃料取代石油,既可以壓抑石油價格,也可以刺激糧食價格上漲,為美國帶來新的財富。

這些中國專家認為,因此美國的金融財團轉而在期貨市場炒作石油、糧食和有色金屬等商品期貨,而正是這種炒作,帶動了價格的大幅上漲。

糧食危機彰顯全球化效應

《完美風暴》(Perfect Storm)是好萊塢的一部電影,描述在各種條件的完美配合下,大西洋形成了一個完美的風暴和海嘯。世界銀行主席佐利克用它來形容這次的糧食漲價危機。

「我想,這可以說是一個多種因素同時形成的『完美風暴』」。他在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表示,「你有了很高的能源價格,有了一些發展中國家需求的增加,有了一些國家國民食物結構的變化,有了生物能源的大發展,以致對糧食需求大大增加,從而導致全球糧食庫存的減少,這些組合在一起的因素,導致了目前這種頗為危急的狀況出現。」

世界銀行提出的報告,特別提及美國推動的生質燃料對糧食價格的推動作用,認為美國生產了三百萬加侖的生質燃料,用掉了一億多噸玉米,從而導致玉米價格大大上漲。農戶改種價格大幅度上漲的玉米,又擠占了其他農作物的耕種面積,最後導致這場價格上漲蔓延到所有的糧食品種和所有的國家。

不論糧食價格大幅上漲的原因如何,有一點是每一個人都認同的,在經過了新全球化運動十年之後,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是孤島。不管是能源還是糧食,安全和自給自足已經不能再劃等號。同時,在經濟和政治,甚至是意識形態和在價值觀上,這個世界也都在趨向一體而無法分離。◇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