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你們是世上的鹽

?"
(明慧網)

國有一個關於鹽的故事:國王問他的三個女兒如何愛戴自己,大女兒把父親比作黃金,二女兒比作鑽石,三女兒說:「我就像愛鹽一樣愛您」。」國王大怒,流放了三公主。不久繼位的二女兒驅逐了國王,流浪中國王吃盡苦頭,終於找到了即將成婚的三公主。婚宴上,所有的菜都沒有放鹽,這時國王才徹底體悟到女兒的愛質樸而珍貴。

其實,鹽對於人類的價值遠遠高於黃金和鑽石的,人可以一生沒有黃金和鑽石,但只要很短的時間沒有鹽,人就會死亡。鹽與土壤、空氣、水、火一起,構成人類生存必須的五大要素。

在古代,鹽被視為「白色的金子」。它為一種流通貨幣,促成了人類最早的貿易。古羅馬人和古希臘人曾經用鹽來購買奴隸。美國內戰後期鹽作為結婚禮物相互贈送,鹽場也成為戰爭的必爭的資源。鹽曾為人類歷史上許多最偉大的公共工程提供資金,包括伊利運河和中國長城。鹽也與自由和公平相聯繫,在十九世紀末和二十世紀初,甘地通過在丹達海岸撿鹽塊反抗英國的壟斷法律,最終引發席捲全印度的獨立運動。埃及人在三千年前已學會用鹽醃製臘肉和製作木乃伊。羅馬人在剛出生的嬰兒口中放一點點鹽,為的是將來他們變得聰明、睿智;歐洲人把剛剛出生的嬰兒放到鹽水中洗禮;在日本的劇場中,每次演出前總要在舞臺上撒鹽,以此避邪和保護演員。威爾士人習慣在棺木中放上麵包和鹽,讓已故的人安息;海地人甚至認為鹽可以使一具殭屍恢復生命。中國古籍記載,鹽有「引火下行,潤燥祛風」之功、有「擦牙固齒、清熱滲濕」之效,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稱鹽有「開盲明目」之功效。

在宗教信仰中鹽也有著極高的地位,古希臘吟唱詩人荷馬認為鹽是「神賜之物」,柏拉圖把鹽描述為對諸神來說尤為寶貴的東西,中國人認為皇帝斬殺蚩尤,蚩尤流出的血變成了鹽,稱其為「蚩尤之血」。古人曾沐鹽浴而朝,齋戒沐鹽浴以祀上帝,是一種隆重的禮儀。對於古希伯來人和現代的猶太人來說,鹽是上帝和以色列人永久聯盟的象徵。在伊斯蘭教中,人們用鹽封存永遠不變的契約,因為即便是鹽溶化在水中,在水份蒸發後,鹽仍然可以恢復到以前的晶體狀態。在基督教裏,鹽與長壽、真誠和知識聯繫在一起。

耶穌對他的門徒說「你們是世上的鹽」(《聖經.馬太福音》5:13),這說明了一個有信仰的人,他在神的眼裏是珍貴的。同時也說明了門徒應肩負的責任,他們到世上,是為了淨化這世界,使世界免於腐敗,治療這世界中病態的因子,對抗邪惡,保護善良,傳播善良、真誠,讓對真善的追求深入人心。確實,在很長的時間裏基督教對人類的道德維繫起了相當大的作用。

法輪功也是維繫人類生存的鹽。法輪功傳播給人類帶來了兩大益處,一是使人身體健康,增強了人的身體素質;二是普遍的道德提升,增加社會的穩定、包容與祥和。在生活中,他們是樂於幫助別人的好人,在工作中,他們是盡職盡責的好員工,在反迫害中,他們個個都是堅韌不屈的好學員。被警察抓了,他們不但不抱怨不仇恨,不以暴力反抗,反而藹聲和氣的跟警察講真相。


(明慧網)

九年前的今天,法輪功在中國大陸被打為邪教,九年時間裏,每天都有法輪功學員為講清真相而辛苦忙碌。他們都是利用業餘時間,用自己的收入來做材料的。他們對每一個人微笑,包括那些對他們破口大罵的人。他們正在爭取的不僅僅是自己的權利,同時也是全中國人的人權和自由。「鹽的鹽味象徵著高尚的、有力的、真正虔誠的生活。」(《鹽》亨利.范.戴克)這就是法輪功學員的生活,他們在信仰上始終虔誠,不斷對周圍社會產生善的影響,他們中相當多的人接受過高等教育。他們是真正優秀的人。

殘酷的迫害沒有使他們沉淪,反而使他們的信仰更加堅定,創辦了報紙、雜誌、網站,還建了電臺、電視臺、藝校、藝術團、電影製片廠,更有文藝演出、遊行、退黨集會、畫展等等形式宣傳信仰自由和反迫害,真謂絢麗紛呈。可算的上共產黨有史以來遇到的第一敵手,他們是中華民族的希望。

在中共統治的中國,雖然運動不斷、冤案迭出,卻鮮見國民的反抗。很多人選擇獨善其身以求自保,沒有人敢講真話。其實法輪功學員也可以選擇避開中共鋒芒,但他們沒有,他們願意拿出自己珍視甚至超過生命的功法與世人分享。為了使一個毫不相識的人了解真相,他們往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很多時候被人誤會,可是九年來,他們從沒放棄過努力。失去工作、流離失所、抓進監獄、跟蹤監視、酷刑、洗腦、包夾,甚至活摘器官這些殘酷手段都沒能使他們放棄信仰。他們做的,是在自己有了獨立思考之後,幫助別人學會思考。從來不在乎被人誤解,不在乎被輕視,不怕中共的高壓酷刑,不僅自己純潔、高尚,更要以自己高尚純淨的道德影響社會。

范.戴克說:「享有特權而無力量的人是廢物。受過教育而無影響的人是一堆一文不值的垃圾。有些人在知識、道德、宗教信仰方面受過教育,但沒有成為社會上行善的積極力量,這些人就對不起為培育和供養他們而花費的代價。」我想這話用來詰問楊愛倫、劉醇逸之輩尤為合適,這些人生活在自由民主的環境下卻要當獨裁暴政的幫凶,真希望這些人好好想想,對得起培育和供養他們而花費的代價嗎?

我很慚愧在法輪功被迫害九年之後才站出來說話,漫長的九年法輪功學員承受了多少常人難以承受的痛苦?現在迫害還在繼續,每一個人都應該想想,我們能為結束這場迫害做些甚麼?這些人就在你身邊,也許你覺得他們平凡,甚至覺得不起眼,但是終有一天,你會感覺到,如果這個世界沒有了真善,那對人類是一場多麼大的災難。

轉自「自由聖火」◇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