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用靈魂去演奏

?"
七月二十六日進入新唐人首屆「全世界華人小提琴大賽」複賽十一位選手之一的十九號選手李真喜。(攝影:戴兵/大紀元)

一位優秀的演奏家該具備哪些特質?小提琴師俞英說:「首先要完善自我,用靈魂去演奏,貝多芬在失聰的情況下還能寫出那麼偉大的作品,他的音響都在他的內心深處。」

為全球華人中西文化藝術交流提供平臺,讓散居世界各地華人藝術家有一展小提琴才華機會的首屆「全世界華人小提琴大賽」,七月二十五日至二十七日在美國紐約隆重登場。選手們參加比賽當然是希望能脫穎而出,雖說其中的過程是學習成長的機會,但一位熱愛生活、有豐富內涵、用心演奏的藝術家又怎麼會不在臺上閃亮發光呢?

熱愛生活 不斷完善自己

至於一位優秀的演奏家該具備哪些特質?具有幾十年豐富的演奏和教學經驗的小提琴老師俞英說:「先天條件首先就是自己對音樂的熱愛和追求。得不斷的改善自己,完善演奏的藝術,同時完善個人本身的個性。」

演奏四十年小提琴的俞英認為,對生活的熱愛是音樂家必備的心理素質。他說:「我們學校有位教授,今年都八十多歲了,他還在練貝多芬奏鳴曲。我聽了非常感動。十首奏鳴曲他都要練下來。為甚麼呢?這是一種自我的陶冶和追求。人的一生中,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遭遇,也許有人非常不幸,但是對生命和生活的追求是人很可貴的品質。我們應該從音樂中找到昇華精神的境界。」

因為對生活的熱愛、對人類的熱愛,體現在一個人對音樂的熱愛,從小有這方面體悟的俞英說:「音樂和人本身在先天上有聯繫,我覺的這是神賦予的人的特點。嬰兒在娘胎裏面,為甚麼母親唱催眠曲或者聽到優美的音樂他就不再鬧了?這是一個非常生動的例子。但是由於後天條件,有一些孩子得不到音樂教育,就慢慢退化了。如果一位優秀的教師能夠啟發孩子天生的音樂天賦,我相信每個孩子都能成為非常好的音樂愛好者。」

精神境界的昇華非常重要

還有精神境界的昇華對一個藝術家來說也非常重要。俞英說:「自我一定要昇華。當金錢、名利,骯髒的東西在腦子裏頭,是無法把音樂演奏的盡善盡美的。尤其非常重要的是,演奏要神似,而不要追求形似。」

他舉齊白石的畫功為例,「齊白石大師簡單幾筆就能把蝦、螃蟹畫的栩栩如生,那麼我照著它描是不是也能?不行。我沒有他心裏感受的那個動物的魂。」

有鑑於現在有些年輕的音樂演奏家,他們的技巧都非常好,但是他的演奏總覺的缺少了一些甚麼東西。以俞英的觀察認為:「這就是他的內心、靈魂上對音樂的追求沒有發掘到。如果你機械性、技巧性的演奏,那麼你就是一個音樂匠,如果你用心去演奏,就是一個藝術家,如果你用靈魂去演奏,就是一個音樂大師。」

所以用靈魂去演奏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轉折點。「不然的話,為甚麼貝多芬在失聰的情況下還能寫出那麼偉大的作品,他的音響都在他的內心深處。」俞英說。

東方人因文化底韻較能展現內涵

正當有越來越多的華人音樂家在國際領域裏嶄露頭角,但世界音樂的舞臺似乎沒有一項大賽是專門為華人準備的,俞英認為新唐人電視臺主辦的「全世界華人小提琴大賽」非常有意義,可以給眾多的華人學生和音樂工作者提供展現他們才能的機會。

不過一向被視為西方傳統樂器代表的小提琴,華人在表現上與西方人有何不同?

小提琴大賽評委主席林家綺表示,東方人的家庭教育比較嚴格,做事情有條理,每樣事情都會做得很嚴格,經過艱苦的訓練,得到的結果就會比較好。東方人注重技術技巧、有條理,但比較約束與規範,在對樂曲的表現力上,對樂曲的風格表達會有局限。

而西方人的教育比較主張發揮個人,所以由於他們從小接受教育的關係,家庭都不會對孩子管的太嚴厲,讓他們能夠自由發揮;那麼,他們就在表達上占優勢,比較有創意,但有時會過了一點。但東方人在基本功訓練很紮實,而且東方人很有內涵,所以其表現就會突出。

至於為何東方人能夠在西方古典音樂上能展現出突出的內涵?林家綺說:「中國有五千年文明歷史,雖然在近代中國經過文化大革命以後,中國的傳統文化被嚴重摧毀,可是由於中國人經過一代代承傳,從父母的言行、觀念、思想等方面,或多或少都會傳遞、沿襲至下一代。雖然新一代從其表現上有時無法看出來,但是,從他們的內心、骨子裏面都含有這些因素,只是無法表現出來。」

小提琴有著悠久的歷史,當初是頌揚神的一種工具,展現的是純淨的真、善、美的正統藝術。一個好的音樂演奏,可以讓聽眾感到很平靜、很舒服。不同於一般音樂比賽著重技巧的部份,這項比賽不僅注重演奏者的基本功、音色及技巧等對樂曲精髓的表現力,也看重演奏家的內在修為。如何評判選手的技巧和內涵?

林家綺表示,這次小提琴初賽曲目,是莫札特的小提琴協奏曲,三號、四號和五號,從三首中自選一首第一樂章加上華彩。之所以挑選莫札特的曲目,是因為莫札特在古典音樂中占很重要的位置。他的曲目輕快,容易聽得懂;但要拉好,則需要瞭解其內涵,還要把它修飾得很好,表現的很完整。

她還說:「莫札特的小提琴協奏曲,輕快簡單,但又有固定的規格,所以演奏者必須忠實莫札特那個時代的音樂特點。音樂在最初的時候是簡單、清純、乾淨的。貌似簡單,其實不簡單。也最能考驗演奏者的基本功是否紮實,音是否準確,或是他處理這個樂曲的手法,還有他的思想是如何想的;因為從他拉出的音符中能直接反映出來,他想要表達的是甚麼,達到甚麼境界。」

至於其他曲目還有貝多芬的協奏曲、巴哈的奏鳴曲、帕格尼尼的隨想曲,以及維尼爾夫斯基的作品。大賽規定的這些曲目都是很傳統、經典的音樂,之所以能夠流傳三百年至今不衰,說明它的生命力。林家綺說:「西方的經典傳世作品大多是為宗教頌神而創作,表達對神的歌頌和敬仰以及對生命的探索,使人有超凡入聖、淨化人心之感。」◇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