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我為甚麼不選擇奧巴馬

?"
(Getty Images)

政治家們會出於各種利益上的考慮而做出種種妥協,
但是在一些原則性的問題上是否能夠站得穩,
並且不惜為堅持立場而付出政治代價,是一個好的政治領袖的基本素質。

自從希拉蕊退出競選之後,最近兩個星期,我每天都會接到好幾個奧巴馬的競選班子打來的電話或者是電子郵件,敦促我去參加助選。他們指出,既然民主黨內初選已經有了結果,之後黨內的人就應該團結一致,共同對付共和黨。

這本來是各個黨支持者們慣常的做法。在二零零四年,我支持的兩位候選人威斯利.克拉克和約翰.愛德華茲在初選中失敗。雖然我非常不喜歡入選的約翰.克裏,但還是加入了克裏的助選隊伍,並且將我的選票投給了他。在這個選擇裏面,體現的是我對民主制度的一些基本價值觀的認同。

在這次的大選中,經過再三猶豫之後,我決定不支持奧巴馬。目前已有超過10%的民主黨選民和我做出了同樣的決定。對於許多長期支持民主黨的人來說,這並非是容易的舉動。這個選擇,同樣是基於我對民主制度的基本價值觀的認識,以及我個人的生活體驗。

我心目中選擇總統的標準,首先是這個人對善惡有分明。固然,政治家們會出於各種利益上的考慮而做出種種妥協,但是在一些原則性的問題上是否能夠站得穩,並且不惜為堅持立場而付出政治代價,這是一個好的政治領袖的基本素質。

其次,政治領袖不一定需要有非常豐富的經驗(那對於年輕的領袖來說過於苛求),但是他們的工作紀錄必須顯示他們為納稅人工作不畏辛苦、任勞任怨。那反映了一種價值取向。

第三,政治領袖身邊的親密的朋友圈子反映了他們內心深處真正的情感和道德取向。特別是那些在他們未發跡時便交下、後來又長期保持緊密關係的人,更加是反映這些領袖的人格與信念的鏡子。

基於這三個標準,我無法將選票投給奧巴馬。


奧巴馬十多年的政治生涯中,從未因堅持某種政治原則而付出過代價。圖為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一日,奧巴馬在佛羅里達的演講會上。(AFP)


相較於奧巴馬,共和黨的候選人麥凱恩曾有過多次按照自己的良心和原則而非以政治利益為考量的紀錄。圖為麥凱恩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在華盛頓DC的一場演講會上。(AFP)

在他十多年的政治生涯中,奧巴馬從來沒有為堅持某種政治原則而付出過代價。他的每一個決定,都經過仔細的算計,最後的選擇無一例外都有利於促成他的個人政治前途。在需要做出困難選擇的時候,奧巴馬首先採取的辦法是躲避。在伊利諾州當參議員的期間,奧巴馬在一百三十次需要做出困難決定的投票中投下了「Present」(有點像清朝皇帝的批示「知道了」)。在聯邦參議院中,奧巴馬從來沒有試圖去與政治對手合作,而是完全按照自由派的路線去投票,這保證了他在民主黨內的地位。相形之下,共和黨的候選人麥凱恩有過許許多多按照自己的良心和原則而不是本黨政治利益去投票的紀錄,以至於到今日還有大批保守的共和黨人堅決不肯將選票投給他。

第二,奧巴馬缺乏經驗是人所共知的。但更重要的是,在他有限的公共服務期間,他並沒有將主要精力放在公眾事務上,而是到處給自己拉政治關係,為日後的競選作鋪墊。二零零四年進入參議院之後,作為新參議員,按照常規他應該努力學習如何推動立法。但是經過一番利益衡量之後,他撇下了本職的工作不做,而是逐個去為政客們競選拉票,從而換取了黨內的大批支持。因此,奧巴馬是參議院中成績最少的議員之一。比較一下,希拉蕊和麥凱恩在立法上都有非常顯著的貢獻。

人們都知道,希拉蕊和奧巴馬的差別,並不是政策上的而是作風上的差別:希拉蕊工作非常努力,而奧巴馬卻成天在外講演。很多藍領工人之所以不願意將選票投給奧巴馬,這是一個重要的原因。機械工會的工人曾經告訴我一個例子。二零零七年,印第安納州有一家一千六百人的工廠要關門,工會需要政府撥款來進行職業培訓。工會分別給希拉蕊和奧巴馬寫信。奧巴馬一方根本沒有回信,希拉蕊不但派人前往,自己本人也去了一趟,到州政府為這些工人爭取到了一筆款項。在希拉蕊退選之後,這中間的許多工人公開表示,堅決不肯支持奧巴馬。這兩種截然不同的工作作風,有本質上的意識形態根源,也就是對領袖與納稅人之間孰主孰次的看法。

最後,培養奧巴馬出道的芝加哥三一教堂實在令我感到不寒而慄。這個教堂裏面充滿了各式各樣瘋狂的信念與舉動,種族主義和黑人至上論在那裏大行其道。能夠在這個教堂中待上二十年,奧巴馬內心深處是否也認同那些極端的信條,令人生疑。起碼,他聽著那些話並不反感。將心比心,我若在那裏面可能連兩分鐘也待不下去。要知道,領袖們內心深處的情感不僅會左右且會推動他們的政策決定。奧巴馬雖然會做激動人心的講演,但他實際上是個基本不流露內心真情的人。他的感情,只能透過他願意與甚麼樣的人交朋友來判斷。


芝加哥三一教堂飽受外界批評。(Getty Images)

在這次競選中,奧巴馬很巧妙地將他自己做成了一個意識形態的空殼,外表非常漂亮,但是裏面卻沒有甚麼內容。正因為如此,支持他的人可以將自己的想法放到這個空殼裏面。在奧巴馬身上,自由派知識份子看見了推行各種各樣改革計劃的機會,外交政策的鴿派看到了世界和平的曙光,黑人看到了自己種族地位的上升,年輕人看到了好玩的政治集會。可是,奧巴馬這個看上去是空殼的葫蘆裏到底賣的是甚麼藥?我想他的支持者們並不怎麼清楚。

至於我自己,看到狂熱的年輕人和高高在上的知識份子結合在一起的群眾運動,我本能是要躲開的。

轉自「博訊」◇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