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的錢如何扶持美國的房市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最近一段時間,在南方的亞特蘭大近郊看了一些待售的房子。房市的低迷和房價的跌宕起伏,令人非常的驚訝。一棟幾乎被銀行收回的房子在回收前預售,不久前這房子在市場上的標價還是七十五萬美元,臨近法拍收回,銀行只要五十四萬。但經紀人透露說,這房子上第一和第二順位抵押貸款的總和,居然是八十六萬。也就是說,銀行即使按樂觀的、但幾乎不可能的市價賣出,也要虧十萬;而現在因為不得不在法拍前預售,竟然要損失三十萬美元。不過經紀人說,銀行可能不會放過這位借款人,雖然現在避免了法拍,但還會繼續追究下去。

還有一棟房子我們從網上看到信息,開車路過時想去拿點房子的資料。看門前插的牌子上有經紀人的電話,打電話過去經紀人說:房子是空的,大門是開著的,你們儘管進去看好了,看完之後我們再談。聽這經紀人的口氣,她自己對這房子都沒有任何信心。進到這棟已經被銀行法拍收回的房子裏,滿目悽涼;後院寬大而平整的草坪上,居然有三、四頭野鹿在倘佯;房子內一個巨大的魚缸裏,還有幾條金魚在漫遊,但房子的主人早已不知去向。

另一棟在南方鄉村俱樂部的房子也不樂觀。這位房主欠銀行九十六萬,預售的價格是一百萬,如果扣除買方經紀的佣金,他一分錢也剩不下。我問他幾年前買房子的時候,價錢應該低許多吧!加上頭款和房屋的升值,怎麼會落到這樣的地步?這位仁兄倒也非常的坦率,告訴說是因為他有自己的生意,這兩年生意不景氣,資金周轉不靈,他只好借了二十萬的第二順位抵押貸款,所以今天才會捉襟見肘。

從房地產市場如此的悲觀,回頭看房貸市場的困境,就很容易理解了。

美國加州的全國金融公司(Countrywide Financial)陷入麻煩後,州政府忙於立案起訴這家公司,檢察官杰里.布朗(Jerry Brown)向全國金融公司的高層管理人員開刀,指他們用高額的佣金鼓勵僱員把信用差的顧客引入風險極高的貸款。公司的僱員還經常忽略計算機風險分析系統發出的警告,根本就不管借款人到底有沒有能力還款。在這樣的運作下,公司今天陷入如此的財務狀況也就不會太令人驚奇了。

雖然公平信貸法律禁止貸款公司年齡歧視,但看看全國金融公司居然批准了一位年齡八十五歲、信用等級分低、負債累累的殘疾退伍軍人的住房抵押貸款,也真是讓人啼笑皆非。六個月之後,這筆貸款就成了呆帳。

正當美國從政府到民間對房地產市場的問題憂心忡忡的時候,房市的低迷引起了人們對中國持有的美國金融資產的關注。這些年來,好像每當美國出現甚麼麻煩,人們都會發現背後中共的影子。

港區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撰文,認為中國外匯儲備中的三萬億港幣投資在美國的「房利美」和「房地美」,其失誤應追究法律責任。劉說中國作為「兩房」名列榜首的外國債權人,共持有兩公司三千七百億美元的債券,占中國外匯儲備的二成,這是匪夷所思的醜聞。

也因此,有人認為是中國的錢「扶持了美國的房市」,中國當上了「冤大頭」,或中共當局「太傻」。真的是這樣嗎?這倒是很有趣的一個觀察。

說中國的錢扶持了美國的房市,這話有些絕對。當年中國的外匯存底購買兩房債券時,實際上是出於對美國房市的利好期望、和對中國房市知根知底後的悲觀。沒有人去埋怨兩房債券的升值,至於現在「兩房」貶值了,只能怨投資者沒有遠見,怪不得別人。

但是呢,可能還真有一部份中國的錢扶持了美國房市,但不是央行的那部份外匯存底,而是中共貪官在美國購買的私人財產、豪宅。比方說,費城中國城旁邊有個賓州會展中心。最近會展中心要擴建,它居然吸引了一百五十名中國的百萬富翁參與投資,但因為移民的傾向問題遭到拒絕。這些顯然是中共既得利益者七千萬美元的投資,倒是真正的在準備扶持美國房市。只是呢,一百多位神祕的中國百萬富翁「投資」無利可圖的地方政府會展中心,有其不可告人的、尋找後路的祕密動機。

所以,說中國的錢「扶持了美國的房市」、中國當了「冤大頭」,都言過其實;說中共當局「太傻」,也有些離譜。中共其實一點兒都不傻,在金錢上、在如何運用金錢去左右西方政要、商界人士,比方法國的政客和歐衛的高管時,它們一點兒都不傻,精明的很。當局犯「傻」的地方,或者確切的說,真正「愚蠢」的地方,是他們不信神。不信神的人,一定有發自內心深處的、無名的恐懼。在這恐懼之下的所作所為,明眼人看去,可能就有時顯得「傻」、有時顯得「蠢」了。◇


美國房市的低迷與中國持有的美國金融資產引起人們新的興趣。圖為號稱美國最昂貴的、加州貝佛利山莊去年以一億六千五百萬美元標售的著名地產——赫氏豪宅(Hearst Mansion)。赫氏一九四七年以十二萬美元購進了這一住所。好萊塢電影「教父」也是在這裏拍攝的。(Getty Images)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