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峭壁上的髮飾 月光彩虹

?"
藉著月光凝視,在水氣與夜幕交織之下,那道虹如夢如幻!

  黃曆十六的月光下,維多利亞瀑布水珠持續的飛灑,藉著月光凝視,一道弧線隱約出現,如夢如幻!

瀑布的水氣隨風飛散瀰漫,向我席捲而來,同伴們要我趕快跟上隊伍!

面對這千載難逢的月光彩虹,雖然知道任何相機無法捕捉到最美的神韻,但是總希望能有充足的時間可以慢慢計算曝光量及從液晶畫面檢視呈像,好讓遠方的友人也能分享這天時地利的傑作。有點戀棧的遲疑著,不想太快放棄框住美景的機會,幸好同行的老外也拚命的照個不停,他沒腳架仍然堅持,我有腳架更不能放棄,兩個有伴,嚮導只好等待,等待我們不自量力的想要擁有維多利亞的月光魔力。


從尚比亞欣賞到的維多利亞瀑布,落差九十至一百零七公尺,氣勢磅礡,雖非豐水期,水量依然驚人。

聲若雷鳴的雨霧

面對氣勢磅礡的維多利亞瀑布,除了讚嘆之外,可知道發現者並沒有多快樂,因為結果與初衷不符。一八五五年蘇格蘭傳教士李文斯頓(David Livingstone)企圖順著尚比西河而下,探索能否運用此河到達港口,以發展航運,並且方便傳教。船到此地流速湍急,四周充滿隆隆的水聲,探險被迫終結。面對雄偉的景觀,他以當時的女王之名來命名。

瀑布橫跨現今的辛巴威與尚比亞兩國,是兩國的共同財富,已於一九八九年列為世界遺產,是尚比西河長期切割、沖刷岩層,造成九十至一百零七公尺的落差所形成的瀑布群,也是世界三大瀑布中最為雄偉壯闊的,每分鐘總落水量六十二萬公噸,乃世界第一,其轟隆的落瀑聲響直達天際,因此當地原住民將之稱為「莫西奧圖尼亞」,意思為「聲若雷鳴的雨霧」。

在四至六月的豐水期,全長一千七百公尺的峭壁懸崖,瞬間河水傾洩所造成的震撼令方圓八十公里的水氣瀰漫,必須穿著雨衣在水氣氤氳裏賞瀑。

豐沛的水氣蘊育了附近多樣化的植被及生物相;世界級的景觀,動人心弦,觀光活動蓬勃發展,想看瀑布可不是只有走路一途,從空中俯瞰才最正點,輕航機、三角翼、小飛機……多樣化的旅遊型態炙手可熱,為兩國帶來觀光人潮。

「魔鬼咽喉」——約六十公尺寬的缺口,分隔辛尚兩國,此要塞匯整了跌落瀑布的水,在穿越大峽谷之後,一路蜿蜒而下,在莫三鼻克出海。

瀑布彩虹如夢如幻

水加上陽光,簡單的物理現象,遊客便可以看到瀑布彩虹,若自不同視角欣賞,看到的樣貌也不一,淡淡的七彩或橫跨兩岸、或縱深到谷底或如別在峭壁上的髮飾,走動,風姿便不同。

步行在園區規劃的步道,攀藤糾結交錯,在冬季的此地,植物以乾枯來因應生存條件的改變;八月走訪,迎面的水氣洗滌連日在沙漠氣候的燠熱;枯水期來訪可觀看瀑布全貌,又不用擔心衣物盡濕。順著園方的動線可一一拜訪一座座的瀑布,但是到了Danger Point只能望向異國的第一峽谷,沒有任何圍欄屏障的觀賞平臺,步行要小心。若覺得瀑布只看一半有遺憾,沒關係,花十美元到邊境辦一日簽,從尚比亞另一側開始畫下一個圓滿。

遠自台灣而來的我們,何其有幸,在月圓時到達辛巴威。花了三十美金購買星光票,參加園方所舉行的moon walk,在黃曆十六的月光下漫步於Victoria Falls Park。水珠持續的飛灑,月亮也一路攀升,藉著月光凝視,一道弧線隱約出現——雖不及於一般彩虹的亮眼,在迷霧般的水氣與夜幕交織之下,那道虹仿若架空在谷中的高橋,卻如夢如幻!怪不得童話世界中的彩虹總是通往另一個國度的路徑。

隆隆水聲相伴的夜裏,在月光的輕撫下,我再度戀棧著大自然的奇蹟。

後記:譜寫西南非蠻荒組曲

乘坐越野車的露營方式,自一九九零年推廣以來,已經成為歐美青年的主流旅遊方式,自然、豪邁,但在台灣卻是一種全新的體驗。今夏,與另外十六位夥伴結緣,一起徜徉在尚且陌生的「黑暗大陸」。

除了少數幾天,幾乎都在日暮時分到達營地,藉著昏暗的燈光大家協力搭建二人帳,分工合作,不分彼此的將夜棲的場所打點好,行有餘力再去協助嚮導兼廚師的晚炊準備工作。畢竟是中國人,道地的美食之幫的子民,胃永不妥協,在觀察幾天的食物量及吃過幾天沙拉、馬泥薯塊及優格、餅乾之後,領隊安琪會利用大夥兒上市場補給的時間再採買其餘蔬果,而後同行賢淑的媽媽們也在不干擾廚師主權的情形下炒些中國胃熟悉的食物,雖然量少,卻相當有撫慰作用,每回總是搶吃一通,若動作太慢還會向隅呢!

陌生的國度、乾旱的季節,在懵懵懂懂之間遊走完畢,讚嘆、驚呼、滿足與哀怨等情緒夾雜,交繪成今夏的月落蠻荒組曲!走過才有深刻的印記,當驚覺對這一片黑暗大陸所知甚少時,歸國之後努力做功課!紅沙丘的絕塵美感,卡拉哈里沙漠的失之交臂,及布須曼人神祕的面貌擄獲我的心,這片大地的多樣風貌開啟另一視野,另一探索的動力,當我依然捧著「卡拉哈里沙漠的失落世界時」,我知道,此段旅程依然持續,尚未到達終點!◇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