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俄入侵格魯吉亞 戰爭仍在繼續

?"
八月十四日,在格魯吉亞戈里城中的俄羅斯士兵。(Getty Images)

俄國認為,民主的格魯吉亞是北約插在它後腰上的一把刀,而格魯吉亞則視分離主義勢力為俄羅斯插在它後腰上的兩把刀。

儘管雙方簽署了停火協議,但兩國間的戰爭似乎還沒有停火的跡象。

八月十六日,一位格魯吉亞婦女在教堂祈禱。(Getty Images)

八月八日北京奧運會開幕的當天,人們迎來的不是奧運和平花環所代表的寧靜與合作,而是俄羅斯入侵格魯吉亞(Georgia,又譯為喬治亞)主權國所帶來的戰火。八月十六日,雖然雙方正式簽署了停火協議,但俄軍仍未撤軍,兩國間的戰爭局面還在繼續。

格魯吉亞民主政府想加入北約

俄羅斯和格魯吉亞原先都屬於沙俄和蘇聯。蘇聯解體、成立十五個加盟共和國後,俄國作為前宗主國和大國,在獨聯體(獨立國家聯合體)中居於領導地位。解體後各加盟共和國多數由前蘇共黨員掌權,如一九九一年四月格魯吉亞獨立後的首任總統就是前蘇聯外交部長謝瓦爾德納澤,並由此建立了親俄國的獨裁政府。

位於高加索山脈南部的格魯吉亞國土面積只是俄羅斯的0.41%,二零零六年初的人口總數是俄羅斯的3.1%。包括斯大林在內的很多蘇聯重要人物都出生在格魯吉亞。由於嚮往民主自由,在醞釀了十幾年後,格魯吉亞人通過一場被稱為「顏色革命」的半和平半暴力的行動,推翻了親俄的獨裁政府,建立了親西方的民主政府。

格魯吉亞國家不大,但地緣政治十分重要,近年來被納入北約第三輪東擴計畫的主要對象,被當作西方國家從南方擠壓、遏制俄羅斯戰略空間的前哨基地。據悉格國73%的民眾希望加入北約,然而布加勒斯特峰會幾乎終結了格國在二零零八年底加入北約的希望。
 

格魯吉亞總統薩卡什維利八月十四日在一個集會上發言。(Getty Images)

俄羅斯培植格國分裂活動

由於民主政治和與北約的關係,格魯吉亞被俄羅斯視為眼中釘。於是俄利用格內部少數民族衝突,有意扶持分裂份子,企圖分裂格魯吉亞,並一舉推翻它的民主政府,重新培植親俄國的政府。

被高加索山脈分成兩部份的奧塞梯(Ossetia),北奧塞梯屬於俄聯邦的一個共和國,而南奧塞梯只是格魯吉亞一個自治州。早在一九八九年南奧就開始鬧獨立,並和格政府發生軍事衝突,造成大量人員傷亡。一九九零年一月,南奧通過全民公決宣布獨立,並提出與北奧共和國合併,但格魯吉亞政府堅決反對這種民族分裂活動,雙方衝突不斷。

一九九二年六月,俄羅斯、格魯吉亞和南、北奧塞梯四方曾達成停火協議,俄軍以獨聯體維和部隊的名義駐軍在南奧。俄羅斯不但對分離主義份子提供政治和軍事支援,還給南奧地區的大多數居民發放了俄國護照。

另一個鬧獨立的是位於黑海之濱的阿布哈茲(Abkhazia)。由於在歷史、語言和文化上與北高加索人更為接近,阿布哈茲與俄羅斯經濟文化的交往遠比與地處山中的格魯吉亞首都第比利斯更為密切。

一九九二年七月,阿布哈茲分裂派曾宣布獨立而遭中央當局鎮壓,隨後長達一年多的武裝衝突造成上萬人傷亡,一半居民背井離鄉。一九九四年五月,雙方在莫斯科簽署了停火協定,從那以後,俄羅斯通過各種方式加強對該地區的控制,重新開通蘇呼米鐵路、簡化當地人加入俄國國籍的手續等。

魏京生在〈格魯吉亞戰爭和國際格局變化〉一文中指出,俄國認為,民主而又親西方的格魯吉亞是北約插在它後腰上的一把刀子,必欲除之而後快。而格魯吉亞則把其內部的分離主義勢力當成俄羅斯插在它後腰上的兩把刀子。雙方都沒有後退的願望,於是一場戰爭不可避免的發生了。

俄羅斯入侵 東歐形成抗俄聯盟

二零零四年薩卡什維利當選格魯吉亞總統後,加快了軍事改革的步伐。為一舉消滅分離主義勢力,恢復對南奧塞梯的主權,八月七日,在雙方談判陷入僵局後,格軍對反叛武裝發動了進攻,並很快控制了包括首府茨欣瓦利在內的絕大多數南奧地區。

然而俄羅斯隨即派遣約一萬兵力,跨過邊境進入南奧塞梯,與格軍直接作戰。同時,俄軍對格實施海上封鎖,並不斷對格軍事基地發起空襲。

九日,格魯吉亞宣布全國進入戰爭狀態,下令全國預備役軍人到指定地點報到,保衛國家,並從伊拉克撤回一千名軍人。十日,俄羅斯在阿布哈茲宣布開闢第二戰線,向格軍發動進攻,致使格魯吉亞處於兩面受敵的境地。十一日,薩卡什維利對全國發表電視講話說,該國大部份國土已經被俄軍占領。他說,野蠻的侵略者正在盡全力廢除格魯吉亞的獨立。

俄羅斯公然出兵攻擊一個主權國家,激起了國際社會的一致譴責,其中反應最迅速最強烈的是波蘭、烏克蘭和波羅的海沿岸國家。這些飽受前蘇聯共產主義蹂躪的國家,擔憂這是俄羅斯試圖恢復前蘇聯時期霸權的先聲。

十一日,波蘭、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和立陶宛四國總統發表聯合聲明,指出俄羅斯此舉是希望運用武力占領民主國家的一個信號。他們呼籲北約和歐盟對俄採取強硬措施。捷克外交部長施瓦岑貝克則將俄羅斯入侵格魯吉亞比作一九六八年蘇聯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的翻版。

薩卡什維利總體這樣描述他所看到的入侵者:「不幸的是,今天我們親眼見到惡魔。它非常強大,非常惡劣,非常危險。」

據人權組織報導,俄羅斯入侵人員對格魯吉亞平民「進行搶劫和殺戮」。十二日俄軍在空襲格魯吉亞兩座城市時,投擲了多枚集束炸彈。集束彈藥又稱子母彈,裏面攜帶的小型彈藥可以擴大殺傷面積,但因有些小彈藥沒有爆炸,經常在戰後造成平民傷亡。今年五月底,國際社會通過決議,禁止使用集束彈藥。

有評論稱,格魯吉亞年輕總統錯誤地估計了北約和俄羅斯的反應,在條件不成熟的情況下,武力鎮壓南奧武裝反叛,結果給俄入侵提供了藉口。不但俄方反應的速度和強度超出格魯吉亞的預料,正沉浸在北京奧運之中的西方媒體和政客們反映的遲緩和冷淡,也是他們沒有預料到的。

等到歐盟派人調停的時候,俄軍已打到了格魯吉亞首都的門口。然而俄羅斯沒有想到的是,其軍事行動遭到東歐國家的強烈抵制。波蘭等國總統到達戰火中的第比利斯,表明與格魯吉亞共存亡的抗俄決心。烏克蘭甚至揚言要封鎖俄羅斯黑海艦隊返回俄國水域的通道。東歐各國聯合形成的唇齒相依的抗俄聯盟,有效地遏制了俄國的侵略野心。
 

德國總理默克爾八月十四日與俄國總統梅德韋傑夫會談。(Getty Images)

烽火暫歇 期待擺脫俄欺壓

布什總統從北京返回白宮後,對俄羅斯的恃強凌弱的行為提出了強烈譴責,美國國防部長蓋茨警告說,如果俄羅斯不停止其軍事進攻,俄美關係就會受到長期的傷害。他說:「美國一直期望和俄羅斯合作,維護這一地區的和平,但俄羅斯最近的軍事行動,使人對每一樣東西都提出了疑問。」

八月十四日,美國與波蘭簽署在波蘭建立導彈防禦系統的協議,俄羅斯軍方警告說,這個協議將進一步加劇俄國與美國的緊張關係。同日,格魯吉亞議會以一百一十七票全票通過關於格魯吉亞退出獨聯體的決議,此前俄方曾提出讓民選總統薩卡什維利下臺作為停火條件,後被拒絕。

十四日,美國國務卿賴斯前往法國和格魯吉亞,敦促格魯吉亞總統盡快簽署由歐盟輪值主席國法國提出的停火協議。十五日,薩卡什維利簽署了協議,但他表示,這不是一個永久的解決。與此同時,德國總理默克爾與俄國總統梅德韋傑夫會談,默克爾批評莫斯科的行為不妥當,但梅德韋傑夫強調,只有俄國才能確保該地區的和平。十六日,俄方也正式簽署了停火協議。

外界普遍認為,俄格間戰爭談判可能會持續很久。十六日本文截稿時,俄軍依然控制格國多座城鎮而沒有撤離跡象,俄方甚至威脅說,波蘭允許美國建立導彈防禦系統,將使波蘭成為俄羅斯核武的攻擊目標。

頗有巧合意味的是,在十日結束的射擊項目女子十米氣手槍比賽中,格魯吉亞選手薩盧克瓦澤獲得銅牌,而俄羅斯選手帕傑林娜則獲得了銀牌。國家的衝突並沒有影響到奧運會的比賽。兩人在領獎臺前主動相互擁抱,並送上「奧運之吻」,這一幕感動了世界。

有評論說,假如談判不能順利進行,格魯吉亞人民將會有一段苦日子過,但如果能最終徹底擺脫專制大國的欺壓,吃這樣的苦也值得,畢竟俄羅斯想稱王稱霸的時代早已過去。◇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