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行被訴 幕後邪惡軸心乍現

?"
中國銀行被控不顧以色列反恐部門的呼籲,向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馬斯以及伊斯蘭聖戰組織匯入資金。(法新社)

中共表面高談反恐,背地裏一直以武器、資金支持恐怖組織, 二十二日中國銀行即因協助兩個恐怖組織洗錢,在美遭到了起訴。
此事的曝光可謂美國警告中共的新動向,也指出了當今世上真正的邪惡軸心。

自從九一一事件後,反對恐怖活動儼然成為當今世界繼冷戰後的一大主旋律,然而誰是真正的恐怖份子?誰是真正的邪惡軸心,不同國家不同人群在不同時期有不同的看法。近來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被很多中國民眾稱為「真正邪惡軸心」的中共,正在不斷引起世界的關注。

中國銀行援助恐怖組織 在美遭起訴


八月二十二日,上百名以色列恐怖襲擊受害人及死者家屬在美國洛杉磯的高等法院起訴中國銀行(簡稱中行),指責中行不顧以色列反恐部門的呼籲,向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馬斯(Hamas)以及伊斯蘭聖戰組織(Jihad)匯入資金。

據BBC報導,中行從二零零三年七月起向哈馬斯以及伊斯蘭聖戰組織的帳戶匯入多筆資金,總額高達數百萬美元。這些匯款多數由中東出發,通過中行在美國的分行轉入中行廣州支行的一個帳戶。隨後這些資金再被匯給哈馬斯以及伊斯蘭聖戰組織在以色列、約旦河西岸以及加沙地帶的首領。

原告代表律師達爾山.萊特納指責中行違反了美國法律。這兩個組織都被美國視為恐怖組織,法律規定禁止銀行向有關組織的帳戶轉入資金。起訴書稱,哈馬斯以及伊斯蘭聖戰組織利用通過中行轉帳的資金在二零零四至二零零七年期間發動了多起恐怖襲擊。以色列官員在二零零五年四月曾與中國公安部以及中國人民銀行的官員會晤,要求中國方面對中行採取行動,制止有關的資金流動,但是中行至今仍在進行有關的匯款業務。

由於各國銀行的制裁,哈馬斯不得不鋌而走險,派人攜帶美金入境但屢遭失敗。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九日BBC報導稱,哈馬斯發言人祖赫裏攜帶約八十萬美元從埃及與加沙交界的拉法口岸入境,被巴勒斯坦邊境執法人員沒收。由此可見,中行的「暗渡陳倉」對維持哈馬斯恐怖活動具有重大作用。

政經評論家伍凡就此表示,「哈馬斯組織信奉馬列主義,主張暴力,搞自殺式襲擊,跟中共實際上是一家的,都是搞恐怖主義。中共長期訓練他們、支援他們,絕對不只這一次,今後也不會停止。」這件事的曝光是美國警告中共的新動向。中共素來以武器、資金等各種方式支援恐怖組織,表面高談反恐,背地裏一直在製造反恐障礙,中共實質上是國際上支持恐怖、製造動亂的根源。

二零零六年六月國際特赦組織在其報告中揭示,中共利用軍火武器幫助蘇丹、尼泊爾、緬甸和南非等國,維持血腥衝突、暴力犯罪和其他嚴重侵害人權的行為,報告還定性中共是世界上最大和最不負責任的軍火輸出者。

伊朗背後的中共援手

雖然全世界在關注伊朗的核威脅,但是並沒有很多人意識到,如果沒有中共政權,伊朗不會有今天這樣高度發展的核計畫。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伊朗從中共購買到高質量的加工鈾,從而使其在提取濃縮鈾的技術上有了「重大突破」。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在二零零四年六月的報告說,「中共從銷售全套的導彈系統進展為大量出口軍民兩用的核子、化學製品、導彈零件和技術。」

據蒙特雷國際研究學院報告,中共早在二十年前就與伊朗進行武器交易,包括常規武器、導彈、核子和化學武器。美國中央情報局證實,一九九六年八月中共和伊朗簽署了一項三十億美元的協議,包括銷售彈道導彈、導彈指引技術和導彈生產設備。英國《泰晤士報》表示,「中共也是伊朗非常規武器的主要供應者,並且幾乎所有的觀察家都認為,中共對伊朗的化學和核子武器的項目都違法的提供關鍵性的支援。」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美國財政部指控四家中國公司和相應一家美國分公司向伊朗提供與導彈有關和軍民兩用的零部件。財政部指令禁止所有美國公司與這些公司做生意,並且凍結這些公司可能在美國管轄下的任何資產。這五家公司分別為北京海立聯合科技有限公司、LIMMT經貿有限公司、中國長城工業總公司、中國精確儀器進出口公司,以及中國長城工業總公司在加州設立的分公司G.W.Aerospace Inc.。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長城公司發表「中國長城工業總公司防擴散出口自律聲明」,一再保證「公司明確將防止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及其運載工具擴散的目標置於商業利益之上。」於是在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九日奧運前夕,美國財政部將長城公司從資產凍結名單中刪除。

據悉,自二零零一年以來,幾乎每年美國都指責中國公司出口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並予以制裁,涉華企業大大小小已有十幾家。

中共高談和平但支持恐怖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日,英文大紀元收集西方主流媒體的報導,舉證中共支持國際恐怖組織,儘管中共黨魁江澤民、胡錦濤在訪問美國時一再強調中國堅決支持國際反恐行動。

文章稱,眾所周知,真主黨的Fajr型、Zelzal和C-802/Noor型的導彈均來自伊朗,而伊朗的許多彈道和巡航導彈或來自中共或由中共協助開發。如二零零六年的黎巴嫩戰爭中,真主黨發射並擊中以色列軍艦和埃及的艦艇的C-802/Noor導彈,表面是由伊朗提供,實際上是中共的「Ying Ji 82」型導彈的外銷名稱。此外,中共還支持伊朗升級了由北韓開發的Scud導彈。

二零零四年真主黨使用伊朗生產的無人飛機(UAV)深入以色列領空,震驚了以色列人。然而具有諷刺意義的是,這些要歸功於以色列。以色列在九零年代初期出售「哈比」(Harpy)反雷達無人駕駛機給中共,而二零零六年伊朗在中共幫助下研製出了類似「哈比」的無人駕駛機。

二零零三年以色列港市特拉維夫一個自殺炸彈,據稱是種「更先進、更致命的新炸藥」。以色列情報局莫薩德對外表示,這種炸藥顯然也被用於二零零五年倫敦地鐵的爆炸中,而那枚炸藥是中國在一個離北京不遠的實驗室製造的。

不同於美國和其他的西方政府把巴勒斯坦的哈馬斯政權視為恐怖組織,中共非常快的承認了哈馬斯政府,並迅速邀請它的領導人進行了正式訪問。

也有證據顯示中共支援基地組織(又稱蓋達組織,Al Qaeda),在基地組織的隱匿處托拉搏拉發現了大量中國製造的彈藥。據以色列情報網站《新聞情報信》(DEBKA file)報導,中共的護衛艦隊運載了估計五千到一萬五千名中國回教軍人,從中國西北部進入阿富汗協同塔利班(Taliban)和基地組織作戰。


二零零四年三月五日,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馬斯向加沙地帶AL-BUREIJ難民營展示AK-47步槍。(法新社)

中共滋養下的蘇丹種族屠殺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英國電視臺BBC1首次找到證據,證明中國違背聯合國決議,正在達爾富爾地區從軍事層面幫助受國際制裁的蘇丹政府。在《廣角鏡》電視節目裏,BBC曝光了兩輛來自中國的軍用卡車。車上的標示顯示,它們來自一批總共二百一十二輛東風牌軍用卡車。據聯合國的追查結果,它們是在二零零五年武器禁運令實施後由中國送抵蘇丹。

據聯合國估計,蘇丹達爾富爾衝突至少造成三十萬人死亡,超過兩百萬人逃離家園。他們的村莊被親政府的阿拉伯民兵組織金戈威德(Janjaweed)破壞。在國際社會制裁蘇丹的大環境下,中共卻趁虛而入,大舉投資蘇丹,在經濟上給了蘇丹軍事獨裁政府大輸血。目前中國是蘇丹的最大投資者,蘇丹政府利用這些收入的80%來購買武器,其中大部份武器來自中國。

八月五日,美國速度滑冰前奧運冠軍奇克(Joey Cheek)的中國簽證因其支持蘇丹人權而被取消之後,美國隊臨時決定,開幕式美國隊掌旗手由蘇丹達爾富爾動亂受害者盧蒙擔任。然而在八月八日的開幕式直播中,每個國家隊的掌旗手都有特寫鏡頭,然而盧蒙無此殊榮,顯然被中共央視封殺了。

中共支持緬甸軍政府獨裁統治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八日,緬甸學者、經濟與發展計畫委員會組長Nyi Nyi Lwin在其報告〈簡介中國支援緬甸經濟軍事發展概況〉裏稱,「數十年來,中國已經出售二十億美元的軍事設備與戰鬥機給緬甸,中國是緬甸主要軍火供應商。緬軍的90%軍事設備是中國供應的。」

文章稱,「過去數十年來,中國已經大大增強了與緬甸在經濟與軍事上的合作。數百萬美元的中國援助與貸款,數十億美元的中國貿易,數十億美元的中國軍火與軍事技術,扶助與壯大了緬甸軍人集團。緬甸則讓中國使用緬甸軍事基地,因而改變了亞太地區均勢,增強了中國在亞洲的影響力與勢力。」

緬甸軍政府的人權紀錄惡劣。比如,緬甸提倡非暴力、民主的女政治家昂山素姬,至今仍被緬甸軍政府軟禁在家中長達數年。昂山素姬曾獲一九九零年薩哈羅夫人權獎,一九九一年世界諾貝爾和平獎。今年在北京奧運火炬傳遞時,世界各地關心緬甸民主自由的人們都紛紛譴責中共對緬甸人民犯下的惡劣罪行。

北韓和中共老大哥的雙簧

中共玩弄兩面派手法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共對北韓的支持和利用了。比如零六年七月四日,北韓在美國國慶日試射七枚導彈,公然挑釁國際社會,刺激亞洲軍備競賽。中共一面假作調停人,一面充當北韓耍流氓的後臺,兩者一起演雙簧,對抗文明世界。

當聯合國安理會提出制裁北韓時,十五個成員國中獲得十三個國家的支持,只有中俄兩國反對。外界分析說,俄出於其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情結反對西方,而中共作為北韓最大的援助國,既然「投資」,就不會輕易放棄「收成」。中共歷來把北韓作為一張牌,用以對付美國,以便在諸如台灣、人權等問題上與美國博弈;最關鍵的是,北京與平壤同是當今殘存的共產獨裁政權,同病相憐,互為犄角之勢,而且,北韓形象越糟,反襯中共「較好的」國際形象,以此來威脅民主社會。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伊斯蘭聖戰組織好戰份子在加沙地帶進行軍事演練。(法新社)

解體中共才是真正的「反恐」

當北韓頻頻挑起核武危機時,中共通過各種管道向外透露:中共最遲於二零零七年部署「東風-A」型(CSS-9)洲際導彈,射程一萬一千公里,可攻擊美國大部份領土,包括華盛頓、紐約等東岸大城市。中共計畫部署這類導彈六十枚,並攜核彈頭,據稱每枚導彈威力,相當於廣島原子彈的五十倍。此外中共還將部署「東風-A」型的潛艦版「巨浪2號」。

在二零零五年七月,中國國防大學教授朱成虎在新聞發布會上明確指出,如果美國介入台灣和中國大陸之間的戰爭,中共將會首先使用核武器消滅美國數百個城市,甚至以犧牲西安以東所有的城市為代價。

在一篇前中共國防部長兼軍委副主席遲浩田發表在中國大陸的幾個網站上的講話(在中共嚴格審查媒體的背景下,這樣普遍的出版暗示了中共的認可)中他說:「殺害一至兩億美國人的確是殘酷的。但那是確保中國世紀的唯一道路──一個中國共產黨領導世界的世紀。」

中國過渡政府總統伍凡指出,中共支持各類恐怖組織,根本上還是要跟美國等西方自由文明較量,企圖建立一夥反對西方文明的核武力。他說:「中共支持恐怖組織是其本性使然,只要中共不垮臺,就會一直這麼做下去。」

目前,國際社會越來越清楚的認識到,中共才是邪惡軸心國的真正軸心,中共才是最大的恐怖組織。不少中國問題專家稱,只有解體中共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反恐」,而支持中國民眾退出中共及相關組織,才是真正有效的反恐行動。◇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