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大雄 中國動漫天王 曾獲漫畫界奧斯卡

?"
郭競雄近照。(攝影:衛君宇)

他曾獲漫畫界「奧斯卡」法國昂古萊姆漫畫節特別大獎,並成為簽約歐洲最大漫畫出版公司的第一個中國人,大陸媒體譽他為「動漫天王」。郭競雄,一個才華橫溢的年輕人,為何在奧運前夕被迫離開故土,漂泊海外?

前是一個三十歲左右、衣著樸素、臉上永遠帶笑的年輕人,給人如沐陽光的感覺。就是這樣一個外表如鄰家男孩的人,卻是中國大陸身價百萬的漫畫家,曾奪得被稱作漫畫界「奧斯卡」的法國昂古萊姆漫畫節特別大獎,並成為簽約歐洲最大漫畫出版公司的第一個中國人,亦被大陸媒體譽為「動漫天王」。他的名字是郭競雄。然而,有誰知曉,就是這樣一個才華橫溢、年輕有為之人,卻在奧運召開前夕被迫離開了故土,開始了海外的漂泊生涯。

自幼學畫 動漫圈中求生存

郭競雄出生在吉林省長春市,父親是搞建築的。在他很小的時候,他的父親想讓他學習京劇,可誰曾想,看完京劇以後的郭競雄,回家竟畫起了畫。從此,郭競雄喜歡上了繪畫。幼時的他,除了喜歡繪畫,還喜歡看連環畫,聽評書。他筆下最喜歡畫的人物是岳飛這樣的英雄。「我想,我的美術功底百分之八十來自於天賦。」


郭競雄作品。

高中畢業後,郭競雄考上了吉林省藝術學院,在美術設計系廣告設計專業學習。這期間,(為了什麼,體驗人生嗎?還是被迫?)畫畫一度不再成為他生活的重心,他到處打工、流浪,甚至還搞起了樂隊。四年大學生涯結束後,他憑藉著優秀的文字功底,被分配到《吉林日報》社從事編輯記者工作。

兩年後,郭競雄決定重拾畫筆。一九九九年底,他與志同道合的幾個人共同組建了漫畫工作室:《旗》卡通創作聯盟。在創建初期,郭競雄和伙伴們擠在一個僅十平方米的斗室內,在短時間內創作出了大量的作品。儘管最初的稿費只有十五元一幅,郭競雄仍創作出了他第一部有份量的作品《戲畫聊齋》。在這部漫畫作品中,郭競雄加入了很多對家庭觀念的理解,這樣的創作思路,在當時和現在的漫畫界都不多見。一些業內人士看到這部作品時,不禁為其畫面的表現功力、表現手法以及流暢的敘事方法眼睛一亮。該作品獲得了二零零零年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和盛大陳天橋合辦的「史丹莫」盃全國動漫畫大賽金獎。


郭競雄作品。

郭競雄表示,年輕人喜歡看漫畫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在其中能超脫現實、追逐夢想,有別於書本上的刻板教育。然而在中國,漫畫家一樣無法隨意而為,出版商也不願犯禁,去出版描述自由、揭露社會不公的作品,而自己又不願投靠政治而作御用文人,因此他選擇了以中國傳統文化為素材進行創作。在隨後的幾年中,《漫畫諸子百家》、《三十六計》、《官場現形記》、《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新聞浮世繪》等上百本圖畫書由此而生。作品中展現鮮明的中國傳統文化風格,以及頗具張力、戲謔與流暢的造型技法,使郭競雄被稱之「北派漫畫」的領軍人。其中的《新聞浮世繪》,是類似《清明上河圖》的現代版的漫畫,這幅作品操作時間短,信息量大,人物類型多,因而需要相當的社會閱歷和感觸,這是對郭競雄的巨大的挑戰。

《旗》卡通創作聯盟,在幾年的辛勤工作後,目前已經成為中國產量最多、質量最高的工作室之一,僅二零零二一年,就出版圖書七十餘冊,平均每月生產繪畫稿件一千二百餘張。有人稱其為「動漫四大天王」,有人稱其為「動漫七大天王」,而在中國漫畫界,在年輕人中間,人們更知道郭競雄的另一個名字:「大雄」。

二零零二年,郭競雄還受聘於吉林藝術學院,在現代傳媒學院任客座教授。

奪大獎 簽約歐洲最大漫畫公司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六日,對於郭競雄而言,是一個難忘的日子。在這一天,他獲得了第三十三屆法國昂古萊姆國際漫畫與連環畫節最高特別獎,這是中國人首奪此獎,他也因此與歐洲最大的漫畫出版公司簽下了百萬美元的合約。

說來這一過程充滿了戲劇性。當時郭競雄帶著自己眾多的作品來到了法國,並在漫畫節上的中國展館裏展出。一個熱愛中國文化、名叫阿蘭的法國老人對他的作品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兩人用生澀的英語交流了半天後,阿蘭就極力推薦郭競雄同法國最大的出版社簽約,並利用他的人脈為郭競雄安排了與太陽出版社編輯極為難得的五分鐘見面機會。

到了那家出版社後,郭競雄嚇了一跳,因為出版社門口排著上百米的長龍,穿過了幾個街道,他們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漫畫求職者。有的還自備午餐,工作人員的時間甚至以分鐘計算。而阿蘭與郭競雄卻幸運地從後門進去,經歷了從編輯到總編到總裁的一連串的會見,總裁最終決定與郭競雄簽下合約。這一切發生在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裏,而且是靠郭競雄那幾乎被懷疑為俄語的英語談下的。

郭競雄認為,之所以取得成功是因為作品裏包含對中國文化的自信,「國內很少有漫畫家瞭解中國文化,站在中國文化立場上說話的就更少。」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才是藝術創作的源頭活水,郭競雄說自己獲得大獎,並非因為哪一幅和幾幅特別的作品,而是評委們看到了他所有的作品後,認為他作品裏反映的思想獨樹一幟,更有價值。而對於中國歷史上許多朝代的男女服裝、官位品爵、建築風格、生活百科,郭競雄都有所瞭解,他戲稱自己的大腦「猶如一個移動圖書館」。

目前中國漫畫的癥結,郭競雄認為是出在沒有思想內涵上:「在大學課堂裏問那些年輕人,很多人不知何為儒釋道,甚至何為『仁義禮智信』」。

用畫筆傳遞真相

大學時期的郭競雄曾是典型的「憤青」形象:長髮及腰,手戴鐵環,身著破褲,酗酒打架,憤世嫉俗。「那時中國漫畫藝術受日本和西方的影響,個人表現主義盛行,思想極端,但我又空虛孤獨,覺得那樣的活法很痛苦,我想從這一切中突圍,尋求生命意義和人生價值的答案。從西方哲學、中國道家、老子、莊子,佛家、禪宗中,我開始尋找啟蒙之路,並有幸修煉了法輪功,從此開始做一個樸素踏實的修煉人。」也從此,郭競雄意識到了「追求自律比追求自由更有價值」,他身邊的大多數人都覺得,郭競雄比過去「陽光許多」。

未曾想過歸真之路,並不平坦。郭競雄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使他身心受益。他無論在生活、事業還是家庭上,都以法輪功的「真善忍」思想為指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郭競雄感到十分不解和憤慨,他到市政府信訪辦上訪,卻被以擾亂社會治安罪拘留。後來得到當時所在單位的保釋。


「快聲明——聲援三百萬退黨勇士」。

憤慨之餘,郭競雄想到了用畫筆來講清真相,他以「聖果」等化名發表了一系列漫畫,比如「快聲明——聲援三百萬退黨勇士」。「畫中一個人、兩個人、更多的人在被紅色魔鬼之千手萬手牽制著,往下拽,神佛與修煉人在努力使人脫離邪惡,這是這個時代最轟轟烈烈的正邪大戰。如同米開朗基羅的「末世審判」,不同的是它發生在今天的中國大地上。」

郭競雄是在看完《九評共產黨》後創作了這幅作品的,「《九評》是一種文化救人的方式,所有大法弟子傳《九評》、促退黨,正是為了人心向善,眾人得救。」


郭競雄作品。

梁園雖好 暫非久留之地

郭競雄在大學的課堂上還多次給學生們講述《九評》,可沒有一次被告發過。相反,當公安來學校調查時,很多學生悄悄為他打掩護。但是中共的專政機器卻不放過對這樣一個受業界尊重、受讀者喜愛、受學生愛戴的好人的迫害。郭競雄曾幾次遭到非法拘留。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郭競雄從外地回到了長春。十一月二十九日即被長春國家安全局非法綁架。在非法關押期間,長春國家安全局採用多種摧殘手段,如長期罰站、罰蹲、不讓睡覺等方式,要求他提供在美國的情況、曾接觸的人,並要求他向家人撒謊,說他在外面辦事,很快就會回去。當時家人與法國的出版社都在找他。十二月中旬,長春國家安全局還調來上海國家安全局的人,繼續審問他,讓他交代在上海的情況。

十二月十六日,長春市國家安全局對郭競雄進行了取保候審的判決,並要求他保證不把此事洩露給任何人。當時的罪狀是「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原因是郭競雄畫了「侮辱中國共產黨形象」的漫畫,構成了侮辱罪、誹謗罪、侵犯他人肖像權罪等。據說要判他二十年,不過,奧運前先不下結論。

之後,郭競雄被轉交給上海國家安全局。在上海期間,郭競雄繼續被關押,並被要求無條件配合他們的工作。十二月二十一日,在他交了十萬塊人民幣的保釋金並交出護照後,才於十二月二十二日將他釋放。期間法國一名文化官員一直致電法國駐中國大使館,「督促他們留意並關注我的情況,在簽證上面給予保證。」郭競雄與法國領事館預約在零八年一月十五日面簽,但在於一月十四日向上海安全局索要護照時,遭到拒絕,並再次遭到關押,長達兩個星期。


郭競雄作品。

事實上,中共的安全部門早就注意上了郭競雄,也不止一次流露出如果不是奧運會的面子工程,如果不是法國政府方面及與其簽約的法國出版公司反覆關注他的安全,憑著郭競雄的這些「反黨」漫畫,也許他早已身陷囹圄,被判重刑。種種跡象表明,奧運會之後中共極有可能給郭競雄算總帳,為防患於未然,靠著好心人的幫助,他悄然揮別故土,輾轉來到了美國。

暫別故園的郭競雄,接下來想做的是:筆耕不輟,讓西方人瞭解真正的中國藝術。 ◇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