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油畫「天價神話」瀕臨破滅

?"
過去三年,中國油畫價錢平均以每三個月翻一番的速度暴漲。一張平平無奇的畫作被炒到數千萬。(Getty images)

中國知名藝術批評家朱其在其博客連發系列文章披露,中國藝術市場所謂「天價油畫」根本就是在炒作,並預言泡沫市場會很快到來。朱其文章引起軒然大波,甚至有人發出死亡威脅要他封嘴……


中國知名藝術批評家朱其披露,所謂「天價油畫」根本就是在炒作,是一場精心安排的騙局。(朱其博客)

「我的幾篇批評藝術市場的文章,近幾個星期引起了極大的反彈。甚至在網上對我進行匿名的人身攻擊,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來攻擊一個批評家所達到的規模和惡劣程度,可以說中國當代藝術三十年來所從沒有過的。可算是創下了一個歷史紀錄。」

這是中國著名藝術評論家、策展人朱其,今年六月二十七日在自己的博客中寫下的一段話。四月以來,他在自己的博客中連續發表文章,直陳中國當代藝術市場、生態的種種弊端,揭穿藝術炒作集團在拍賣會上「天價作局」,藝術品價格被人為操縱,大部份天價作品的成交實際上是「虛假」交易。

朱其的敢言旋即引起圈內圈外不小的風波,遭遇連珠炮式的批評,有人形容他斷了某些人的米路,甚至在他的博客中發出死亡威脅要他封嘴。但也有不少藝評家為他打抱不平,究竟是甚麼觸動他頻爆內幕?他披露的又是一個甚麼樣的市場?

五千七百一十二萬的最高油畫拍賣價


自二零零六年下半年起,中國的當代藝術開始急劇升溫,其中又以寫實油畫炒作最多。畫廊從幾十家猛增至幾百家,各種性質的拍賣行迅速轉向搞當代板塊,油畫價錢平均以每三個月翻一番的速度暴漲,締造了世界藝術品拍賣市場上的一個「奇蹟」。有人形容當代藝術市場是「中國最暴利的行業」。

今年四月二十四日至二十六日在中國嘉德二零零八春季拍賣會,王懷慶《沒家的家具》以兩千八百萬元人民幣的高價成交,刷新個人最高成交紀錄;張曉剛的《大家庭系列之童年》以九百五十二萬元人民幣的價格成功易主;陳逸飛的《二重奏》也取得了八百九十六萬元人民幣的好成績。當然,最受矚目的還是,大陸新生代畫家劉小東的油畫作品《溫床》,拍出了五千七百一十二萬元人民幣的成交額,創下中國內地油畫拍賣最高價格。

「兩、三年前,我的作品在市場上只值十萬至二十萬元。」劉小東曾經對媒體這樣說道。這位去年以台灣名模林志玲為模特兒,在娛樂、商界曾經火爆一時的畫家,油畫作品價錢一浪高一浪。在二零零六保利秋拍成都巡展中,他的畫作《三峽新移民》標價一千萬元,比張大千、徐悲鴻和齊白石的真跡高出十倍之多。

對於這次再創油畫高價紀錄,大陸媒體一片歡呼之聲。但朱其卻不以為然,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一語道破:「明顯是在『假拍』,這個作品一出場就以三千八百萬高價起拍,但是競爭並不激烈,九次叫價就有人通過電話出價五千一百萬。」

「天價作局」 從國內到國外

他在自己的博客中稱這種現象為「天價作局」,並詳細描述了「天價作局」的整個流程。

他披露:「先找到某個在藝術圈有一定知名度並且市場價格在十萬元左右的畫家,簽訂一個三年協議,每年四十張畫,每張以三十萬元到五十萬元左右的價格收購。一年後就開始在拍賣會上炒作,三十萬元的畫拍價標到一百多萬元,兩年後再標到五百萬甚至一億元一張。如果沒人買,炒家就會安排自己人和真買家坐在一起,假裝舉牌競拍,製造熱拍的現場氣氛。這就叫藝術拍賣會的『天價作局』。」

朱其說,這個看似有風險的釣魚遊戲其實很容易獲利。「只要能以高價賣掉十分之一的作品,就能將全部成本收回。再把剩下的畫拿出來在拍賣會上慢慢用天價表演『釣魚』,賣出一張就是暴利。」

近兩年中國當代藝術的天價首先是在國外大拍賣行締造的。朱其指出,基本上都是華人在紐約兩大拍賣行出天價購買油畫,真正的西方大收藏家幾乎沒人參與。「其實就是同一幫人飛到紐約和倫敦,在蘇富比、佳士得如法炮製了一個所謂的亞洲當代藝術專場,所用的幾乎是同樣的表演。」

朱其並說,這種國際「天價作局」有明確的客戶目標,包括剛入場的新收藏家和剛入場的藝術投機商。前者是真想收藏當代藝術,後者是把藝術拍賣會當作股票市場來投機一把。

「謊言聯盟」缺乏監管


對於朱其爆出的「內幕」,業內人稱早已是不公開的祕密。蘇富比董事、亞洲當代藝術中心負責人張曉明一針見血地指出:「在中國當代藝術市場中,每個人都擔當著多重身份,藝術家、策展人、批評家,頭上的帽子都有好幾頂,相互之間角色串位。」

朱其指出,在歐美發達健全的藝術品交易市場,規避了這種由藝術家、策展人、批評家結成的「謊言聯盟」。「正常的秩序應該是,藝術家由一級市場畫廊代理,經過大致十年的學術界評判取得一定地位後,進入二級市場拍賣行,然後通過收藏群體獲得每年大約20%穩步增長。而在目前的中國市場,拍賣公司越過一級市場,直接與藝術家聯繫,所產生的社會輻射是任何一個畫廊沒法想像的。」

昂貴的藝術垃圾

瘋漲的藝術市場下,天價買下來的當代藝術作品,甚至可能是注定要被淘汰的藝術垃圾。從二零零七年開始,不斷有消息稱外國收藏家將拋出手中的中國當代藝術藏品。今年四月九日進行的香港蘇富比拍賣,目前全球最大的中國當代藝術收藏機構之一的仕丹萊收藏基金將手裏的一百零八件中國當代藝術品悉數拋出。

朱其指出,藝術資本膨脹的背後是中國當代藝術的畸形繁榮:語言的蒼白和模仿,精神的虛無和媚俗,藝術變成藝術生產,展覽變成展銷會,藝術區變成兵營式的生產作坊。

他說,在當代藝術市場中,很不懂藝術的人群占了70%,目前的拍賣明星基本上沒有受過真正的油畫訓練,大部份人的油畫語言是靠自學出來的,只是在觀念上「揚長避短」,在語言上往版畫性靠,盡量避開在筆觸、肌理上的先天不足。甚至一部份拍賣明星畫家被資本集團下訂單後,開始將藝術「企業化生產」,或者「成批生產」。訂單太多了,自己畫不過來就找槍手畫。有些大哥畫家找出一些現成圖像拼貼修改,然後出一摞「電腦效果圖」扔給助手照著畫,助手畫完了,自己添幾筆調整一下,簽個名,然後一賣就是幾百萬上千萬的現金。

油畫市場拐點已經來臨

二零零八年紐約蘇富比春拍,中國當代藝術市場集體遭遇「滑鐵盧」。這場拍賣中,「天價王」張曉剛的《untitled》和《2001no.8》流拍;王廣義、蔡國強等一向被國際市場追捧的藝術家大多遭遇挫敗,僅以估價或略超估價成交。而在剛剛結束的六月三十日倫敦佳士得的「當代藝術夜場拍賣」中,五十八件拍品中僅有兩件中國當代藝術家的作品,其中一件張曉剛的《父親和女兒》因九十萬至一百五十萬英鎊(約一千四百萬至二千三百二十九萬港幣)的超高估價再次遭遇流拍。

朱其認為,一個擠泡沫的市場階段會很快到來。「中國不需要一個坑矇拐騙和皇帝新衣漫天飛舞的藝術市場,不需要一個少數人不負責任炒作撈錢的藝術市場。」

藝術品經紀人伍勁認為,種種市場數據顯示,中國當代藝術投資板塊的上漲已經到達頂部,拐點已經來臨。「市場上,這批上百萬元的作品中大概只能有不到10%的作品留下來,並從中醞釀出中國當代藝術品單價破億元的新紀錄,但另外90%的高價品大概會像垃圾一樣,被市場清理出局。」


中國當代油畫市場由藝術家、策展人、批評家結成的「謊言聯盟」,共同謀取暴利。(Getty images)

期待正統藝術價值的回歸

中國油畫學會副主席、中央美術學院教授、詩人聞一多的兒子聞立鵬特別強調的一點是,在市場化和消費主義盛行的當下,藝術家特別要注意的是防止低俗化的傾向,要守住自己的價值觀,不能降低藝術品格,放棄美好理想。「要穩住陣腳,內心不能亂。內心一亂,筆觸就會發飄。」老人憂心忡忡地說。

無可否認,中國油畫市場還是有一批優秀的寫實油畫畫家。新唐人舉辦的全世界華人人物寫實油畫大賽的評委張崑崙教授說:「真正有寫實能力的畫家,現在是在中國,你看現在中國的藝術市場炒得是最熱的。藝術也有成住壞滅,正規學院派的寫實畫法在西方產生,但現在在西方已變異得非常厲害了,而中國藝術界最近也受所謂現代派影響,因此我們想通過這次大賽回歸傳統藝術。」

他強調,藝術家要回歸正統藝術的創作。「藝術對人類影響巨大,藝術家肩負社會責任,然而現代藝術已發生變異,我們的比賽將要求正規學院派的寫實畫法。」◇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