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香港入境黑名單擴大 學術交流也遇阻

?"
英國德蒙特福德大學教授邵力,作為考官去香港公務出差,但卻被拒絕入境。(邵力提供)

一位英國教授踏足香港,為一百多名應屆畢業生的成績作出考核,但卻在機場被禁止入境。 事件反映,港府的黑名單不只是針對示威活動,而將範圍擴大到日常的學術交流活動。

八月二十四日,即北京奧運閉幕日當天,英國萊斯特城德蒙特福德大學(De Montfort University)教授、英華人邵力到達香港,卻在機場被扣留十個小時,港府隨後宣布將其遣返。

涉法輪功 英國教授遭遣返

邵力教授被遣返回到英國後,接受新紀元採訪時表示,他被拒絕入境可能和他法輪功學員身份有關。當天入關時,移民局的官員在電腦上查看了很長時間,隨後他被帶到一個房間。先後有三批人分別來詢問他,被扣押的時間長達十個小時。他告訴記者:「從交談中我得知,這些官員也不知道為何拒絕我入境,直至我與他們講了二零零一年我曾經來香港抗議江澤民非法鎮壓法輪功被拒絕入境後,移民局的官員告訴我說:『此次可能就是這個原因』。」

據瞭解,邵力教授此次旅行純屬大學公務。他是受英國中藍卡郡大學(University of Central Lancashire)邀請,為該校和香港的城市教育顧問中心(CityEdU Consultants Limited)合作開發的海外學位課程擔任第三方獨立考官。邵力將負責考核該校屋宇設備工程系的一百多名應屆畢業生的成績是否達到英國標準。沒有他的審核簽字,這些學生將不能正常畢業,他們的未來將受到影響。而在去年和前年,邵教授因為這個項目都順利入境。

對這次被拒絕入境,他感覺非常的心痛。他最擔懮學生課程考核受到影響。他還說,考慮到奧運敏感時期,此行他特意帶備了英國中藍卡郡大學的公函,證明他確實是到香港公幹。最初入境處官員看到公函,曾經很高興的表示,事情很快就會解決﹔但是向上面請示後,還是拒絕邵力入境。他認為奧運前後,香港政府屈從了中共壓力而加緊了入境的限制。他表示:「中共政府無理由的拒絕我進入香港,致使一百多名學生無法正常畢業,對他們的前途造成的損失是非常大的。同時這一做法也證實了中共在奧運期間根本就沒有改善人權,所謂的一國兩制根本就是一制。」

來自教育界的香港立法會議員張文光接受新紀元採訪時說,教育界日常學術交流活動不應該受到入境阻撓,據他所知,香港教育界還沒有發生過因為信仰背景被拒絕入境的事件。但他同時指出,港府的確對法輪功學員的入境「非常緊張」,他建議有關教育機構應該要求港府入境處作出解釋。

旅遊購物轉機通通被拒

邵教授的遭遇不是一個個別事件。八月二十九日上午瑞士籍法輪功學員、專業攝影師丹尼爾自台灣前往香港被拒入境,經過將近五小時詢問,當天下午遭遣返回台。

丹尼爾為了工作需求,得購買昂貴的攝影器材前往香港,海關人員當場打電話向攝影器材的老闆確認事情真偽,卻仍不讓他入境。

而不到一個月前,美籍以色列裔的法輪功學員林理善準備取道香港轉機前往印度時,也遭遇到了香港政府的閉門羹。

這位畢業於美國南加州大學亞洲研究系中國歷史專業,之後在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獲國際關係碩士學位的年輕美國人,過往曾多次進出香港,最近一次在七月七日與美國作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到香港進行研究,進出沒有受到任何阻撓。對於僅僅二十多天後,他就成為黑名單上的一員,他推測可能與奧運保安有關。

林理善說:「奧運之前他們非常害怕,基本上中共當局可以說是瘋了,他們很多方面現在控制很厲害,比如說大陸他們已經抓了很多人,包括有名有姓的法輪功學員,五月就抓了一千八百人左右,六月也差不多,西藏人他也抓了五千名,因為它們最怕丟臉,怕暴光對老百姓人權的迫害。」

座談會王丹的控訴

除了法輪功學員外,被拒絕入境的還包括民運人士王丹等人。現居美國的六四學運領袖王丹受邀到港參加八月二十三日舉行的一個座談會,分享他在哈佛大學度過的時光,但十八日到洛杉磯中國總領事館辦理簽證遭到拒絕。而當日的座談會也變成王丹被拒絕入境的記者會。

王丹透過視像電話表示,在中共憲法和法律體系中,沒有剝奪公民護照和禁止公民入境的處罰條款和程序。他對於中共當局以政治理由拒絕其入境的行為,表示憤怒和抗議。

他說:「我對今天中國的執政黨──中國共產黨──有很多的批評,但是中共並不是中國,我對中共不滿,但是我依舊深愛中國,期待有朝一日能夠返回祖國。中共僅僅因為我對它的批評就試圖剝奪我的公民身份和權利,充份反映它們把一黨之私置於國家利益之上的心態。」


十多名海外民運人士,奧運前欲赴港參加「公民行」和平抗議行動,被港府大 範圍堵截入境。(新紀元)

示威之都慢慢褪色

外界批評,香港示威之都的形象已經開始褪色,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港府在入境自由方面越來越聽命於中共,令一國兩制蒙上陰影。除了邵力等人的遭遇外,在北京奧運期間,港府一連串的禁止海外民主人士入境事件令國際更加關注香港的人權狀況。

就在奧運召開前兩天,先後有十多名海外民運人士,包括中國公民力量主席楊建利、民主中國陣線副主席盛雪、民主中國陣線主席費良勇、紐西蘭自由民主黨主席潘晴等人欲赴港參加一個抗議行動,被港府大範圍堵截入境。該項名為「公民行」的抗議活動是通過和平行走的形式,呼籲民眾在奧運期間關注中國大陸的人權狀況,敦促中共政府履行先前承諾。

來自加拿大的盛雪在已知前面已經有民主人士被遣返後,仍然堅持來香港走一趟。她在被扣留在香港機場十一個小時期間,對香港入境處人員悲憤的說道:「那不就是因為奧運嗎?現在奧運使得你們那麼緊張,你們現在是在執行北京(中共)的命令,你們所謂的『一國兩制』,你們覺得還有任何希望嗎?」

較早前,著名的丹麥雕塑家高志活和兩個兒子,在五月北京奧運火炬傳遞到香港前,被拒絕入境。事件引起了歐盟二十七個成員國駐港領事的抗議和憤怒。他們質疑事件是否代表香港已改變入境政策,「憂慮同類事件將來會發生在英國、法國和其他外國的公民身上。」


港府在入境自由方面越來越聽命於中共,利用黑名單迫害異己人士,令一國兩制蒙上陰影。(法新社)

黑名單外洩揭港府聽命中共

據知過往港府一直利用黑名單迫害異己人士,去年七一前夕港府受中共國安頭目曾慶紅指使大規模阻止八百多名台灣法輪功學員入境時,已被揭露出協同部份航空公司阻截法輪功學員的黑名單操作。而早在零三年,台港法輪功學員就聯合啟動控訴港府非法遣返的司法覆核案,一再要求港府公開黑名單。

但港府一直堅持否認黑名單的存在。然而五月初,香港入境處一名官員儲存在自己電腦中的資料外洩,導致多份政府機密檔案曝光,包括香港入境處的黑名單。香港媒體報導說,外洩的機密資料最少有九份,其中包括外國旅客入境香港時遭到拒絕的紀錄名單,以及部份外國和香港本地居民入境香港時,個人資料被複製上報等情形。

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指出,雖然港府迫於形勢承認監察名單的存在,但宣稱這份名單不是長久存在,而是因應情況需要而定,明顯是為中共制定的禁止異見人士入境的黑名單遮掩。他說:「它只講了一半的真話,中共的國安局和相類似的單位,跟香港政府相關的情報部門,一定有交換情報,這份就是我講的很完整的、很清楚的黑名單。」

一位曾經在深圳被國安扣留問話的香港民主人士,也向新紀元透露,港府的黑名單來自於中共。當時那位國安曾洋洋自得的向他表示,「你知道為甚麼有這麼多外國法輪功學員被拒絕入境嗎?都是有人透露給我們的。」

大紀元時事評論員陳正洪在文章中寫道,世界各國的入境海關都有偵測名單,一般都是通緝中的刑事罪犯或危及社會的恐怖份子,絕無私自設限、拒絕善良民眾入境之理,更不會將修煉「真、善、忍」的好人當作暴民對待,囚之綑之。人權與自由乃放諸四海而皆準的普世價值,自詡為民主社會的香港也不例外。港府卻屈從於中共黑手,屢次助紂為虐,已使東方明珠蒙塵,自毀形象。◇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