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哪個中國?

?"
中國大陸今年天災人禍頻傳,圖為四川北川地震前後的對照圖。 (法新社)

國《衛報》七月二十八日發表薩姆森(Catherine Sampson)的文章,文中開宗明義地指出,別把中共領導人和中國人民搞混了。兩者間現在的差異比一九八九年後的任何時候都大。中共的穩定經常是假象,而廣大民意也不等於中共領導人的意志。

中共不等於中國

作者表示,當我們使用「中國」來表示少數掌權的中共領導人時,我們實際上是用了中共的詞彙。

以「中國」來表示少數領導人只是簡略的表達方式。而幾十年來致力於整合民族主義和一黨專政的卻是中共。

更重要的是,以「中國」代表一切的用法,是中共領導人加諸人民的最強而有力的控制方法。質疑一黨專政,就成了「反對中國」的異議份子。

今年,中國大陸天災人禍頻傳,中共政權面臨極大的壓力。中國記者們無法報導真相。但是,如果認為任何事情私底下都很和諧,那就太天真了。中國的近代政治史顯示,表面穩定的時期常因中共高層的激烈政治鬥爭而中斷。

薩姆森曾斷斷續續在中國居住過長達大約十五年的時間,接觸過許多士農工商、販夫走卒。以她的觀點而言,現在的民意與一九八九年的六四事件以後的任何時候相比,都有相當大的差異。

在過去,中共藉由國營的工作單位控制人民,這些工作單位配給醫療、教育、生育和工資,使人民的生活掌控在中共手中。現在,老百姓的經濟生活基本上能自己自足,共產黨的統治大部份透過宣傳和抑制危機(damage limitation)。

中共很少團結一致,穩定經常是假象。作者認為,現在我們在思考和描述中國時,應該小心謹慎。我們應該區分中國這個國家和掌權的中共領導人。


中共經常藉由國營企業來控制人民的生活。圖為北京的建築工人。(Getty Images)

京奧展現新舊兩個中國

加拿大《國家郵報》八月十一日發表了專欄作家剛特爾(Lorne Gunter)的文章。文中指出,北京奧運展現了兩個中國。一個是中共政權、國際奧委會竭盡所能地描繪為現代、有自信、有能力和向外延伸的中國。與其同時存在的另一個非常真實的中國,也就是沒有人想要承認的動亂、獨裁和壓制的中國。

第一個中國有張年輕的面孔,它是奧運開幕儀式所呈現的中國。它也是「鳥巢」、「水立方」、北京和上海的高樓大廈,以及玲瓏寶塔所呈現的中國。它不顧一切地希望世界接受它,並欣賞它的成就。

另一個中國已經上了年紀。它所展現的是污染、網路封鎖、處決政治犯、獨裁主義、迫害法輪功、藏胞和維族人。它擁有祕密警察和對準台灣的導彈,它也支持蘇丹、北韓、緬甸與辛巴威(Zimbabwe,又譯津巴布韋)等地的暴政。

簡而言之,奧運會存在於「新中國」的泡沫中。在外部,「舊中國」的安全機制正力保泡沫不破。與此同時,「舊中國」的殘酷手段威脅著泡沫,正如同它對待西藏僧侶、穆斯林和民主異議人士一樣。


中共為加強對西藏宗教自由的控制,今年三月十四日在西藏大規模鎮壓僧侶。圖為甘肅夏河街頭的僧侶與警車。(法新社)

國際奧委會為「舊中國」延壽

古代中國認為自己是懸於天地之間的中間國度(Middle Kingdom)。現代中國也幾乎一樣,它存於其緊抓的舊社會和試圖躋身其中的現代國際社會之間。

如果世界只準備看年輕的新中國,舊的殘酷中國──具威脅性的未來軍事強權──就會持續存在。

正因為如此,國際奧委會拒絕正視中共踐踏人權,並為中共的審查制度、污染和其他問題合理化的做法,使其自身成為惡劣中共的主要推手。

當國際奧委會的醫學委員會主席永奎斯特(Arne Ljungqvist)強調北京上空的陰霾不是煙霧,而是熱度和濕氣帶來的薄霧時,你可以看到國際奧委會多麼熱衷於掩飾中國的問題。

國際奧委會自從二零零一年給予「舊中國」奧運主辦權後,就一直為它護短。該委員會的成員可能認為,藉由將世人目光轉移至「新中國」,他們就能加速中共的解體,而事實上,他們正在延長它的壽命。◇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