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黑幫.間諜 背叛的故事

?"
麥克亞當近照。(攝影:Samira Bouaou/大紀元)

「當我越來越接近真相的時候,我感到震驚;但這僅是開始……」他主管的外交事務涉及中港加官員、間諜與黑幫,最終麥克亞當丟了工作,人身安全遭受威脅。這不是電影情節,而是真實的遭遇……

凌晨兩點或者三點起床,已經成了布里安.麥克亞當(Brian Mcadam)的習慣。起床後,麥克亞當會沏一杯Earl Grey濃茶,再喝一杯黑咖啡。

長年困擾麥克亞當的失眠症與憂鬱症還沒消失,但是這一切比起以前外交官的日子已經要幸福得多。

麥克亞當擁有三十年的外交官經歷,曾經在倫敦、哥本哈根、曼谷、香港等城市任職。一九八九年到一九九三年,麥克亞當是駐香港外交官,主管澳門、中國南部、香港的移民。但是他震驚地發現加拿大和中共領事館都在當時販賣加拿大簽證給來自中國的罪犯,以及中共的情報人員,價格從一萬到十萬加幣不等。


前加拿大駐香港外交官意外發現加拿大和中共領事館販賣加拿大簽證給中國罪犯及中共的情報人員。(Getty Images)

「當我越來越接近真相的時候,我感到震驚;但這僅是開始……」加前資深外交官布里安.麥克亞當在採訪時對我說。


「當我越來越接近真相的時候,我感到震驚;但是這僅僅是開始……」加前資深外交官布里安.麥克亞當說。(攝影:Samira Bouaou/大紀元)

在一九九零年左右,麥克亞當發現申請加拿大簽證的人很多都是罪犯、洗錢者、走私者及想要進入加拿大的中共間諜,於是他撰寫了三個報告,並起到了作用。麥克亞當表示,「根據加拿大移民局的估算,因為我的報告,五千名罪犯被拒絕在加拿大國界之外。除此以外,我還橫阻了兩千名非法移民者進入加拿大。」

麥克亞當表示,「我聽說外交部在最初看到我的報告的時候,極度地吃驚。因為他們發現我的報告中提到了幾位知名的香港商人。」

但是,麥克亞當說:「我的報告被人洩露給了香港和加拿大的媒體,然後我的生命安全就開始受到威脅。我懷疑很可能是加拿大領館內部的人幹的。」果然,麻煩接踵而來。

最初的威脅是電話。有人在電話中描述他講電話時身著的衣服,領帶的樣式,及手上正在閱讀的文件。在接下來的幾年內,麥克亞當表示他經常受到這種人身威脅,而且發給外交部的三十二個報告都石沉大海。

香港黑幫直通加拿大高官

恐嚇對於麥克亞當來說也許不算甚麼,但是同事的背叛卻令他黯然神傷。

當時麥克亞當在加拿大領事館的幾位同事和美國領事館的兩位官員,幾乎每周都會開一個碰頭會,通報對香港黑幫、間諜等問題的調查進展。有一天,那兩位官員分別打電話給他,要求他馬上把一位黑幫嫌疑人楊某的情況告訴他們。麥克亞當不疑有他,將手頭上的所有調查情況都告訴了他的美國同事。

在一次從渥太華出差回來後,他驚訝地發現其中一位美國領事館參與調查黑幫的人員,因為「收受黑幫賄賂」被美國獨立調查團指控並逮捕。不久,當他從另外一個出差回來之後,居然又驚悉另外那位美國官員也遭到逮捕,理由是「為黑幫而工作」。麥克亞當回憶說:「他們為甚麼當時那麼著急地問我那個人的情況?只是為了知道我到底掌握了多少他們的證據。」

麥克亞當有一位香港警界的朋友。有一天這位朋友打電話給他,當時這位警官監聽一個黑幫頭目的電話談話。麥克亞當說:「這位警官感到很吃驚,因為那位黑幫人士直接打電話到渥太華移民部長辦公室。」

但使麥克亞當更加震驚的還在後面,這位警官監聽到,「那位加拿大官員告訴黑幫頭目:別擔心麥克亞當和他正在幹的事情,我們會處理他的。」

隨後,加拿大移民部要求麥克亞當調回渥太華,加入重案組部門,於是他不得不離開香港。


麥克亞當近照。(攝影:Samira Bouaou/大紀元)

拒絕財色成「異類」

在香港任職外交官期間,麥克亞當還遭遇了紅包事件。當時他和妻子收到一位知名商業人士的邀請去遊玩過山車,結果兩個人各分到了一個紅包。他回家後發現裏面是兩百五十元加幣。他覺得不安並準備歸還錢財時,他的上司告訴他,不要使得發紅包的人丟面子,實在不行的話可以將紅包捐獻給慈善機關。

在後面幾年,皇家騎警曾對此事進行調查。調查發現,大約三十名領館人員都拿到了此類紅包,一般裏面都會有一千元加幣左右。麥克亞當質問,「到底每個人分到過多少這樣的紅包?」

一九九二年,麥克亞當代表加拿大應邀參加一個在溫哥華舉行的有關世界黑幫問題的論壇。

論壇結束後,皇家騎警的一位官員和移民部的一位官員陪同他在溫哥華組織犯罪團夥最活躍的地區兜風。之後他們去一家餐館,並把麥克亞當介紹給六名男子。

晚間十一點他們陪同他到設有卡拉OK的一家夜總會。麥克亞當說:「三位漂亮的女性出現並坐在他們的桌子旁邊……,其中一個和我說她來自香港。然後我問她在那裏做甚麼工作?她回答說她是香港一家知名夜總會的『媽媽桑』。我立刻感到警覺。」

「突然,兩位小姐開始在桌子底下撫摸我的大腿,而那位皇家騎警估計收到了訊號。他對我說:『布里安,旁邊就有房間,去吧!』我意識到這是早就設計好了的『甜蜜』圈套,於是我站起來說,非常感謝你們,但是我感覺很累,我先失陪了。」

麥克亞當回到香港後調查了他在溫哥華結識的這些朋友,六個人中的五個人最終被證實是黑幫的成員。

因為紅包事件及其他原因,麥克亞當被香港的加拿大領事館同事視為「異類」。

「他們背叛了我」

一九九三年夏天,麥克亞當調回到渥太華,開始準備重案組的工作。當時他還很高興,因為這個部門可以充分運用他在移民部所獲得的消息。但是就在他回到渥太華兩天後的夜晚,他以前的同事造訪了他,並警告他,因為在香港的所作所為,外交部及移民部對他「非常痛恨」,「工作怕是保不住了。」

滿懷未知的惶惑,他走回渥太華的辦公室。工作第一天,他的上司就明確地告訴他:「沒人願意和你一起工作。」並建議他提早退休。麥克亞當退而求其次,要求為加拿大情報局或者皇家騎警工作,但遭到了拒絕。

移民部最終給了他另外一個專案。但是一位舊識告訴他那專案實際已在幾周之前就結束了。面對各種壓力,麥克亞當不得不在一九九三年十月選擇提前退休。

麥克亞當表示這也是長期困擾他的憂鬱症產生的原因,「他們,都背叛了我。」

現在,麥克亞當正準備出版一本名為《龍的欺騙》(The Dragon’s Deception)的書,講述他三十年任職的外交官經歷,尤其是在香港任職移民官的經歷。

在他的八百五十頁手稿中,對於那一段身處敵意環境中克盡己任,而香港與渥太華的同事卻將他祕密調查的結果洩漏給罪犯,致使他丟了工作且性命堪憂,麥克亞當拋出了一個更大、更複雜的問題:「為甚麼加拿大駐香港的外交官和渥太華的官員能夠為所欲為地打擊我的人身和工作?」◇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