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苦難的中國學子——遲到22年的義務教育和高昂的高校學費

?"
在中國的農村,教育成為孩子最奢侈的夢想。許多農村學生在初中畢業或高中畢業之後,就含淚告別學習生涯。(Getty Images)

天(九月七日),我的一個在法國留學的學生發來資訊,他談到了法國的戶籍制度和法國的義務教育制度,讓我感慨不已。他說:「相比中國的戶籍管理法之嚴厲,法國的這個法,鬆弛得簡直不像個法。」

法國法律規定,公民有自由遷徙的權利,公民有受教育的權利。法律寫出來不是逗公民傻樂或者生氣的。只要法律沒有規定「不許……」,政府就得「允許……」。

關於遷徙,法國法律說:無論是臨時搬遷,還是永久搬遷,您只要去趟新位址的市政廳,出示您在新住址的電費或者電話費帳單,即可證明您已經在這裏住下的事實。有居住事實就有了包括「子女就近上學」在內的各種居民權利。

但是在中國,沒有暫住證不能找工作,沒有工作就辦不了暫住證;沒有暫住證就不能買房子,沒有房子就不能辦暫住證……我的神哪,到底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我與中國各地各級人大一樣,也一直沒搞明白。

從三歲進幼兒園開始,法國兒童就進入了義務教育體系。甚麼是「義務教育」,說出來氣死你:

一、免費(注意,是完全的徹底的免,不是中國那種免來免去還有好幾百萬兒童上不起學的免);
二、強制(家長必須送孩子上學,政府必須安排孩子入學,誰不照法辦就要被法辦);
三、走哪兒上哪兒(家庭遷徙的事、時間、地點……均不構成政府拒絕或拖延就近安排孩子入學的理由。

請祖國人民放心,無論我們流浪到法國的哪個犄角旮旯兒,孩子們上學都還是有保障的。

看到這裏,我忍不住開心地笑起來。

於是我就把這段資訊發給我另外一個在法國讀大學的女學生看,她回信:「是的,我就在享受法國的高等教育,只要三百歐元的註冊費,其餘沒有任何學費。」

這次該輪到我喊「我的神哪」,原來,法國的義務教育是從三歲到大學。

於是,我就想到了剛剛七月一日,中國人民終於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出臺二十二年後,獲得了遲到二十二年的「學雜費」免除待遇。

一九八六年七月《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頒布了。這是我國首次把免費的義務的教育用法律的形式固定下來,也就是說適齡的「兒童和少年」必須接受九年的義務教育。

其中第十條規定,國家對接受義務教育的學生免收學費。但是雜費不免。

二十年後,在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九日修訂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才明確了「實施義務教育,不收學費、雜費」。

但是城市學生直到二零零八年九月一日才免掉雜費。

可憐的中國人民,一九八六年出臺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直到二零零八年才完全「義務」。

二十二年啊,可憐的中國人民!

那麼,國家「義務」免掉學雜費之後,中國的學生家長們不再交其他費用嗎?所有的中國學生家長都知道各個學校還有一個或多或少的所謂「自願繳納」的清單,你敢於不自願嗎?

英國.義務教育制

我們再來看看英國。英國政府將英國青少年義務教育的法定結束年齡由以前的十六歲提高至十八歲。

英國財政大臣布朗宣誓,他的首要任務就是保證每一個年輕人都能夠接受世界一流的教育。「我們必須給所有人第二次、甚至第三次的受教育機會,以保證他們擁有在全球化經濟環境中生存的必備技能。 」

於是,英國政府為在十六歲之後還繼續在學校接受教育的每個學生提供每周三十英鎊的教育津貼。

國外是真正的義務教育,是除孩子上學全部免費外,政府還發點心費,每月都有節餘,免費校車接送。

而且,國外的義務教育一般都是十二年制義務教育。

由於我是高校教師,所以寫完以上關於「義務教育」的一點感想外,我很想談談高等教育。寫作之前到網絡上看了看,結果發現和我有相同觀點的教授比比皆是,現整理一些觀點如下:

說實話,當中共政府宣稱教育改革取得成功的時候,作為一名在教育第一線的教師,我感到震驚,當你們宣稱我們的高等教育進入世界先進行列的時候,我感到羞恥。

高昂的高校學費

高等教育在專制體制的侵蝕下步步下滑,功利主義、形式主義和虛假主義讓我們的基礎教育遭受傷害,也讓我們的高等教育在大規模、高收費的外衣下有其名而無其實,披上了一層華麗的、薄如蟬翼的金縷玉衣,而它的背後,則是難以數計的寒門學子的苦與淚。

高等教育的高收費已經成為高校中農村學生越來越少的最根本原因。

許多農村學生在初中畢業或高中畢業之後,就含淚告別學習生涯,再也不敢去夢想大學生活。這一狀況源自對大學天價學費的「恐懼」,對背負一屁股債完成大學學業卻無法在畢業後找到工作的「恐懼」,而正是因為這樣的「恐懼」,使得貧困地區超過70%的初中學生放棄了高中階段的學習;90%以上的高中學生無法進入大學接受高等教育。

所有我的同事在聚會的時候都感嘆,現在的大學校園裏的農村大學生比例越來越低了,是的,我相信,在現實的高等教育制度下,大學校園裏的農村學子會越來越少,因為絕大部份農村孩子在高中階段、初中階段甚至小學階段就被未來大學的天價費用嚇退了,他們可能連溫飽問題都尚未解決,當然就沒有資格保留讀大學這樣奢侈的夢想。

我們不得不承認,在現實的教育體制下,知識改變不了農村孩子的命運,輟學打工或許是最適合那些極度貧寒的農村學生最好的生存出路。

你們聞到了飄浮在大學校園上空那股愈來愈濃的銅臭味嗎?現在的大學還有多少書香和朗朗的讀書聲。

美麗的大學校園不再是求知的樂園,她的聖潔早就被高昂的收費和低劣的教學質量玷污得無影無蹤了。

中共憑甚麼制定如此高昂的高校學費標準?是否舉行過價格聽證會?是否考慮到絕大部份老百姓的承受能力?

也許你們可以找出千百條理由來進行辯解,但如果我們國度裏的絕大部份家庭都感到很不容易供養一個大學生,那麼這些理由絕對無法獲得人民的理解。

原國家教育部副部長的張保慶先生也承認,他夫妻的收入供養一個大學生有困難,中國的高校收費的確有些高了。

其實,高等教育的收費豈止是有些高了,而是高得離譜,高得足以讓那些貧寒學子和他們的父母感到絕望。

當然,面對越來越多貧寒學子無法圓夢大學的境況,中共也給貧困生提供了貸款。

我們不否認這的確給部份學子打開了通往大學的門,但當老百姓連吃飯穿衣都很困難的時候,他們會讓孩子背著一屁股債去讀大學嗎?更何況很多寒門學子在初中階段、高中階段就被天價的大學費用嚇跑掉了。

所以,助學貸款不是解決貧困學子上學的根本之策,這是一個表面上很溫情但實際上很冷漠的政策。大學日子一天天地流逝,但寒門學子背負的債務卻越來越多,他們走出校門,在就業形勢越來越差的形勢下,在畢業即失業的現狀下,他們卻要在漫長的還債路上艱難的行走很長的時間。

社會問題的根源在於專制體制,唯有民主政治才能解救中國人民。

新學期剛剛開始了,一些農村孩子經過各種各樣的苦難,最終艱難地進入了大學。在這裏,我祝願你們克服一切困難,勤奮學習,獨立思考中國人民的苦難,深刻領會中國的一切社會問題的根源在於專制體制,唯有民主政治才能解救中國人民。◇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