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香港民主價值不變

?"
圖1:第四屆立法會分區直選當選名單。圖2:《開放》雜誌執行編輯蔡詠梅。圖3:《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大紀元)

回歸十一年,中共統戰系統、情治系統、流氓系統在香港無孔不入地發展之際,此次立法會選舉結果表明,香港社會的主流價值與西方民主社會一致。

就今次香港立法會選舉結果,本刊記者邀請《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和執行編輯蔡詠梅進行了分析。

金鐘認為,今次立法會選舉結果顯示香港民主派在香港社會還是有相當深厚的基礎:「三十席有十九席,回歸十一年,中共勢力在不斷的發展,統戰系統、情治系統、流氓系統在香港達到無孔不入的地步,但是香港社會的主流價值、基本價值、核心價值和西方民主社會保持一致,對民主人權自由的追求在香港社會的根子還是很深。」

金鐘:主流民意支持民主

對於自由黨在直選方面的落選,金鐘認為,結果意味香港並不是某些人想像的是工商社會天下,或者和共產黨作些生意就什麼都不顧:「香港社會生意歸生意,政治歸政治,這個界線很清楚,不是說經濟方面,香港對大陸的依賴增加,民主就會放棄,香港選民對此非常清楚。」

至於選舉中配票和幕後操縱問題,金鐘說:「民主派有些配票是候選人自己協調,有些配票是選民主動,對於親中政黨社團,中聯辦對他們的幕後支持是一貫的。」

而七位資深的民主黨議員都連任了,基本上反映到選民對泛民的支持,另外新興政黨社民連的成功證明港人認同立場情緒反對中共的候選人:「尤其是黃毓民,和我們是多年的老朋友,我們非常瞭解他,他反共的立場非常鮮明而且非常堅定。他是名嘴,又是大學教授,論政能力相當強,對三民主義都有研究,將台灣民主的經驗搬到香港來。我想他能夠當選,香港民主政治的發展帶來新的氣象。」

蔡詠梅:非幸運乃天意

蔡詠梅認為,這次選舉是最戲劇化的一次。第一次出現選前民調差距這麼遠,令所有人包括媒體都跌破眼睛,由於正式結果是在星期一凌晨才全部揭曉,超過媒體的截稿時間,所以星期一的香港報紙的報道和開票出來的正式結果有一定差距。

她回憶,選舉當晚她等著看結果,民調一片悲觀,她實在熬不住去睡覺時,當時還有些天塌下來的感覺,第二天早上醒來還不願意面對,想著香港重量級的元老可能都會被選下臺,香港怎麼辦﹖但沒想到結果卻出奇的理想,除了張超雄、毛孟靜公民黨候選人落選外,其他有「料」的泛民主派都有驚無險的入圍了。「有人說是幸運,我覺得這是天意。」

蔡詠梅認為,這次選舉特別遺憾的是毛孟靜:「她當記者十幾二十年來,一直都在爭取香港的言論自由。

黃毓民在幾次辯論中,攻擊她很不好,純粹是為了拉票。黃毓民這次拿了毛孟靜好多票,致使梁美芬當選,毛孟靜才少梁美芬兩千多張票,所以大家對黃毓民這點意見很大。」

民調大亂因選民抵制

蔡詠梅分析,上次立法會直選,民主派配票出現差錯,港區選民為保排在民主黨第二位李柱銘入選,投了太多票,令何秀蘭以微弱的差距被蔡素玉擠出立法會,這次直選名單更分散,市民更加頭痛,不知道怎麼投:「分散投票也很危險,劉慧卿差點上不了。因為大家都覺得她選得上,所以就去投其他人,反而她的票少,這就是分散投票的危害。」

講到今年有關民調方面的爭議,外界披露民建聯因為零四年那次配票很成功,所以中共就冒充獨立調查機構搞假民調,觀察民調走向,以所謂十萬鐵票發動救誰不救誰。

很多選民也對民調機構和所收集資料的用途很關心,蔡詠梅談了自己的經歷:「我們朋友有幾個香港人,全部都投民主派。其中一個小夥子,投的鄭家富,但作民調,就告訴他們投的是自由黨。我以前作民調都很配合,這次我就很注意,看他們的牌子,如果是港大鐘庭耀他們的,就答,否則就不答,我還問,你們是哪個團體的,說他們兩句,結果他們馬上就退後,不敢問了。」

她認為,這次選前民調出現誤差就是選民自發抵制的結果。當然對於學術調查機構有不公,但也堵住了中共利用民調配票的「武功」。

她認為選舉後,政治僵局還會維持下去:「中共發現無論他們怎麼搞,主流民意還是不變的。香港年輕人開始不耐煩,激進的聲音會越來越多,比如黃毓民參選的時候,民調很低,變成熱門。梁國雄本來說選不上,結果高票當選。」

比例代表制防泛民主派獨大

香港立法會地區直選採用「比例代表制」,候選人可組成一張名單參選,名單內可有多名候選人並有排名次序,然後根據排名及每張名單取得的票數決定多少人當選。

蔡詠梅分析了比例代表制的不公。她指出,香港九七前並沒有比例代表制,而採取單議席單票制,但九七後中共就把立法會選舉直選部份設計成分區直選的比例代表制,目的是控制泛民主派不會拿到太多議席:「九七年,二十個席位,民主派拿了十八席。因為他是小選區,比如一個選區有兩個席位,投兩票。我兩個票都投給民主派,只要過一半就可以當選。」

蔡詠梅續說:「九七年以後,中共就把他設計成比例代表制,意思是不是大黨通吃,小黨也有他的代表性。他們把選區劃大,多議席只有投一票。比如有五個席位,你只要拿到百分之二十的票就可以當選,這是對大黨不利,對小黨有利。」

蔡詠梅認為,比例代表制只有在全民普選的情況才有利。它不能扭曲:「如果你要講代表性,應該大家都全部放開來講,否則為什麼要講比例代表制?」

她指出,民主派在直選中占百分之六十的比例,按比例代表制,應該有六成的選票,但中共又增加三十席的功能組別,這個完全對民主派不利,「你看親共陣營在裏面拿多少席位,甚至有十四個席位是自動當選。」

蔡詠梅認為,在這種選舉制度下,泛民主派能夠得到這樣的選舉結果是可以接受的:「民主派說我們一定要爭取二十一席位,因為在立法會通過一個重要議案,要三分之二以上通過,他們能夠保住二十三個,但裏面有個別可能立場不穩,但至少保證反對的權力。」◇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