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不許漲價的奶粉和不許降價的房子(下)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當勞漢堡包裏發現蠕蟲(Worms),公司用蟲子代替牛肉,甚至麥當勞把牛眼球攙在絞碎的牛肉裏的傳言,對公司的形象和銷售的巨大負面影響,可想而知。但麥當勞沒有因此而倒下,是因為假的就是假的,而真正誠實做生意的人們,一定會有良善的回報。


中國低迷的房市中,居然有許多勢力不許房子降價,這個任何國家、任何自由市場經濟中最正常不過的市場反應。也因此,數量眾多的民眾對自有住宅更是可望而不可及。圖為安徽農村的古老民宅。(Getty Images)

謠言之初的混亂過後,人們從理智上就可以看清,這些傳言都是惡意的謊言。要知道,蠕蟲的成本實在是太高了,遠比牛肉要貴。麥當勞每年買大量的牛肉,假設他們真要用蟲子來代替牛肉,就必須有許多生產蟲子的「農民」。而在自由社會,要掩住成千上萬「蟲民」的嘴,是根本不可能的,紙是包不住火的。

造假的法律和道德成本 美中大不同

麥當勞公司的發言人當年說過一句話,也是意味深長。他說,我們沒有這樣做,沒有用蟲子代替牛肉,因為那太昂貴了。這話有至少兩層涵義:一個是造假的法律和道德成本太高;另一個是用蠕蟲代替牛肉,比牛肉本身還貴,從經濟上都不合算。

在中國三鹿奶粉事件中,顯然,管理層不是這樣認為的,不然的話,他們就不會試圖賄賂百度來刪除負面報導、掩蓋真相了。他們的三聚氰胺成本比牛奶要低,而造假的法律和道德成本對他們來說,更是低得可以不予考慮。另一種可能,就是他們不得不這樣做,因為有來自上面、政府的壓力。

從企業內部管理來看,為公司辯解的人們說,今年以來奶粉原料大漲,翻了將近一倍,國家又不允許奶粉企業漲價,所以就加大了三聚氰胺的投放量,導致問題出大了。三聚氰胺的「含量非常的高,心也非常的黑」,小孩腎臟長石頭都不管了。

按理說,奶粉原料價格上漲,按市場規律,奶粉價格也應該水漲船高。雖然從一時看來,消費者會受害一時,但漲價的長久效應會是好的。因為利潤空間大,其他企業會進入,其他材料來源也得以被開發,只要市場在,價格終究會降下來,人們應該允許市場有時間來做自然的調整。

削價售房?利益集團的槍口在四周

在中國的奶粉不許漲價的同時,細心的人們注意到,中國的房子則不許降價。

在中國低迷的房市中,上海萬科準備削價售房,出清手頭的存貨。這本來是最正常不過的市場反應,在任何國家、任何自由市場經濟中,削價求售,都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但想降價的萬科王石發現,「周圍全是黑洞洞的槍口。」這威脅來自原來高價位買入的業主,來自於眾多的炒樓者,更來自房地產業的同行。

人們不難發現這些形形色色的大地產大亨們的背後,是一個甚麼樣的利益集團。一句「降甚麼不能降房價」的口號,則反映了他們真實的心態。看來,有許多人、許多勢力,在中國億萬民眾負擔不起住房的時候,在房價漲到了荒謬絕倫的時候,最耽心的,不是房價回歸自然,而是耽心房地產業整體的下跌。

從民眾的角度看,在不許漲價的奶粉和不許降價的房子中,會選哪一個呢?無可爭議的,當然是房子降價最好,因為那是大頭。奶粉對獨生子女家庭來說,最多也就吃上個兩、三年;奶粉太貴,就母乳餵養好了,母乳其實更好。而房子降價,哪怕是每平方米降五百元,那會值多少袋奶粉呢?(當然,是不攙三聚氰胺的優質奶粉、外國奶粉。)

小孩腎臟長石頭的原因:穩定政權

中國市場的問題,顯然在於「國家不允許奶粉企業漲價」。為甚麼國家不允許奶粉企業漲價呢?難道是這個國家,或者說這個國家的治理者們,特別熱愛買奶粉的消費者嗎?顯然不是,「國家不許奶粉企業漲價」的背後,是政府用行政力量干預市場、人為的控制通貨膨脹;如果允許奶粉漲價,連帶著其他食品、生活必需品漲價,通貨膨脹失控,會威脅政權的穩定。由此可見,恰恰是這個穩定政權的考量,才是小孩腎臟長石頭背後最大的原因。

而「黑洞洞的槍口」背後的勢力不許房子降價的原因,則是不願失去既得利益集團的既得利益。不管是不許漲價的奶粉,還是不許降價的房子,餵奶的母親和萬科的東主面臨的是同一個問題:亦即當局的自保、自肥、和自家天下永固。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不允許漲價有因,不允許不漲價,亦事出有因。

人家抓住了權,又抓緊了錢。腎結石的孩子怎麼去救呢?也許,先救大人吧。◇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