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財經時報揭黑幕 遭罰停刊三月

?"
《財經時報》九月二十五日發布公告說,該報因刊發一篇企業報導而被上級主管部門以違反新聞宣傳紀律為由停刊整頓三個月。

《財經時報》一篇報導揭露了農行常德分行的黑幕,對方隨即利用權力關係向中共宣傳部門惡人先告狀,並向報社施壓,就在記者及編輯強頂壓力不屈服的情況下,最終仍遭停刊處罰。此事件迅速成為網民譴責當局壓制新聞自由的熱點。

中國頗具影響力的第一份財經類周報《財經時報》九月二十五日發布公告說,該報因為刊發一篇企業報導而被上級主管部門以違反新聞宣傳紀律為由停刊整頓三個月。由於目前當局在三鹿毒奶粉事件中,事先知情瞞報及事後仍在進行新聞監控,而成為中國民眾怒斥的焦點,因此財經時報事件也迅速成為網民譴責當局壓制新聞自由的熱點。

《財經時報》一名不願公開姓名的工作人員二十七日向記者透露,公告中說的企業報導是指今年七月十一日刊登的〈農行常德分行46億巨額不良資產剝離真相〉。那篇報導的記者是常德人,經過其親友及農行內部人員等特殊的人脈關係提供線索,並經過多個渠道核實而寫成的。記者也試圖正式採訪常德分行,但遭到迴避及拒絕。雖然農行運用更高層靠山堅持要求開除那名記者,但《財經時報》頂住壓力,堅持認為報導沒有問題,最終被罰令停刊。

中共中宣部或新聞出版總署並未就此事發布公開通報批評,因此《財經時報》的公告被外界視為「主動爆料」。該工作人員表示,《財經時報》的記者和編輯都對這樣的處罰不滿,也為那位記者叫屈。之所以發布公告:一是對讀者和客戶有個交待,另外也是有意向公眾透露敏感訊息,希望引起外界關注。他認為這也是一種變相的喊冤,相信讀者在看到公告後就會心知肚明。

常德農行四十六億不良資產剝離黑幕

今年七月十一日,《財經時報》刊發署名文章〈農行常德分行46億巨額不良資產剝離真相〉,報導農業銀行湖南常德市分行(下稱「農行常德分行」)在繼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期間違規剝離12.11億元(人民幣,下同)的不良資產後,又於今年違規剝離46.21億元的不良資產。這起事件的背景,則是在「八千多億元中國農業銀行不良資產剝離大戲即將拉開帷幕之際」。

該報導說,為了將經營損失轉作不良資產剝離給長城資產管理公司長沙辦事處,農行常德分行私刻公章、複印公章,並採用刀刮裁剪套改等方式偽造國家公文,「炮製」了一系列資產管理公司核銷剝離所需要的工商、法院、公安局、會計事務所等文件,再藉劃轉之機,製造順利剝離不良資產的假象。

雙方博弈

七月十五日,農行發表聲明稱該報導「是一篇典型的憑空杜撰、捏造事實、虛構情節、無中生有之作」,要求該報及該文記者「公開向農行和廣大讀者致歉」。

《財經時報》八月十一日收到農行的來函,一周後回覆表示,「本次報導的最初線索來源於貴行內部工作人員。記者在核實該報導線索的過程中,一共從貴行各相關部門的四個新聞源上獲得了可以大體相互印證的事實。這些採訪過程均有採訪記錄和相關資料佐證。只是依從新聞職業的倫理要求,而在公開報導中隱去其具體的姓名和職務而已。」

不收回報導 被扣「政治帽子」

《財經時報》內部工作人員透露,這篇報導揭露了農行常德分行的黑幕,令對方忿恨,在刊登後就遭到對方的報復,農行還向中共宣傳部門「惡人先告狀」,利用權力關係向《財經時報》施壓,強行要求該報公開道歉、挽回影響,開除那個報導的記者崔帆,並把報導中所提及的所有新聞來源通告農行。

但那個記者及《財經時報》編輯均認為報導沒有問題,強頂壓力不屈服,雙方博弈,最終被以「停刊整頓」處罰,並被扣上幾個可笑的「政治帽子」。

對於這些所謂的「新聞宣傳紀律」,該工作人員認為,很荒唐,只是一種打壓的手段。他說:這都是中宣部定的,實際上很多地方媒體都不這麼做,因為沒法做。那麼多媒體都報導異地新聞,甚麼叫不能『異地監督』?!記者的責任就是明察暗訪,查清事實真相,甚麼叫『正規採訪手續』?!對於這類揭黑新聞,我們想找正規渠道也沒有啊。甚麼「重大、敏感新聞稿件刊登前需與被報導方進一步核實、交換意見」,那個記者也找農行要求核實,但根本沒人答理,找不到人出面。

該工作人員表示,上頭查也沒查出我們報導的問題,所以就用所謂的新聞紀律作藉口。這完全是為了打壓的「政治帽子」。

「就像失火時去關閉消防龍頭」

評論人士連岳指出,因所謂的「媒體不得異地監督」而停刊整頓一家報紙,這種干涉新聞自由的事情,只有我們這兒做得這麼理直氣壯。毒奶粉事件尚在發展,政府不僅不感謝媒體監督幫助社會正本清源,重建質量安全體系;反而重回舊路,加重懲罰媒體。如果只靠石家莊媒體的本地監督,我們能發現三鹿的不法行為嗎?

「有意思的是,湖南吉首因金融混亂引發的騷亂難以平息,監督湖南常德農行亂象的媒體反而要受懲罰,這就像失火時去關閉消防龍頭。」

很多報導都被核實掉了

正當大陸人在關注三鹿毒奶粉事件的延燒以及相關新聞報導受控制之時,《財經時報》因報導真相而遭封殺,也迅速成為網民譴責當局壓制新聞自由的熱點。

大陸網友說,「媒體不得異地監督」,「新聞採訪需履行正規採訪手續」,「重大、敏感新聞稿件刊登前需與被報導方進一步核實、交換意見」,這幾條規則看上去就像是讓媒體帶上腳鐐跳舞,而且還把媒體放在燃燒的炭火上。每一個有點知名度的報紙、電視節目都說過,他們的很多稿件、錄製的節目不能播出。可見這些報導都在和被報導方進行核實的時候,被核實掉了,被和諧了。

網民mastableleo說:「『媒體不得異地監督』,笑話!央視天天異地監督台灣!監督美國!該當何罪?『新聞採訪需履行正規採訪手續』,也是笑話!辦了正規採訪手續,也就甭採訪了!甚麼『重大、敏感新聞稿件刊登前需與被報導方進一步核實、交換意見』,我很想跟江賣國核實他和宋少將到底甚麼關係?我也很想跟薄熙來交換意見為甚麼他要把兒子薄瓜瓜送到對敵鬥爭的第一線──老牌帝國主義國家英國去?」◇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