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來西亞反對黨支持者以剃光頭來表示對內安扣捕行動的抗議,在他身後是被捕三人中的《當今大馬》網站主編拉惹柏特拉的海報(Raja Petra Kamarudin)。(Getty Images)

從「華人寄居論」到「內安扣捕行動」,巫統玩弄種族主義以挽救統治危機的手法,一再震驚大馬,從而掀起廢除內安法令的聲浪,因為制訂該法案是為了處理共產主義的威脅,而不是用來消除異議。

來西亞(簡稱「大馬」)的政治,正面臨建國以來最大的變局,執政長達五十一年的國民陣線(簡稱「國陣」),在今年三月的國會大選中挫敗,失去三分之二的多數席位。尤其是前副首相「拿督斯里」安華.依布拉欣自今年四月十四日結束其長達五年的參政禁令以來,就開始揚言將於九月十六日奪下中央政權,一旦成功將意味著在馬來西亞獨立超過五十年以來首次經歷改朝換代。

作為馬國執政聯盟國陣中的第一大黨,巫統已經切實感受到正在面臨的統治危機。八月二十五日,也就是安華補選峇東浦國會議員投票日的前一天,巫統升旗山區部主席阿末依斯邁在助選演講中,說華人只是「寄居」在大馬,所以不可能做到各族平等,從而引起軒然大波。然而,巫統之後在對「華人寄居論」事件的處理上,不僅未能更好地安撫人心,反而因「內安扣捕行動」陷於更深的政治窘境,突顯其執政地位岌岌可危。

巫統黨員阿末依斯邁大放厥詞

《星洲日報》報導檳城巫統升旗山區部主席阿末依斯邁說,檳州首長林冠英一上任就要撤銷新經濟政策,而新經濟政策是保障馬來人未來的一項政策。他說,華人只是「寄居」在大馬,因此不可能做到各族平等。

「華人是否能夠平均分配財富給我們呢?如果今天你居住在華人家庭,你相信他們能夠公平對待你們嗎?」

此消息發表之後,立刻引起馬國華人族群的強烈不滿。馬來西亞華人公會(簡稱「馬華」)青年團二十八日首先向巫統施壓,要求阿末依斯邁收回有關言論,並向「華社」做出公開道歉。馬華是國陣第二大成員黨,也是馬國最大華人政黨。

其後,同在國陣內的民政黨全國代主席許子根也表示,該黨將向國陣最高理事會建議紀律處份阿末依斯邁。作為一個多種族陣線,國陣在促進馬來西亞人民的和諧與團結和互相諒解上,應繼續負起領導的角色。

首相為阿末辯護 副首相代其道歉

事件發生後,首相阿都拉向媒體透露,他已告訴阿末依斯邁勿再發表類似談話。他也相信阿末依斯邁在發表有關言論時,並沒有這樣(華人只是寄居馬國)的意思。

阿都拉這番言論頓時引發華基政黨領袖批評為姑息養奸,風波更是繼續升級。檳州民青團宣布即日起杯葛巫統升旗山區部所舉行的各項活動,直到阿末依斯邁公開道歉以及巫統針對種族霸權主義做出改善為止。五個州屬的社青團也在九月一日同步向警方報案,要求援引《煽動法令》調查阿末依斯邁,因為其言論已破壞各族的和諧及團結。

在壓力下,副首相納吉代表阿末依斯邁公開向人民做出道歉,並表示巫統會召開最高理事會議討論如何處置阿末依斯邁。

他說:「雖然寄居論不是巫統發表的言論,但因為阿末依斯邁是巫統區部領袖,因此我們道歉。這完全是沒有必要的,有關言論也不是巫統或巫統領導層的立場。我們感到非常遺憾。」

雖然朝野領袖、華人政黨和社團肯定副首相為「寄居論」道歉的精神可嘉,但仍然堅持發表極端言論、嚴重破壞種族和諧的阿末應該親自道歉。

拒絕道歉 阿末被凍結黨籍三年

儘管首相阿都拉後來要求升旗山巫統區部主席阿末依斯邁為其「華人寄居論」道歉,但是後者卻拒絕聽命,表示「我沒有做錯,又何來道歉?」

阿末依斯邁也炮轟一些人士包括媒體,對他進行未審先判的批評。阿末依斯邁在接受電視電話訪問時更放話表示,由於華人已經不支持國陣政府,巫統若太過照顧華人的感受,恐怕將會失去馬來人的支持。

在阿末九月八日二度於檳州召開的記者會上,不僅出現阿末的支持者怒撕民政黨代主席許子根肖像的場面,還多番以恐嚇口吻阻止記者發問。阿末甚至警告華人不要學美國猶太人兼控馬國政治與經濟。

這項舉動旋即在國陣內部引發大地震。檳州民政黨當晚立即召開緊急會議,同時宣布與檳州巫統立即「斷絕關係」,並準備報警及要求國陣和巫統對阿末採取紀律行動。國陣最高理事會也因此於九日舉行會議,全面否決阿末所發表的爭議性種族言論,並且要求巫統迅速嚴厲懲罰阿末。

十日,在主持大約三個小時的巫統最高理事會緊急會議後,首相兼巫統主席阿都拉宣布,阿末依斯邁將被凍結黨籍三年以示懲罰。在這段時期,由阿末擔任的黨職,將自動失效。

三名人士在內安法令下被捕

雖然巫統最高理事會對阿末的懲罰仍有分歧,但看起來巫統懲罰阿末的決定至少可以讓「華人寄居論」所引起的風波平息一陣子了。沒想到的是,轉瞬之間一場更大的風波驟然而至。

馬來西亞警方於九月十二日援引《一九六零年內安法令》第七十三(一)條款分別於三個不同的時間與不同的理由,逮捕報導「華人寄居論」的《星洲日報》記者陳雲清、反對黨民主行動黨(民行黨)國會議員郭素沁和馬國知名網路媒體《當今大馬》主編拉惹柏特拉(Raja Petra Kamarudin),震驚全國。

在各方努力下,報導「華人寄居論」的《星洲日報》駐檳城高級記者陳雲清在隔天(十三日)獲釋;民主行動黨士布爹國會議員兼雪州高級行政議員郭素沁被扣留一周後,在十九日下午獲釋。然而,擅揭馬國政壇內幕的《當今大馬》網站主編、五十八歲的拉惹柏特拉最終被延長扣押兩年。

逮捕行動在馬來西亞引起強烈反彈,反對黨如伊斯蘭黨(Islamic Party)和民主行動黨(Democratic Action Party)同聲譴責政府的鎮壓行動。

鎮壓行動也受到國際關注。美國政府召見馬來西亞駐美大使,希望馬來西亞能尊重言論自由;國際人權組織也對馬來西亞政府的手段感到不滿,國際特赦組織希望美國政府將事件提呈到聯合國針對成員國人權問題的特別論壇上討論;美國的人權觀察組織也呼籲馬來西亞政府無條件釋放被扣留者。


馬來西亞反對黨國會議員郭素沁也在內安法令下被扣留一個星期,圖為她被釋放後召開記者招待會。(Getty Images)

馬來西亞警方以「國內安全法」逮捕記者、反對黨國會議員和網路媒體站主,也引起馬國內閣成員的不滿和反對。首相署主管法律事務的部長再益伊布拉欣(Zaid Ibrahim)因而於逮捕事件發生三天後的十五日下午致函首相阿都拉,請求辭去首相署部長一職。

辭職的前一天,他在吉蘭丹州首府哥打巴魯召開記者會時表示,《內安法令》應該用來對付特殊份子,如恐怖份子、共產黨人士,因此他反對警方援引《內安法令》扣留新聞從業員、從政者及部落客。

十六日他又向媒體表示自己去意已決,不接受首相阿都拉的挽留。同時,他表示,自己無法說服同僚支持司法改革行動,再加上首相在支持其改革時也面對「嚴重的限制」,因此他選擇掛冠而去。

再益依布拉欣是在今年三月八日大選後出任首相署部長,負責掌管法律事務。上任後再益試圖推動多項法律改革,但他在出任部長的六個月期間,所能做到的只不過是爭取少少的賠償金給在一九八八年司法危機中被開除和受處份的法官,但是卻在同一時間內,面對黨內和一部份內閣同僚的激烈抨擊。

反對政府援引煽動法令和內安法令

在巫統升旗山區部主席阿末依斯邁丟出種族性「寄居論」言論,而讓政治人物罵聲四起時,有人甚至要求首相以內安法令或煽動法令來懲治肇事者。檳州警方也曾援引煽動法令傳召阿末依斯邁到警局錄影口供助查。

但是,以維護媒體獨立撰稿人聯盟(WAMI)為首的十六個民間團體,堅決反對使用煽動法令對付巫統升旗山區部主席阿末依斯邁。他們指出,公民團體和反對黨向來都反對煽動法令,因此不應該援引這些惡法來對付任何人,進而合理化了這項惡法的存在。

他們認為,法律不能夠壓制仇恨性語言,包括種族性言論,「除非我們在一種緊急狀態,同時面對個人或團體煽動種族暴力,否則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合理化以法律來鉗制和懲罰言論的做法」。

這些民間團體呼籲所有馬來西亞人理性思考,同時通過激烈和公開的辯論來對抗這些種族中心的政客,勿掉入巫統嘗試製造的種族圈套,引發種族之間的緊張關係。

另外,在內安扣捕行動發生之前,以民政黨全國婦女組主席陳蓮花為首的單位,曾促請首相阿都拉援引內安法令等「惡法」來對付發表「寄居論」的主角阿末依斯邁,也遭到以「廢除內安法令聯盟」(GMI)為代表的非政府組織的譴責。

由八十三個非政府組織組成的廢除內安法令聯盟,在一篇名為「內安法令非種族和諧的答案」的文告中指出,不管在任何時候,政府都不應動用內安法令來拘捕任何人。內安法令允許執法單位在未經審訊下扣捕任何人,違反了個人的人身自由、審訊權力、獲得法律忠告的權利,與無罪推定的原則。

該聯盟強調,他們並不支持阿末發表的任何種族性言論,惟內安法令卻不是解決此紛爭的方法,以法律來制裁阿末才是正途。並重申,內安法令必須馬上廢除,在該法令下被扣留的甘文丁扣留犯也需即刻獲釋,或在法庭上進行公正的審訊。

在內安扣捕行動發生之後,馬國律師公會於九月二十日舉行閉門緊急特別大會,一致通過六項議決案,強烈促請政府立即釋放所有內安法令扣留者和廢除內安法令。

再益依布拉欣更於九月三十日再發表一封致首相阿都拉的公開信,表明馬國第一任首相東姑阿都拉曼曾明確指出,制訂該法案是要處理共產主義的威脅,而不是被用來消除異議,同時敦促目前仍是首相的阿都拉能一勞永逸地廢除《內安法令》,憑此舉在馬來西亞留下一頁青史。


在「九.一六變天日」前一天的群眾集會上,馬來西亞反對黨領導人安華對支持者表示,他已獲得足夠的支持實現奪權計畫。(Getty Images)

巫統玩弄種族政治 恐引火燒身

巫統在對此事件的處理上,一方面顯示出阿都拉的弱勢首相地位,另一方面也顯示巫統仍試圖通過玩弄其一貫的種族主義手段挽救危局,在策略上沒有任何新意,然而在當前的形勢下其效果可能適得其反。

由於在三月八日的第十二屆全國大選中,執政聯盟國陣面臨空前重挫,因而大選過後首相阿都拉備受指責,面臨巫統黨內要求他下臺的強大壓力。經過幾個月的堅持之後,阿都拉終於在七月表示,將不會在下次大選中領導國陣和巫統,並且決定在二零一零年六月將位子交給副首相納吉。「九.一六」之後,阿都拉又宣布與副首相納吉互相交換內閣部長職位,並表示可能會提早移交權力。

雖然巫統內的很多人仍想通過在馬來人和非馬來人社群間製造恐懼來挽救其政治危局,但是這樣的策略也已經被實踐證明越來越不得人心。

民主行動黨巴生區國會議員查爾斯聖地亞哥(Charles Santiago)在九日發表題為「巫統的陳舊戰略——種族和宗教恐懼——將導致自我毀滅」的聲明。聲明指出,當前副首相安華的奪權期限越來越近,國陣政府啟動陳舊的戰略以確保繼續掌權,巫統領袖開始在人群中製造恐懼。

聲明中還說「巫統在大馬政治上,特別是對馬來社群而言,已不再有意義。國陣在三月全國大選的歷史性慘敗就是一個證明,國陣只能在國會保住簡單多數議席」。

馬來西亞社會主義黨(PSM)祕書長阿魯哲文(S.Arutchelvan)也在十三日發表聲明指出:當權者每一次援引內安法令進行逮捕,就是一項為了維護統治集團利益的政治決策。這些逮捕行動,跟當權者所謂的「國家安全」沒有關係,其唯一理由,就是保證統治集團權貴的「(統治)安全」。

阿魯哲文說,三零八改革風暴以及八二六巴東埔補選顯示了,種族政治已經不能贏得年輕人的支持,大多數各民族選民也唾棄了國陣的種族政治。

簡言之,內安扣捕行動在「九.一六」之前發生,證明巫統對可能失去政權非常緊張,正嘗試所有方法阻止國內政局的突變。但是繼續其一貫的種族政治策略,恐怕只能使巫統和國陣失去更多的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