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非法集資案引發的湖南省湘西吉首,九月二十五日數萬名民眾再度走上街頭遊行。(新紀元)

一樁牽涉逾十萬人二百億血汗錢的非法集資案,在吉首這一湘西邊窮地區持續進行了五年。當案發後民憤四起時,中國建設銀行湖南分行行長才公開承認,吉首是貪官參與、企業急逃而引發的惡性事件……

華爾街為錢而苦惱時,湖南湘西吉首的數十萬民眾更是為自己的血汗錢一夜蒸發而痛心疾首。從九月初以來,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首府的吉首市,先後兩次爆發大規模群體事件,數萬民眾的怒吼讓吉首這個鮮為人知的老少邊窮地區,第一次引起了人們的關注,而其背後蘊含的危機更是讓人三思。

九月四日近十萬民眾擋住了火車

從二零零四年以來,湘西許多房地產企業以月息三分、五分、八分和一角的高額利息為誘餌在民眾中非法集資。今年八月以後,因企業還不了高額利息,引起民眾恐慌。官方公布的集資金額為七十億人民幣,但內部調查指稱非法集資二百億,集資人數逾十萬。

九月三日,福大房地產公司發布公告,稱投資者的錢五年以後退本,現在開始不支付利息。人們不知道五年後這家公司是否還存在,很多人到公司評理,老闆不在,當天晚上就有一兩千人聚集到州政府、火車站。

據說湘西非法集資創造了全中國三項之最:「人數之最、金額之最、利息之最」。九月四日,兩、三萬民眾自發聚集在吉首火車站周圍,堵住主要街道和火車站,造成交通癱瘓和火車停駛七小時。當地百姓說:州政府不出面解決,那就讓火車停運,這樣把事情鬧大了,省委和中央才會重視。民間普遍流傳,在今年的七月底八月初,自治州參股的州級領導和市級領導,一夜間從集資公司取走了自己名下的資金和紅利,三個億的資金瞬間消失,隨後一些關係戶也撤回自己的資金和紅利,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取走了七億,集資開發商更是沒錢來支付普通百姓的利息和本金了。討債不成,又上告無門,大批融資戶情緒失控,有高喊口號「還我血汗錢」,有爬上高樓要輕生的。「大批投資者將進出湘西州的大門堵了,火車站的路軌都讓人占了,用人肉為牆壁堵住南來北往的火車。當局就從長沙、懷化、張家界調來幾十車特警、武警,拿著機關槍,老百姓看到這景象,慢慢都退了,當時抓了十來個人。」吉首姚先生這樣對《大紀元》說。

也有稱近十萬民眾參加了抗議活動。抗議者堵住了各大路口,當局調來四十多車武警。隨後,湖南省成立了調查組,各大非法集資公司也向受害者承諾「三個月後一定退還本金」,於是在當局的高壓下,吉首街頭似乎恢復了往日的平靜。據《大紀元》從調查組內部得到的消息,原本以為涉案金額七十億,但截至九月九日工作組已查出非法資金一百三十億,再繼續查下去,保守估計也有兩百億。除整個湘西的投資者外,還有貴州、銅仁等地的人。


上圖:九月二十五日數萬民眾走上街頭,官方調來大批武警維持秩序。(新紀元)
下圖:由於局勢混亂,吉首市各大銀行和大大小小商場酒店全部關門停業。(新紀元)

政府把矛頭對準了受害者

事發後,當局在街頭貼出了「關於對參與集資情況進行登記的通告」,讓每個集資者去當局登記,雙職工優先。由於受害人數眾多,登記工作進展緩慢。當局公告不准民眾鬧事,很多人不斷在手機上接到短信,要求不許參加任何抗議活動。於是很多人持觀望態度,對政府三個月承諾抱最後希望。

九月七日政府公告的口吻變了,貼出了「關於對非法集資活動依法進行清理整治的公告」,九日吉首市政府通過當地媒體向社會表示,將依法處置非法集資事件,此前已支付給集資人高額利息的,要將已付利息抵償本金;先期已支付集資人高額利息並已清償本金的,要依法收回違規支付的高額利息,納入企業現資產一併核算清償。按照法律規定,非法集資造成的損失是誰集資,誰負責,誰參與,誰負責。

該公告把責任全部推給了企業和民眾。民眾聞言後,紛紛急著把銀行裏的存款取出來,各大銀行人滿為患,許多自動取款機前排起了長隊,有人甚至去周邊縣市取錢,民眾陷入更深的恐慌中。很多民眾憤憤不平的說:政府說非法集資,不屬法律保護,「這搞了五、六年了,那以前為什麼不說非法。政府以前一套、現在一套,政策變來變去,現在老百姓不去集資公司討說法了,把箭頭直接轉向政府這邊,要政府說個明白。」

借條變股權 二十三日怒火再起

二十三日,非法集資較多的三館房地產公司在政府的授意下出臺了一份公告,稱將償還集資金額的5%,剩下的作為入股,把借條變成股權。民眾對此極為不滿,從二十三日開始,陸續有受害群眾到吉首市的州政府門前請願。

二十四日,數百名受害群眾要求見政府官員,車牌為0004的州長徐克勤座車在警車的開路下駛出來時,一位老年婦女攔住了徐的車,要求州長給個說法,但車子沒有停,婦女跳起來爬在車頂上。車繼續開出四百多米,司機故意多次急剎車,想把婦人甩下來,最後老人掉下來被車攆傷了腿。

憤怒的群眾把州長車包圍起來,徐克勤在武警的保護下離開,其司機和祕書被憤怒的群眾毆打。之後州長的車被砸、被推翻,數萬民眾高喊「打倒貪官」、「還我養老金」等口號。後來防暴警察趕到現場,有民眾被打傷住院,接著當局從外地調來很多警察,直到晚上仍有很多群眾聚集在州政府門口抗議不願散去。不少網友稱,另一場甕安事件即將爆發。此前據說徐克勤二十五日請辭,但沒有獲准。


湖北天門市某公司總經理魏文華二零零八年二月七日被二十多名城管群毆致死,引發上萬市民遊行抗議,並且把城管局的招牌砸爛。(新紀元)

州政府牌子被人取下來扔了

二十五日是民眾圍堵州政府的第三天。那天連縣城的很多農民都趕到吉首上訪。進城的路口被封,村民們想方設法才進到城裏。據說很多村民把一輩子的積蓄投進去不說,有的還以三分、四分的低利息從親朋好友那借錢,然後拿給房地產公司收取八分的利息。如今一分本錢都收不回來了,人們怎不憤怒呢?「街上全部都是人,比過年還熱鬧。商店全部關門了,昨天沒有關門的店被搶了。他們準備去堵火車,官兵就放催淚彈,那些人受不了就散了,團結廣場有一萬多人,他們在那裏把車子翻了,當時就抓了幾個。」目擊者這樣描述說。

「二十五日晚上,很多人還是聚集在州政府門口。有人用車從建築工地拉來一車一車的石頭,人們就往州政府門口扔石頭,起碼扔了三個小時。打爛武警盾牌十幾塊,州政府值班室門窗玻璃被打爛,州政府牌子被人取了下來丟過了武警人牆。局面十分混亂。圍觀群眾也是比較多,估計有三至四萬人,情緒都比較激動,全是站在老百姓一邊。數萬圍觀群眾大聲呼喊:「打得好!」等聲音此起彼伏,還有有節奏的鼓掌聲。到了十一點左右,政府開始反擊,特警衝出政府大門,手持電棒擊打民眾!扔石頭的爛兒四散跑開。一些聚集在州政府前的民眾被打,抓了二十八人,這些人被抓進去後被打得半死,只是沒有用槍!」據說這些警察都是外地調來的,當地警察都站在百姓這邊,不願動手。

據悉這是海外知道的第二次民眾把政府的牌子摘下來扔掉。二零零八年二月七日,湖北天門市某公司總經理魏文華被城管群毆致死後,得不到政府的妥善處理,引發上萬市民遊行抗議,並且把城管局的招牌砸爛。

二十六日當局下達通緝令,吉首所有縣市的街上都貼滿告示,規定嫌犯在九月三十日前自首。民眾說,就跟西藏一樣,要人去自首。官方報導已經逮捕四十四人,其中只有一人是集資受害者,其餘都是社會上的地痞流氓(當地人稱爛兒)趁機打砸搶。

如今,數千武警全副武裝在街上不停的巡邏,表面上吉首恢復了平靜,但由於集資案還沒有解決辦法,數十萬人近二百億的血汗錢拿不回來,再次爆發衝突的危險性非常大。有網友評論說,吉首這個地名就很特殊。吉首集資案對當局來說就是件最「棘手」的事,是「吉」首還是「凶」首,現在還難說。但湘西歷來是造反革命的起源地,土家族、苗族和漢族人口各占三分之一左右,那裏的男人女人都有血性,很難預料被逼上絕路的人會幹出什麼事來。


九月四日,兩、三萬民眾自發聚集在吉首火車站周圍,堵住主要街道和火車站。(新紀元)

政府企業聯手騙人

如此大規模的非法集資,都是在政府的默認和支持下進行的。新華社報導的集資規模在七十億元,但實際在二百億元以上。每次當這些非法集資企業舉辦立項、開業典禮時,前排就座的都是州政府的各級官員,當地媒體經常正面報導這些集資企業如何「為振興地方經濟做出了巨大貢獻」。當初湘西州「房地產行業協會」曾統一為日後出事的福大、三館等房地產公司集資,當地媒體也大力報導集資現場的熱烈場面,變相鼓勵更多民眾參與。吉首市80%以上的公務員都拿錢換回了一張張集資收據。

與火爆的非法集資形成對比的是,湘西州經濟近年來一直在低位徘徊。據專家估算,參與集資的房地產企業只有達到40~60%的利潤率,才有可能償還巨額集資本息,但目前湘西地區房地產開發除去建設成本,刨掉隱性費用,其利潤率普遍在30~40%之間,根本無力承受巨額集資本息。湘西另一支柱產業——礦業境況近年來也因鋅價從二零零六年的三點三萬元下降到二零零八年的一點四萬,使企業利潤大幅下滑。

中國建設銀行湖南分行行長龔蜀雄都公開承認,吉首不是普通的非法集資事件,而是有腐敗官員參與、某些企業急於逃身而引發的惡性事件。還有知情官員向大紀元透露,早在零六年就有死撐不下的老總攜款出逃,「為了給自己尋找退路,政府又想方設法把攜款出逃的老總請回來,貪官和奸商聯手編導東邊又投入、西邊又開業的大戲。近年來所有參與非法集資的企業欺騙天下的每一場大戲,州市有頭有臉的官員都會捧場發言和出席剪綵,民眾也沒有想到從開始到結束官商都在聯手騙人。」

畸形經濟生態是禍根

按照中國的區域發展計畫,投資重點依次是沿海地區、中西部地區,在湖南省內也是優先保證長沙、株江、湘潭,其次才是湘西。

於是位於湖南、貴州、重慶交界處的湘西貧困落後的山區,從銀行貸款很困難,從外地引資更困難,加上本地企業自身力量弱小,於是資金問題成了湘西發展的最大瓶頸。在這個尷尬局面下,民間集資便成了一種選擇。

早在九十年代末,吉首就有了地下非法集資,月利息從1.5%到3%不等,到了二零零四年,由於大量農民進入縣城,在經濟發展及城市化需求的刺激下,很多房地產開發企業憑藉冒險集資來「借雞下蛋、借船出海」。為吸引集資者,他們紛紛將回報利息抬高,從最初的月利息3%,到5%,再到6%,到了二零零八年,由於宏觀調控、銀根緊縮,房地產商更是變本加厲的利用非法集資來盤活資產,當時在吉首的月利息普遍在8%以上,有的甚至高達10~12%。也就是說,假如集資者投入一萬元,他什麼都不幹,每月就可從集資公司領取八百至一千二百元的高額利息。

面對這樣從天而降的「好事」,據說吉首市二十萬人中90%的人都參與其中,而且湘西州十八個縣區二百多萬人口中的很多人也加入其中,連鄰近的貴州省也有很多人參與。集資最火熱時,人們排著隊去把一家人積攢了一輩子的養老錢、下崗工齡買斷錢、土地拆遷費、孩子上學錢、節衣縮食的積蓄錢,送到了各類房地產公司、礦業公司和旅遊公司的腰包裏。

據不完全統計,吉首有大約五十家企業進行了非法集資,如房地產公司「福大」、「榮昌」、「三館」、「偉業」、「個協」、「機電」等。他們以月息三分、五分、八分和一角的高額利息為誘餌,在很短的時間內募集了大量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