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 們 說 的 話

「已經對不起兒子了,別再對不住孫子。」

北京居民浦志強在自由中國論壇發表博文〈放下神七,揪住奶粉!〉浦覺得,神七返回,宇航員回家團聚,可喜可賀;歡呼航天新高度,可以理解,也在情理之中。但虛情過了頭,就顯出假意來。「神七趕上的假期不尋常,就算再值得激動,也沒必要這麼花枝亂顫。」

「這再次說明它們的愚蠢。」

中國毒奶粉事件連帶揭開了中共特權階層為自己準備高安全和高營養食品的「特供」機構。據官方媒體報導,受「特供」的還有參加奧運、殘奧的外國運動員。社會學家程曉農認為,為了諂媚國際社會,中共無意中將食品特權化公開化了。

「不是斷子絕孫,就是永不發財。」

武漢市橋口區長豐街亂倒垃圾問題嚴重,屢禁不止。有人想出絕招,貼出詛咒人們會絕後、或不能發財等的標語,垃圾問題居然因此由亂到治。參入策劃的人說,每天看到這種字眼也很壓抑,也知道「罵治」不文明,但不得已而為之。

「如針尖一樣刺破貌似堅不可摧的共產黨權威泡沫。」

德國之聲報導說,三鹿奶粉事件暴露出更深刻的問題。「質檢人員何以在一年,或更長的時間裏對奶粉摻假事件一無所知?為什麼第一個患病嬰兒於五月喪生,而國民現在才知道?北京對奧運貴賓提供周全服務,卻置自己的國民於不顧?」

「它會生病,令人覺得它是活生生的。」

法國科學家從巴黎的冷凍庫分離出新的巨病毒株,發現它被一個較小的病毒「史波尼克」感染。這種病毒是以第一顆人造衛星「史波尼克」命名,史波尼克是第一個導致另一種病毒生病的病毒例子。科學家現在知道,病毒會感染細菌並造成細菌生病,「中國痛苦地發現了多元化。」

德語媒體報導說,中國政府今年經受了驚心動魄的事件,它痛苦地發現了多元化。政府注意到,一個國家在全球的形象既不來自槍桿子,也不來自工廠,更不來自宣傳部,而是來自每個人的頭腦。

數 字 說 的 話

500萬美元

索馬里海盜在打劫了烏克蘭貨船「費那」號之後,要求3,500萬美元的贖金,後來降到500萬。專家估計,這是因為海盜們搬不動船上烏克蘭向肯尼亞出口的33輛、每輛幾十噸重的T-72坦克。但最終他們等來的不是贖金,而是來自美國和歐洲國家的三艘軍艦。

25萬美元

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要求國會批准,把個人存款保險的上限由目前的10萬美元提高到25萬美元。一九八零年代設定的這個10萬美元的限額在一九九一年可以保護82%的存款,但今天只能涵蓋63%。

1,000萬美元

美國谷歌公司(Google Inc.)表示,他們將提供1,000萬美元給任何一個可以使我們的世界變得更好的主意或項目。任何人都可以在十月二十日之前申請。五位獲勝的主意將會於二零零九年宣布。

4.3億港元

香港蘇富比舉行中國瓷器及工藝品零八秋季拍賣會,特別呈獻題為「皇威萬代」的三場專場拍賣,拍品包括乾隆御製珍品三十五件,如重要寶璽、稀世手卷等,總估價高達4.3億港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