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世界警察被誘惑下水 誰來救美國?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爾街危機爆發後,海內外華人都很關注,對美國金融、經濟、甚至社會前景的分析、猜測和擔憂,成了人們內心最投入、但又最不確定的話題。人們擔心這是不是自由經濟的末日,也耽心自由世界的力量是否會因此而削弱。


美國當世界警察,應是神明公正的安排。圖為二零零六年美太平洋艦隊旗艦藍嶺號(USS Blue Ridge)訪問上海。擁有一千官兵的藍嶺是第七艦隊的指揮和控制艦。(Getty Images)

有人認為危機的產生是因為政府監管不力,這倒不完全公平。美國法律之下,任何不違法的舉動,都是合法的。這不像中國那些似是而非的法律,一般是政府說可以的,你才可以做。真正的法律都是後發制人,我們只能在危機過後,規定新的法規,在金融衍生品、賣空行為、向投資公眾的預警等方面,做得更加完善。

解決危機方案 重建道德

從另一方面講,危機也反映了法律的蒼白無力。它對人們的限制越來越多、越來越嚴,人反而越來越狡猾、越來越會鑽法律的空子。也因此,越來越多的人們意識到,真正解決金融、社會危機的方案,在於道德的重建。

華爾街的風暴不只是投資銀行家不道德的問題,成百上千萬的購屋者,出於追求物欲、虛榮的需要,大潮來時隨之舞。所以,是數量巨大的民眾在金錢至上、物欲橫流時,失去了寧靜的心靈。如果聯繫到幾任美國政府在與中共的交往中,由於投資和貿易的考量,放棄了對人權和自由的追求,說美國這個世界警察道德淪喪、被誘惑下水,也恰如其分。

美國作為世界警察,應該是神明公正的安排。坦率的講,除了美國,還有哪個國家有道義、軍事、科技的力量和經濟實力、且沒有歷史的包袱,可以承擔這一角色呢?

從中國的利益角度講,美國當世界警察也是最好的選擇。美國從來沒要中國的一分土地,還率先退還了庚子賠款。二戰時,幫中國擊垮了日本。如果不是美國,還可以是哪個國家呢?俄羅斯?印度?日本?巡弋太平洋的如果不是第七艦隊,而是俄羅斯太平洋艦隊,中國人擔心的就不是海參崴,而是東三省了。

現在的問題是,作為世界警察的美國被誘惑下水、自由世界的領袖被削弱,人們該怎麼辦呢?

有些大陸人士,談起是否需要中國來拯救美國,聽起來有趣又滑稽。說搖搖欲墜的中共政權,已把國民財富榨的一乾二淨,投資又不得力,把辛苦累積的外匯以自家通脹的代價,買了一堆貶值的美國債券。到這時,居然還有人糊塗到認為中國可以挽救美國,真是可愛得很。

網上讀中文的評論,會立即辨識出那些大陸學人的手筆。它們與台灣、香港、以及海外自由知識分子的寫作完全不同,其思維方式反映了在長期高壓下,知識分子獨立人格喪失殆盡,進而產生偏執、狹隘心理的現狀。

比如說,有人把美國對台軍售與華爾街聯繫起來,認為「在華爾街急需中國幫助的時候」,美國在「訛詐中國利益」、「太過分了。」而且,金融海嘯來臨時,中國未減持美國國債,應屬「仁至義盡」。糊塗文人甚至高喊,中國「再也不能在重大戰略經濟利益上讓步了。」

中美商業模式 利益動機有分野

美元資產的背後,是美國巨大的生產力、生產效率、創新能力和世界最大經濟體的潛力,是國家資源和兩百年財富累積的總和。中國持續購買美元債券,不是因為中共對美國體制的讚賞,而是它們從內心意識到了這個世界上究竟甚麼是最值錢的。中共不會拋售美元資產,因為沒有更好的、更具升值潛力的資產可供收買。所以,把中共自私動機下的舉動當成無私的慈善行為,實在是抬高了這個人權的惡棍。

中國媒體甚至提出中國金融機構是否應去美國市場「抄底」、中國政府應該救美國還是救自己的問題。浮誇之風當年害人不淺,今天看來又死灰復燃。

好在明白的人還是有的。張明在他的博客中指出,中國金融機構去美國抄底非常困難,因為缺乏經驗,不能判斷市場是否到底。再者,要整合收購的金融機構也非常困難,剛開始國際化,對很多業務都沒搞清楚,要去管理華爾街無異癡人說夢,尚且不論中美商業模式、機構文化的衝突。這位博客明智的指出,中國應更多地關注自身的問題,包括出口下降、外需下降、以及原材料、能源價格的上升。

中國證券網評論員時寒冰認為,次債危機是「全世界陪著美國等死」。他不同意某些中國分析家的觀點,說次債危機給中國有所作為的機會。他覺得這可能的確是機會,但人們忘記了的是,「中國早已自廢武功」。

「自廢武功」的表現,時寒冰認為在於掌管外匯儲備的官員,將美國證券的持有從二零零四年的三千四百億(美元)翻至二零零七年的九千二百億。因而,次債危機即使帶來了機會,中國自保還來不及,哪有資金去抓機會?「由於愚蠢的決策,中國數額驚人的財富被用於跟美國一起陪葬。」

利益交換道義 一起拖下水

有趣的是,某些學人建議說,中國目前能力不足,但政府可以考慮與美國達成協議,承諾在危機期間不減持美元資產,而美國政府在某些政治問題(如台灣或對華軍售)上作出讓步,云云。

這種以利益交換道義的建議,與其說是狗頭軍師的主意,倒不如說反映了中共的行為方式和既定國策,說明中國政府確實像《聖經》裏的「大淫婦」那樣,挾持著國民的財富,用中國的市場和金錢,在腐蝕、誘惑西方政府,把他們拖下水去。

提起《聖經》,說來許多國人可能不信,美國人真的是篤信神靈。從總統到百姓,人們在結束發言時,都會說一句「上帝保祐美國」(God bless America)。這不是一句套話,而是人們真心的乞求。

誰來救美國呢?連中國的無神論者都喊出來了,只有神能救得了美國。其實,神也已經出手相救了。不是嗎?讓金融泡沫破滅,是對貪婪的警告,是對受淫婦誘惑人們的警告,是在告誡人們不要進一步走向那深深的陷阱。◇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