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二零零八諾貝爾獎 中國人情結深

?"
美籍華裔教授錢永健。

二零零八年中國人的諾貝爾獎夢再次破滅,因化學獎得主之一的華裔教授錢永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他不是中國科學家;而另兩位和平獎呼聲最高的中國著名維權人士胡佳和著名律師高智晟,卻在中共強行施壓底下,意外落選了。

二零零八年諾貝爾獎中倍受華人關注的是化學獎與和平獎。化學獎得主之一是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的華裔教授錢永健,為中國著名的導彈之父錢學森的堂姪。他的獲獎令眾多中國人欣喜,不過隨後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錢永健表示,自己出生在美國,不是個中國科學家。

此後,很多華人民眾把目光轉向另外兩個「真正的」華人,他們是中國著名的維權人士胡佳和著名律師高智晟。西方社會普遍認為他們是這次諾貝爾和平獎的最熱門人選。如果他們獲獎,將再圓一次中國人的諾貝爾獎夢。

不過兩天後,諾貝爾和平獎被授予事前並未被看好的芬蘭前總統阿提沙利。而促成這一切的正是自稱「代表」中國人民的中共當局對諾貝爾評審委員會的施壓。「黨媽媽」讓國人的諾貝爾獎夢再成泡影。

綠色螢光蛋白使錢永健成名

當地時間十月八日凌晨三時,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華裔教授錢永健(Roger Y. Tsien)被電話鈴聲喚醒,諾貝爾評審委員會通知他與另外兩位美國科學家一起獲得了今年諾貝爾化學獎。他們的成果是發現了綠色螢光蛋白,給生物學研究帶來一個革命性的變化。

對於獲獎,今年五十六歲的錢永健謙遜地說:「我只是將一本晦澀的小說變成了一部通俗的電影而已。最基本的想法其實不是來自於我們,但是我們幫助很多人理解了這一點。」

錢永健的同事則說,他們一直認為錢永健會獲得諾貝爾獎,只是時間早晚問題。同行們稱讚錢永健是「最有眼光的一個」、對於科學研究「極為專注」、「思維縝密、知識淵博」、「極端聰慧、思維精確」、擁有「令人意想不到的解決問題的才能」。

錢教授的太太溫迪說,得到丈夫獲獎的消息「讓人高興的驚訝」。她稱讚丈夫「性格豐富多彩,極富想像力和創造力,是個不一般的人。」

少年天才

錢永健一九五二年出生於紐約,他從小就對化學很有興趣,經常在家中的地下室做化學實驗。有一次他和兩個哥哥用火藥自製手榴彈,結果炸毀家中的乒乓球臺,弄得滿屋是煙。錢永健十六歲的時候即以金屬如何與硫氰酸鹽結合為題獲西屋科學天才獎 。

二十歲那年,錢永健獲哈佛大學化學和物理雙學士,後獲劍橋大學博士。他還曾獲沃爾夫獎,全美化學學會,蛋白質學會等多項大獎。自一九八九年以來他就一直在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工作。二零零四年,錢永健曾獲得有「諾貝爾獎指針」之稱的沃爾夫獎。

錢永健的家族可謂「科學家世家」,父親是機械工程師,舅父是麻省理工大學工程系教授,哥哥錢永佑也是著名的神經生物學家,兄弟倆九零年代雙雙成為美國科學院院士。另外他的堂叔是大陸人都熟悉的中國導彈之父錢學森。

錢永健:我不是中國科學家

錢永健與堂叔不同的是,他已經是一個「土生土長」的美國人。但是因為他的名字和長相仍然是中國人的特徵,所以很多華人對於他的歸屬很感興趣。

日本《朝日新聞》報導,在電話記者會上,許多中國記者問錢永健:「你是中國人嗎?」「會不會說中文?」錢永健用英語回答:「不會說」;中國記者又進一步問他:「你的成就對中國科學家有甚麼意義呢?」錢永健也用英語回答:「我是在美國出生長大的,我不是中國科學家。」

但是錢永健也說:「我的得獎有中國人高興,如果這樣讓很多年輕人對科學發生興趣,這是很好的事。」報導說,錢永健的回答讓很多中國記者「感到遺憾」。

中國記者的感受,其實反映了很多中國民眾的期待。其實在本屆諾貝爾獎中,有兩個中國公民被認為最有希望得此殊榮,他們就是西方媒體普遍認為的和平獎最大熱門:胡佳和高智晟。


高智晟與家人。(新紀元)

中國人是和平獎最熱門人選

在和平獎公布前的九月底,挪威國際和平研究所所長斯坦恩.籐納森向媒體透露,諾貝爾評獎委員會有可能挑選一名中國的活動人士作為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之後西方媒體普遍報導,諾貝爾和平獎人選中呼聲相當高的人選之一是中國著名維權活動人士胡佳,還有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不過他們在中共對諾貝爾獎委員會的施壓下落選。評委會把和平獎授予芬蘭前總統阿提沙利,令中國民眾和很多支持中國民眾的西方政要失望。


胡佳夫婦和孩子。(新紀元)

胡、高為弱勢群體發聲

胡佳是著名的環保人士、愛滋病活動家,他過去十年來從事維權活動,為弱勢群體說話。他在愛滋病蔓延、六四事件、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等敏感問題上,拒絕選擇沉默。中共當局二零零七年十二月逮捕了胡佳,二零零八年四月一日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胡佳三年半監禁。

人權律師高智晟則多次為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而上書中共高層,並多次撰寫文章、在公開場合揭露和譴責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他因此在過去的三年多中一直遭受中共當局的迫害和死亡威脅,妻子和孩子也同樣遭受中共特務的騷擾、迫害。高智晟去年九月致函美國國會,繼續為法輪功學員及其他受害群體呼籲,此後失蹤。有消息人士透露,奧運前高智晟和全家被中共祕密關押在北京大興某處,遭受著非人折磨,「比法西斯還法西斯」,但是據稱,高智晟在困境中依舊保持樂觀。

胡佳於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日正式宣布退出中共少先隊,高智晟也於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三日正式聲明退出中共並說這是他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中共數次強力施壓

針對胡佳和高智晟成為獲獎熱門,中共當局數度發表聲明,向諾貝爾獎委員會施加政治壓力。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十月七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說,這一獎項應授予「合適的人選」,並指責,「有一些諾貝爾獎項的選評違背了諾貝爾先生的初衷,頒發給不該頒發的人」。

十月九日,中共外交部在事隔兩天後再次發表聲明,言辭激烈。據法新社報導,秦剛稱如果把獎項授予維權人士,就是「對中國內政、中國司法獨立和主權的粗暴干涉。」

中國問題專家張傑連表示,中共的施壓是諾貝爾頒獎委員會取消給中國維權人士授獎的原因。他說:「很顯然,他們因此而改變了主意。」

專家:中共害怕迫害真相曝光

張傑連指出,中共政權在自己的國民將得到諾貝爾和平獎時,卻採用外交手段施壓剝奪他們的權力,對這個經常自詡「代表人民」的政權是莫大的嘲諷。

他還表示,中共極力阻擋和平獎授予胡、高,除了它不願意看到不聽它擺布的人獲獎之外,更重要的是,它非常恐懼這兩個人獲獎後,會把中共一直掩蓋的迫害法輪功的真相、退黨潮的真相向全世界曝光。

中共江、羅集團自一九九九年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在「打死算自殺」的政策下,至少有3,194名法輪功學員被證實迫害致死,專家稱實際數字遠遠高於此,數以十萬計的人被關押在監獄、勞教所、精神病院遭受迫害,數以萬計的學員被活體摘除器官並販賣牟取暴利。

此外,二零零四年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發表以來,在中國引發民眾大規模退黨、團、隊,目前已經有近四千四百萬民眾公開宣布退出中共。

張傑連說,如果胡佳和高智晟獲獎,全世界將以此為契機全面瞭解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以及中共面臨的退黨潮和中共解體的危機,這是中共最怕的。

海內外支持高、胡獲獎

在中共極力阻擋胡、高獲獎的同時,海內外中國民眾積極支持他們獲獎,民眾認為高智晟、胡佳是民間英雄,他們為百姓發聲,成為中國良心的象徵。很多西方政要也表達對高、胡獲獎的聲援。

美國之音報導,中國知名維權律師滕彪曾表示,胡佳如果能夠獲獎,無論是對他本人,還是對中國的民主轉型、民主自由事業來說都是件非常有益的事情。

「全球營救胡佳委員會」負責人唐柏橋認為,「這不僅是給胡佳個人的榮譽,更是表示對中國的維權抗暴運動風起雲湧的一個正面的鼓勵、承認,或者說是關注。」

與此同時,中國大陸網民以巧妙方式對身陷囹圄的胡佳表達支持,他們在網上流傳和張貼阿迪達斯(Adidas)的一則奧運廣告,廣告的主角是一位名也叫胡佳的中國跳水運動員。也有網民把胡佳和妻子的照片換上去,做成新版廣告。廣告上的文字是:「與胡佳一起二零零八。」

張傑連指出,儘管海內外民眾的支持無法改變即成的事實,但是更多民眾在爭取自由和人權、反對迫害的行動中覺醒,讓人看到中國未來的希望,這正是這次諾貝爾獎事件中,中國民眾表現的可圈可點之處。◇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