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細數日本「世襲」政治家

?"
已經下臺降身為普通議員的前首相們,除了左上森喜朗外,小泉純一郎、安倍晉三、福田康夫均為世襲議員。(Getty Images)

麻生內閣十八名成員中,有十二人的祖輩或父輩是政界老手,因而被坊間諷為「少爺內閣」。近年日本社會型態的轉變,又加上內閣醜聞不斷,世襲政治家能否勝任,已經成為日本媒體關注的焦點。


麻生內閣也被稱為世襲內閣,藍衣的年輕女士是前首相小淵惠三的女兒小淵優子。後三排的左一是前首相中曾根康弘的兒子中曾根弘文擔任外相。(Getty Images)

承父業這在日本來講很普遍,也被日本人認為是傳統文化的另一個象徵。

古時的日本,「世襲制」上從天皇、將軍、大名、武士到商家、醫師、繪畫師、職人、莊屋(村長等)、本百姓(古時庶民沒有姓),以致庶民,都有繼承家業的傳統習慣。此一傳統也在政界發酵,不論首相任命的內閣大臣,或不同黨內的要人,追溯其家史,也頗有子承父業的特點。

在麻生太郎成為新首相後任命的十八名內閣成員中,就有十二人是子承父業的世襲議員,其祖輩或父輩都曾是政界老手。這其中還包括四位成員的父親或祖父做過首相,故此麻生內閣也被坊間諷刺為「少爺內閣」。

首先是,前首相小淵惠三的掌上明珠三十四歲的小淵優子,創下日本戰後最年輕入閣的紀錄。長相甜美清秀的小淵優子,充滿親和力的個人魅力,身高一百七十公分,二十五歲就擔任父親私人祕書投身政界,獲得選民青睞。

另一較為華人熟悉的名人前首相中曾根康弘的公子中曾根弘文,也是由擔任父親私人祕書步入政壇。中曾根康弘在擔任首相期間,與美國總統里根(又譯:雷根)建立很深的交情,促成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美日蜜月關係。此次中曾根弘文被點名擔任外相,也備受外界期待。

擔任總務大臣的鳩山邦夫則是第四代繼承衣缽,曾祖父是貴族院議員、祖父是前首相、父親是前外務大臣,而其兄長則是現任最大反對黨民主黨幹事長。

政界二世祖 也必經選民認可

在這些被諷刺為「少爺內閣」的名單中,資格最老的恐怕是麻生太郎本人。麻生出生於首屈一指的名門望族,已經是第五代繼承祖業。從高祖父到曾祖父,外公又是自民黨創始元老後來成為首相的吉田茂,岳父也是前首相鈴木善幸,麻生太郎的妹妹嫁給皇室成員,本家還是經營範圍涉及煤炭、水泥、鐵路、電力、金融等各個領域的大企業家族。麻生家族的顯貴非同一般,已是媒體熱門話題之一。

前任首相福田康夫的父親是一九七六年至一九七八年擔任日本首相的福田赳夫。福田康夫也由父親的祕書開始投身政界。前首相安倍晉三家族也是政治世家,祖業是武士出身,外祖父是前首相岸信介,祖父、父親也都曾是重量級政治家。

現今人氣仍旺的前首相小泉純一郎也出身於名門望族,祖父輩開始從政。早前公開表示退居幕後的小泉,推薦其次子小泉進次郎踏入政界成為小泉政治世家的第四代傳人。得到父親的推崇,小泉進次郎的名聲一躍而起。小泉進次郎早年留學美國,曾經是美國政府智囊團成員之一。

不過,在民主國家,這些被諷刺為政界中的「二世祖」,無論在知名度上如何占優勢,也得同樣經過選民的認可,在民主選舉制度下與其他候選人經過激烈的競選,才能踏入政壇。

前首相安倍內閣有五位世襲議員,到了福田內閣增加至九位,如今麻生更上一層樓。麻生太郎上臺,令最大在野黨的民主黨頗為不滿,諷刺說「如果不是首相的孫子或兒子就不能成為首相。」

據統計,執政自民黨內部有超過一半的議員是世襲議員,因此最大在野黨民主黨還曾推出「限制政治世襲」的議案。民主黨更曾表示要將這一議案作為總選舉的競選承諾。但民主黨最後取消了這一決定。原來民主黨內的世襲政治家也達到百分之二十七。民主黨代表小澤一郎是第二代世襲議員,幹事長鳩山由紀夫的祖父曾擔任過首相,父親曾擔任外長,是第四代政治家。

棄政從藝 人氣旺盛

不過子承父業的世襲制也有例外,在小泉進次郎之前,小泉孝太郎的名字早已在日本家喻戶曉,他是小泉純一郎的長子,早年涉足日本娛樂界,憑著英俊高挑的外表,在多部大製作中擔任要角。與父親喜歡的人氣女星米倉涼子曾有親密戲份,還被小泉純一郎公開笑稱羨慕兒子。而小泉孝太郎絕少公開談論父親,相當低調。

與之相反的是另一位前首相的孫子Daigo,他是日本導入消費稅制度的前首相竹下登的孫子。Daigo活躍在娛樂界,是當前頗為人氣的俊男歌星。也因其祖父是首相的關係,在娛樂節目中他與首相爺爺之間的趣事常常成為焦點話題,滿足好奇的觀眾。
 


小泉純一郎長子,外表俊朗、人氣旺盛的藝人小泉孝太郎。(Wikipedia)

 


受到祖父竹下登寵愛倍加的Daigo,晉身娛樂界也一樣倍受影迷的追捧。(Getty Images)

對世襲議員的信賴每況愈下

雖然這種世襲政治家並沒有左右派之分,但由於保守派的自民黨長年執政,因此保守派的世襲議員占多數。為何不分左右派,世襲政治家都占一定的比例呢?有一種說法認為,由於從小耳濡目染培養政治敏銳度,再輔以父母知名度及人脈關係的影響下,從提包隨從到議員祕書最後成為一名有實力的政治家,新一代繼承衣缽的政治家仕途走來似乎平順許多。

然而民主政治本身是為了避開這種世襲制度的政治分配的手法之一。雖然老一輩的日本民眾容易愛屋及烏地對世襲議員有所好感,然而隨著近年日本整體社會的變化,加上在社會、年金、經濟、教育等民生問題及內閣成員的醜聞迭起,原本對世襲議員無太大意見的日本民眾,也開始對執政黨中過多世襲議員有所抱怨,對他們的信賴也每況愈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