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土地新政 兩種不同的學術觀點

這次土地新政的一波三折,一方面反映了中共地方官員為謀求私利而不願放權於農民,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兩種不同學術觀點的搏擊。有趣的是,爭論雙方都以農民利益的維護者自居,強烈譴責對方或不瞭解國情,或是站在利益集團的一方忽視農民權益。

集體派:土地是農民的基本保障

以溫鐵軍、潘維、賀雪峰、李昌平等三農學者為代表的集體派,主張保持集體對土地的一定控制權,以免土地私有化後,部份農民永久性的失去了土地而陷入貧民窟中。他們相信,保持一定的集體用地是發展新農村、保持農村社區公用事業健康發展的需要。

他們認為,土地是農民生活的基本保障,以中國目前城市化工業化的現狀,短期內不可能提供給幾億進城農民穩定的就業崗位,如果土地大規模流轉,在現有社會保障不完善的情況下,可能造成大量失地流民,進而危及社會穩定。

在他們眼裏,資本是比基層政權更不可靠的東西。調查顯示,80%以上的農民希望的是隔五到十年對土地進行一次調整,並沒有「永包權」的要求。他們擔心新土改會讓中國走上菲律賓的老路。為了對抗外來公司或銀行的「公司+農戶」模式對農民的剝奪,李昌平提出了土地銀行的解決方案:創辦以金融為核心的農村合作社。

集體派雖然以台灣、日本等國的成功經驗為依據,但就中國目前的發展情形看,由於政策配套的不完整和模式本身管理難度大等原因,在爭持中尚未形成氣候,與實力雄厚的大資本力量相比,不堪一擊。

改革派:弱化集體 土地逐步私有

占多數的另一派提出要弱化集體權利,將土地權利逐步乃至完全交到農民手中。以秦輝、黨國英等三農學者、以吳敬璉、厲以寧等主流經濟學家和大量泛自由主義人士也都認同這種看法,只是各人支持的角度有所不同。

主張農地私有的理論出發點有兩個:一曰效率,二曰公平。中國近三十年來的實踐證明,明確產權是提高效率的有效途徑。在城鄉二元體制中農民總是處於劣勢。戶籍制度把農民排除在社會保障制度之外,而土地使用權和宅基地無法抵押和流轉,使農民的主要財產無法資本化,無法利用現代金融來發展生產。

另外,目前的徵地制度實質是村幹部作為集體土地的代言人,而農民的利益往往被代言人所出賣。所以這一派認為,弱化集體權利是解放農民的關鍵所在,而自願交易進行的資本力量,能充份尊重農民的意願,是更公正合理的選擇。

一般的經濟學家關注的重點則放在「盤活農村土地資產」,「進行集約化經營,提高農業效率」之上。但土地私有是否導致土地兼併,失去土地的農民能否在城裏站住腳,或再次自願回到農村,農村金融如何發展,這些不確定因素都是人們擔心的。◇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