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共特色的資本主義

?"
污染與猖獗的貪污正逐漸地扭曲經濟。圖為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一日,奧運及殘奧結束後,北京沒有汽車牌照單雙號交通限制的第一天。(法新社)


閃耀的摩天大樓在中國城市裏迅速發展。但是,它的代價驚人。圖為上海市浦東金融開發區。(法新社)

月二日出刊的《經濟學人》期刊中,有篇專文介紹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史隆管理學院(Sloan School of Management)教授黃亞聲最近出版的新書《中共特色的資本主義》(Capit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文中指出,中國經濟離資本主義越來越遠,它逐漸地被虛弱的金融部門、污染與貪污所扭曲。中國的深沉問題需要制度和政治改革,但是這種改革的希望很渺茫。

都市中國取代農村中國

大多數人,特別是居住在中國以外地區的人們,認為中國的驚人經濟成長的基礎,是由社會主義到資本主義的平穩過渡。三十年的改革使其經濟自由化,而政治改革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黃亞聲在新書中指出,這種漸進式主義者的觀點是錯誤的。針對中國問題的第一手研究很少見,大部份是因為統計數字十分不可靠。黃亞聲摒棄國內生產總值(GDP)和外國直接投資等表面數據,他挖掘出幾千頁被遺忘多時的備忘錄和政策文件。在這個過程中,他發現了兩個中國:一個是不久以前充滿生氣的、具有企業家精神的農村中國;另一個是現今由中共政權控制的都市中國。


隨著中共改變路線,中國貧富差異和社會壓力與日俱增。圖為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安徽省合肥市的一對農民夫婦。(法新社)

在八十年代,農村中國具有優勢。農民可以自由地設立製造、經銷和服務等方面的公司,這些公司得以保留盈餘和分紅。舉例來說,安徽省前農民聶冠九(Nian Guangjiu,譯音)開了一家擁有一百多名員工的公司出售向日葵的種子,在一九八六年就賺了一百萬人民幣(大約三十萬美元)。

但是到了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爆發。以趙紫陽為首、生長在農村的一代決策者,被以江澤民和朱鎔基為首的都市人趕下臺。這兩人都是從上海發跡,其「上海模式」主宰著九十年代:快速的都市發展偏好大型國營企業和外國的跨國公司。農村遭逢巨變。就像很多私人的小商人一樣,聶冠九被逮捕,他的公司倒閉。

的確,閃耀的摩天大樓在中國的城市裏迅速發展,外資大量匯入,國內生產總值持續成長。但是,它的代價驚人。隨著中共改變路線,並向農村課稅以提供資金給都市發展,中國平均家戶所得的成長和赤貧的減少趨緩,而所得差異和社會壓力卻與日俱增。農村的學校和醫院被迫關閉,導致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之間的文盲增加了三千萬人。據黃亞聲表示,虛弱的金融部門是中共主導的資本主義之致命弱點,此致命弱點、污染與猖獗的貪污,正逐漸地扭曲經濟。

改革希望渺茫

然而,不是有越來越多的中國公司開始叱吒世界舞臺嗎?黃亞聲的證據顯示,在經過較仔細的檢視之後,這些公司並不能算是國營,也不能歸類為私有。聯想電腦集團是由香港總部控制並挹注資金,而非中國大陸。哇哈哈食品公司與其他很多企業,都是依賴外國保護和資本來獲取成長,並擺脫中共的非難。

外資在中國的主要功能之一確實是扮演從風險資本家到國內企業家的角色。至於華為公司,因為它的結構及其與官方的關係十分迂迴,以致於最認真的中國觀察家也不知道它是私有或國營企業。中國的深沉問題需要制度和政治改革。很遺憾,正如中共嚴格掌控奧運所顯示的,這種改革的希望很渺茫。

獨裁政權不比民主政權成功

七月號的美國著名期刊《外交政策》發表了對黃亞聲進行的專訪。黃亞聲主張,政治自由主義有助於經濟成長,但並非只是它的副產品。

黃亞聲認為,另一個議題是如何解釋,當中國和東亞仍是獨裁體制時,為何這些國家的經濟快速成長。

他說,對於每一個東亞獨裁主義的成功故事而言,都有一個東亞獨裁主義的失敗故事。台灣富起來了,但獨裁中共沒有。韓國發展快速,但北韓停滯不前。強人統治的新加坡成功了,但自由香港也成功了。就整體而言,東亞經驗準確地反映出社會學家長久以來所知悉的事實──獨裁政權在經濟上不會比民主政權成功。

在五十年代,北韓比韓國富有。它擁有不錯的工業基礎和許多原料。今日的韓國是工業大國,而北韓則日趨貧窮。這是世界上最大的悲劇之一。對於被北緯三十八度線分隔的朝鮮人而言,他們的生活截然不同。重要的是,北韓有同等的機會成為像韓國一樣的富裕國家,但是,它卻變成一個擁有核子武器的赤貧國家。◇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