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羞答答而又赤裸裸的土地流轉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眼間,在新大陸居住已有二十來年,連房子都買賣好幾次了。最近這次買房,價錢最貴,但購買的過程卻最簡單、輕鬆。在與律師、賣主、經紀一邊閒聊、一邊玩笑之間,產權就轉移了。


擬議中的中國土地流轉,可謂既羞答答、又赤裸裸。圖為北京近郊一位農民在耕作自己承包的土地。 (法新社)

拿到鑰匙,就和太太去看屬於自己的新房。一、兩個月前還是別人神聖不可侵犯的私人財產,在律師樓內瀏覽一批文書、動動筆十幾次簽名之後,現在是我們不容別人侵犯的私人財產了。想想當年的殖民者需要與印第安人拚命,西部的拓荒者需要駕著大蓬車跑馬圈地,中國民眾至今還嚐不到擁有自己土地的滋味,這法律保障下的私有產權制度,倒也是蠻有趣的。

原來的房主是一個美國公司的經理,現在退休了,每天打高爾夫球,但還嫌陽光不夠,就索性搬到佛羅里達州他們另外一棟房子去了,把這棟賣給了我們。有趣的是,幾次買房,都是美國房地產市場處於不景氣的時候,都是買方市場,所以價錢都比較好。在地產市場節節上升、周圍朋友個個換大房子的時候,我們好像總比別人慢一拍,升級換代總要晚一些。這倒也好,應該是修行之人自有神祐吧,房地產市場的麻煩也降臨不到頭上。

要說美國夢過程中印象最深的,還是第一次買房,那次在田納西買了棟面積挺小、院子挺大、帶地下室的平房。過戶時看到一大摞法律文件人都傻了,聽律師解釋這些名詞,說如果還款不及時,銀行會把房子收回,然後在法院的臺階上當眾拍賣云云,聽得毛骨悚然。後來再鑽研,發現這還不是最可怕的,美國法律中還有一條,叫土地的「逆權侵占」,並且它可以是完全合法的。

土地的「逆權侵占」(Adverse Possession),又稱「敵意占有」,是說如果有人居心叵測,敵意的占有別人的土地,而土地的擁有者也沒有異議、不訴諸法庭把他趕走,過了若干時間之後,該敵意占有就變成有效的、被法律承認的合法占有了。這個時限各地不等,以前英國是十二年,現在許多地方已經減到十年。敵意占有是有條件的,那就是「占有」必須是「敵意」的,如果不是這樣,還得不到法律的承認。

當年還跟別人討論過這個問題,我說這簡直太不合理了,難道是要鼓勵「打土豪、分田地」嗎,在自由民主、鮮明反共的國土,這怎麼可以呢?

那位專家的解釋是,敵意占有的法律依據,是彌補房地產產權中的漏洞(法律上的「敵意」指的應是敵對立場,而非關善意、惡意,某些地區有另行規定惡意者不得提出訴訟。),給因此而來的法律糾紛下上一個有效時間的限制。如果沒有這一條,人們就永遠沒有辦法知道,他們對土地的占有是否牢固可靠,因為許多年前的擁有者的後代可能突然來索求,聲稱他們擁有土地的所有權。再者,這位先生說,如果有人擁有這片土地,但從來不來過問、也不加以利用,別人去利用了,會最大限度的物盡其用。至於說「打土豪、分田地」,他說不是問題,真正的擁有者在法律的保護下,不會失去應有的權利。

政府的土地,也受這項法律的制約。當年在沙瓦納(Savannah)河裏有個小島,按一七八七年的一項條約,它屬於喬治亞州。後來,南卡羅來納州用疏濬河流的土填充了岸邊通向小島的水域,小島與南卡連成了一片。因為喬治亞州知道這件事,但什麼也沒做,美國最高法院後來裁定,小島屬於南卡。

最近的中國大陸,也有一個似乎涉及土地「敵意占有」的問題。

中共出臺一個新的規定,其要點是農民可以採取轉讓、出租、互換等方式進行土地的「流轉」,以減少荒蕪和低效,實現規模經營,體現土地的價值。規定的表面目的,是要讓農民受惠。但仔細想想,這個利用農民奪取政權、後來又以戶口制拴住農民、並且至今拒絕取消城鄉差別的政權,實在不可能突然的良心發現。因而,學者們探究其真正動機後發現,他們可能是通過流轉將失效的城市資本吸引到農村,通過流轉和規模化經營,安排由於城市經濟收縮而失業的「農民工」回到農村,在新的僱傭關係下實現就業、成為新式佃農。

這個被稱為「第三次土地革命」的東西,仍然沒有解決「地權」這個根本性的問題。新土改沒有真正還地於農,因此它不能調和農村的物權衝突,也不能真正解放被壓抑的生產力。可以想見的是,在目前的政體下,基層官僚和既得利益集團、裙帶關係集團,會空前的大肆掠奪農民的土地;目前城市化用地、住房建設用地中的警匪結合、紅黑結合、強制拆遷等惡性案件,只會以百倍、千倍的力度層出不窮。

所謂的土地流轉,轉的是經營權,但這更像是兼併的體面說辭。問題的關鍵,是誰有可能成為兼併者、誰會在擁有權已經失去的基礎上,又失去原有的那點使用權。這個「土地流轉」的出臺,就是羞答答的,欲言又止、欲羞還說,不那麼光明正大。其本質,則是赤裸裸的,充滿了罪惡的目的和邪惡的企圖,更像是地地道道的「敵意占有」。

「敵意占有」時間久了,超過十年,即使按公平社會的辦法,土地原來的擁有者都有可能永遠失去土地的擁有權。那人們還有法律依據把土地從紅朝拿回來嗎?好像有的。因為,他們從來沒有承認是「敵意占有」,而一直是假模假樣的說是「為人民服務」、打著「公有制」的幌子。所以,從公平的產權制度看來,它是無效的,中國的百姓還有機會,除非中共現在開始公開聲明要「敵意占有」。

問題是,它敢公開「敵意占有」嗎?即使真敢,人們會給它下一個十年嗎?◇

您也許會喜歡